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朝日❖

And the moon is the only light we'll see.


▶wrwrd/zm贔屓
▶FFXV/グライグ
▶刀剣乱舞/燭へし&にほへし
▶ハイキュー!!/クロ月

【黑籃/青黃】吵架什麼的分手什麼的

.青黃
.條理和文筆皆無所以請慎入

-

到底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呢。

黃瀨涼太緩緩抬起眸,琥珀色在鐘面上掃過停留不到三秒又移開。其實他還在倒時差,不知道是從胃部還是從太陽穴傳來的陣陣抽痛即使閉上眼也強烈得無法忽視,窗外陰暗的天色更是讓人提不起勁來。抬手勾住了後頸稍微活動了似乎僵硬起來的身體,黃瀨從原本半躺在沙發上的姿勢改成較端正的坐姿。

屋裡只有他一個人所以並沒有開燈,缺乏自然光的寬敞空間帶著灰暗的色調恍惚間似連呼出來的氣都是冰冷不帶溫度的。

「……呼。」

他歎了口氣,突然注意到叮鈴作響的鑰匙聲,在安靜的屋內聽起來有點突兀的刺耳。他又改了個姿勢,撐著頭看向門的方向。

而打開門的人在注意到屋裡有人的時候明顯怔了一下,表情變得有點複雜下一秒又回復平靜。還穿著深藍色制服的男人扯了扯短髮微微張開嘴,壓了本身就低沉的聲音。

……啊、歡迎回來。

黃瀨盯著彎下腰去脫下靴子的戀人,思考了一下然後無聲的勾起唇角。青峰大輝沒有看到他的笑容、只是聽到了跟自己剛才的話語氣相仿的回應。

「啊啊,我回來了。」

他還思考著要怎樣打破兩人之間的尷尬氣氛,青峰就先湊了過來拿手背碰碰他的臉。「抱歉,上頭給下來的工作量很重,沒來得及去接你。」

大概是因為身體有點不適而褪了點血色的薄唇勾起了一個弧度。黃瀨想,如果是以前的自己聽到這個男人的這番話大概不到十秒就會破功然後抱上去跟對方打鬧。不過現在--

他伸手覆上青峰的,輕輕拍了下。「小青峰的手好冰、要不要熱點牛奶或是咖啡暖一下身?」兩個人的距離很近,雙方都清楚看到對方臉上的疲倦。青峰回了一聲「嗯」,收回手站起身來卻沒有往廚房的方向走去,背過身站著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說起來,小青峰剛剛那番話我總覺得好像在這三個月內聽差不多五次了。」

其實黃瀨也沒意弄得兩個人難得見面的氣氛如此僵硬,或許是倦意作祟或許也是他的耐心到了極限了,他的話句變得有點尖銳的劃破了兩人間的沉默。

「哪。小青峰,我說,要不分開一下好了。」

他垂下了眸沒去看男人有什麼反應,說出來之後他沒有感覺到胸口一鬆的感覺而是更加顯得沉重。--他也想不出來有其他打破現狀的話語。快速的瞄了還背著自己的青峰一眼,他站起身來、只在桌上拿起了安安靜靜地躺著的手機,沒有說什麼就打開了門離開、甚至連關上門的餘裕也沒有。



啊啊一不小心就說出來了。

黃瀨瞇著眼睛看向昏暗的天色,腦裡不知道在想什麼走著走著就到了常去的咖啡廳。摸了摸褲袋他才發覺自己除了手機之後什麼也沒帶,無法進去坐坐喝點咖啡冷靜一下、這個時候才回去按門鈴讓青峰拿錢包給他又好像哪裡怪怪的,黃瀨就這樣站在咖啡廳門口心裡百般掙扎萬般糾結。

過不到一會滴滴答答的聲音就撞進了他的世界,黃瀨知道那是雨可是他突然有了一瞬間的猶豫。好了,他有點氣餒的的想著,這下不用想了就站在這裡等雨停就好了。稍稍移了位到不會擋住咖啡廳客人出入的位置,他今天不知道第幾次重重的歎氣出聲。

垂著頭本來以為自己不會阻礙到別人,結果聽到腳步聲知道有人筆直向自己走來的時候他連頭也懶得抬,低低唸了句對不起又往旁移了點。

「喂。」

黃瀨愣了下抬起頭,看到一臉平靜的青峰拿著傘,手上拿著他的錢包向他遞過去。

「……是你的。」



真是尷尬得可以。

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們已經坐了在咖啡廳裡,耳邊是輕柔的音樂舌尖有著微微的苦澀。

「啊、謝謝你,拿錢包過來給我什麼的。」

「……」

「認真的?」

「什麼?」黃瀨一時反應不過來,抬起頭對上了青峰絳藍色看不清寫了什麼感情的眸。

「分手啊。」

青峰托著頭盯著他,然後沒給他回應的時間又開了口。「真不留情,那我接下來跟上頭說好了的一個月假期要怎麼辦啊行程都空了。為了請假我可是被他壓榨了三個月不止。」

金髮人有點怔神,看了看一臉困擾的青峰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一會才把對方的組織成他能理解的語言。

「……我也沒說是分手啊,只是『分開一會』、『分開一會』。」黃瀨有點含糊的回應著。

「哈。」青峰帶著「我就知道」的意味,嘴角一揚就笑了出來。

「笑什麼啊--我說你,幹嘛不剛才就給我好好解釋。」

然後黃瀨看到了同居以來青峰好久沒有露出的表情。

「……你突然說『分開』什麼的,那麼大一枚炸彈拋下來就算是我也會反應不過來好吧。」男人的臉上寫了困窘二字。

「……啊真是的……」

青峰也安靜了下來,一口氣喝完了杯上的咖啡就扯過黃瀨的手腕。「回家去。」他往桌上放了錢隨手拿杯子壓住就起身走人。黃瀨有點跌跌撞撞的跟他走了幾步,出了咖啡廳就毫不客氣的甩開他的手。「我不是說分開一會嗎!」

「反正你不到半天就會自己跑回來,現在就當提早接你回去吧,看、我對你多好。」青峰知道對方氣消了也不在意的開起玩笑來,又拉起了對方的手。

黃瀨瞪了他一會,很快就妥協了。「……所以我說我討厭你這不知道打從哪裡來的過剩的自信。」

「哈?我也挺討厭你愛自說自話又不聽人解釋的性格的啊。」青峰這樣說著就突然鬆開了手,從口袋裡掏出什麼來放在身邊人的手上。「這個,也是你的。」

「剛才給我錢包的時候怎麼不連著一起給啊。」

「我說過了,怎麼知道你說的『分開』是不是認真的。」有點粗魯的扯過了他的手,青峰的聲音帶了點煩躁。

黃瀨把帶著對方體溫的鑰匙放進褲袋裡,注意到天在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放晴了。

「……嘛。」算是回應的,他回握著對方的手。


這種的,連吵架什麼的也算不上吧。

感謝閱讀!

這篇真的好久了稱得上是黑歷史_(:3 」<)_

好喜歡這樣相處的青黃,有點成熟可是還是很幼稚的感覺真是太萌了#)$*&)(!*(不懂)


朝日 04.07.2013

评论 ( 2 )
热度 ( 7 )

© 朝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