Neverland.

朝日❖

And the moon is the only light we'll see.


▶wrwrd/zm贔屓
▶FFXV/グライグ
▶刀剣乱舞/燭へし&にほへし
▶ハイキュー!!/クロ月

【革命機/晴艾】無題

革命機VVV 晴艾


.晴艾--時縞晴人&L-elf 艾爾艾爾弗

.#9洐生

.最終話捏他有

.捏造設定

.短。超級短。


↓如果這樣也可以的話請↓


-

【#09 onwards】

-


晚上10點45分。


時縞晴人右手拿著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髮,空出來的另手使力擰開了門把。

在看到房間內那道異常耀眼的銀色時,晴人有一下子愣了神;伴隨著驚訝的擬聲詞,他微張著嘴巴倒吸了一口室內涼而清爽的空氣。「……誒?」

大腦當機不到五秒的晴人很快就回憶起了面前的人ーー多爾希亞的逃軍加入了他們的事實。意識到自己稱不上正常的精神狀態和反應能力,晴人不禁低低的、緩緩的歎氣。「我到底在搞什麼啊……」


在他由訝異到自我嫌惡這段情緒轉變之間,艾爾艾爾弗完全沒有搭理過他。銀髮的少年只是背對著他並托著頭,垂首安安靜靜的似乎在閱讀。有幾張已經皺掉的紙張散落在地上,晴人站在門邊處看就算瞇著眼睛都只能捕捉到密密麻麻的字句。

注意到艾爾艾爾弗毫無要把紙張撿起來的意思,晴人抱著「想不到明明是個軍人,處事卻意外地隨便呢」的心態走到了少年的身後並彎下身開始撿起紙張。

紙上的字就如剛才在一段距離以外所看到的一樣,密密麻麻的擠滿了小小的一片空白,羅列整齊而漂亮的字體卻讓人無法生起因過多的文字而感到嫌惡的念頭。

晴人看了幾眼後就移開了目光ーー他不認為偷看別人的筆記是一件適當的事。瞄了四周確認紙張全都被撿起來了,晴人站起身並有點生澀的架起友善卻不甚真實的笑容向敵國逃軍打招呼。「啊、那個,艾爾……」

話句中斷得很不自然,而晴人看著闔著眼的艾爾艾爾弗有點莫名的提心吊膽。

男生鬆了口氣,把動作放得很輕很輕的將紙張放到艾爾艾爾弗的手邊。


似乎沒吵醒他的樣子。


察覺到艾爾艾爾弗那麼長時間的靜默是因為正陷於睡眠當中時晴人著實的感到了驚訝。短暫空白的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念頭是「他居然在打瞌睡」。

艾爾艾爾弗閉著眼睛,呼吸既輕而淺,平常思考時會皺起來的眉平坦地紓展開來。沒有了那透澈卻凌厲得過分的紫色目光,艾爾艾爾弗看上去就只是個普通而又年輕的男生。


「……啊。」


晴人這時才第一次瞭解到面前有種過人的分析能力和能為他們提高異常地高明的戰略的人,只是個跟他年齡相仿、卻已經肩負著「特務大尉」頭銜的男生。

突然注意到這點的晴人對面前的逃軍所架起的心防不知道怎地就卸了下來。「艾爾艾爾弗,」他伸手搖了搖對方的肩,「要睡的話到床上睡吧,在這裡睡的話會感冒的。」

早在晴人將手搭到肩上時艾爾艾爾弗就已經睜開了眼。似乎真的很累了,他紫色的眸子裡沒有了一貫的澄明,取而代之的是濃稠而朦朧的霧氣;可動作卻俐落得很,收拾好桌上的紙張他就往雙層床的下舖邊緣坐下。

晴人看著他手上還拿著的幾張資料,撓了撓臉提議。「要不你先休息吧?資料的話可以明天再看……」

「……時縞晴人,離開了一號機的你跟戰鬥中的你真的相差很遠。」

艾爾艾爾弗拿著其中一份資料,沉默地捏了捏眉心似乎在嫌棄晴人的囉嗦。晴人得到冷漠的回應倒也不生氣,好脾氣的眨眨眼睛閉上嘴巴;而艾爾艾爾弗則很快地後意識到自己無法集中精神擺脫睡意,最後終於將資料放好並安份的躺下。

「啊,晚安。」晴人本來正打算到廚房為自己泡杯熱茶,聽到了動靜就轉過頭。彎著蔚藍色的眸,晴人用著輕快的語氣和明亮的笑容跟不久之前還是敵人的室友道晚安ーー即使他知道自己這種態度或許會再一次被對方指責為「過份天真」。

他還是想向艾爾艾爾弗表達自己將他當成「同伴」的信賴。

而不知道是沒聽到還是懶得回應,艾爾艾爾弗側過身乾脆的闔上眼睛一言不發。


這個時候他還不知道自己是應該回應晴人的。

因為在不久的將來他將再也無法在晴人陷入"睡眠"前好好地跟他道一聲晚安。

他並不知道,他快將無法再跟他的"友人"道出最簡單不過的兩個字ーー


-


感謝閱讀><


革命機糧食不足。・゚(゚⊃ω⊂゚)゚・。

跪求HX/晴艾/AL同好。・゚(゚⊃ω⊂゚)゚・。


朝日17.1.2014

评论
热度 ( 7 )

© 朝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