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日

朝日❖旭

I'm not as think as you drunk I am.

▶SPN / CD & SD
▶RPS / J2 & Cockles

【Destiel】天堂【CDC】

Summary:Dean Winchester死在Sam Winchester的怀里。Castiel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终於在天堂找着了他的灵魂。 
 

 
食用前说明
.OOC | 捏造满载 | 死捏他 
.设定是S10的多年以後 | bug多 | 时间线是谜 
.Sam的出场率有点低,但我并没有要dis角色的意思,十分抱歉 
.没什麽CP向 


— 


0. 
 
Dean Winchester死去的那天是星期四。那天天气很好,万里无云,太阳照得地上的一切都在发光;气温还不到蒸腾的地步,有微风吹着,适合驾黑斑羚在公路上游走一圈。 
 
吵杂的金属乐曲在空荡荡的地堡里撞出回响。电台播着七十年代的流行金曲——天晓得为什麽那个频道还在营运。没有人会将电台调到这个频,除非他们刚把收音机买回来并弄丢了说明书,又或者他们是吃饱闲着又满腔怀古怀情的怪胎。刚好Dean Winchester就是这样一个人。冰箱里冰着的啤酒凉得恰到好处,Dean昨夜才将它们随手塞进冰箱里,粗暴得差点没摔破其中一瓶弄得满地都是玻璃碎片。 
 
啤酒是Dean的提神饮料丶是饭後饮料丶也是睡前饮料。威士忌也是。他起床後会喝,工作後会喝,睡前也会喝;其实是没有规律,反正他想喝就喝,基本上整天都在喝。Dean这次买回来的啤酒本来是今天工作後要喝的份,他买了六瓶,说会留三瓶给弟弟,不过他打算先喝四瓶。这下子那六瓶啤酒怕是要Sam一个人喝清光了。 
 
不过也好,他会需要它们的——即使已经有过数次经验,但看着亲哥哥在自己怀里咽下最後一口气,始终不是什麽美好回忆。 
 
对Dean来说却算是不错,虽然满嘴都是血液的腥臭味道丶胸腔间还有难以忍受的剧痛,至少Sam的怀抱有力而温暖,他抬头看见的天空蔚蓝,阳光还是洋洒洒的落在他那皮革外套和脸颊上。他闭眼的时候,掌心还是暖的。 
 



 
1. 
 
Castiel跟Sam见面时,Dean的身体已经凉透。 
 
Sam的眼眶还红着,他看起来有点憔悴——这是客套话,他看起来根本一团糟。他跟Castiel说,自己在Dean的旁边守了大半夜,死神他是看不见,也没有找上门来的恶魔丶到来这里的亦只有Castiel一个天使。Dean的眼睫没动过一分一毫,地堡里安静得苍蝇飞过也能听清。看来他这回是真走了。 
 
Castiel想告诉他,一般来说人类死了就是死了,不会总是有天使或是恶魔跑上门来抢着要复活你之後占你的便宜。但转念想想,Sam跟Dean的大半生都活在“非一般”里,而且像Winchester兄弟这样的人,说不定“非一般”才是一般常识。 
 
只恐怕这次不再有以往的例外了。这次Dean真的很会选时机,天堂刚回复正常运作丶地狱的一切都少有地安份。除了一些孤魂野鬼以外,没有东西在人间捣蛋生事,世界算是终於获得睽违几个世纪的和平;理所当然地,它的守卫者也该获得他应有的安宁——那是这个世界所亏欠他的。 
 
天堂也好丶地狱也好,他该好好地喘一口气了。 



除了脸色更苍白几分以外,Dean看起来跟平日分别不大。 
 
Castiel认识他的年数,四舍五入差不多是有三十年了。才三十年,对活了数千年的天使来说,甚至比不上眨眼一瞬。长久相对的时候不怎麽觉得,凝神一看才发现Dean跟自己初识他的时候变了不少,轮廓变得分明丶颊上多了几道疤痕,最明显的还是鬓角的几条白发。还有,一开始他认识的Dean虽然总是看起来气冲冲的,但还不至於一天到晚都蹙着眉头,不像他现在那样,即使睡着了,眉间还是起皱的。 
 
他伸手去轻揉Dean的眉心。Dean的皮肤没有温度,但还有弹性,揉了几圈眉结就解开了。平日的Dean在睡梦中也绝对不会让人靠近丶更别说是碰他的脸,现在却任由Castiel触碰都不作反抗。Sam看着天使小心翼翼地抚过哥哥的脸颊,无奈地笑了一声,想让吸鼻子的声音变得不那麽突兀。 
 
“Cass,你说,这次Dean的灵魂会到天堂去丶还是往地狱去?” 
 
“Sam。……”Castiel应声,他好久没听过自己的嗓音如此无力:“我也不知道。” 
 
Sam又笑笑。“我看是地狱吧。我们兄弟俩干的坏事足够多了。” 
 
“可是你们做的好事更多。” 
 
“呃,好吧,如果你要这样算的话。顶多能算是一半一半。” 
 
“别担心。即使是进了地狱,我都会亲自将你们的灵魂扯上天堂。” 
 
Sam哼了声,看起来有点愉快:“谢了,Cass。老实说,有天使看望着的感觉还真的挺棒的。”Castiel听完这句话,轻轻拍了Sam的肩膀,他们拥抱数秒,然後安静地在Dean的床边又坐了一会。Sam在Castiel离开之前,小声地拜托他在天堂看一下能不能找到属於Dean的专属套房。 
 
Castiel点点头答应之後,终於领悟到——自己三十年间倾尽所有守护的那个人类,死在他守护了一辈子的星期四下午。 
 

 
 
2. 
 
以Castiel的能力,将一个人类从名为死亡的深渊里拉出来,虽然不容易,却也还不至於做不到。他只是不能够这样做。 


Dean之前跟Sam做了协议,那时他们第四次(第五次?次数太多了实在是数不清)拯救世界於水深火热之中,好不容易终於能给啤酒和威士忌开瓶,一口气看完了《权力游戏》的最新进度。 
 
那时候Dean有点醉了,意识却很澄明,他躺在床上翘着腿,双眼直盯着弟弟,开口说:Sammy,这以後要是我们其中一个先死了,那就是死了。找一桶汽油,和一根火柴就足够;不要找恶魔定什麽鬼协议,也不需要天使的苏生术。他妈的,这次就算是上帝本人都不准将他们又从天堂或是地狱里给硬生生拉回来。他们还没活足五十年,就已经有四十多年都在给世界收拾烂摊子。反正以後拯救世界这破事情他是不干了,他也不希望Sam去干。 
 
Sam抿起唇拧了拧眉,呼一口气之後点头说好。他们做这协议的时候Castiel也在旁边,双手插着口袋沉思要不要插话。Dean见Castiel欲言又止,伸出手指比了个嘘,扬起一边的眉头。 
 
“Cass,你知道这是我认真时的表情。” 
 
“是的,我知道。” 
 
“那你应该懂我有多认真,嗯,风衣宝宝?” 
 
Dean调侃他的时候总爱挑起一边嘴角笑。Castiel歪头斜着视线盯他,最终只是唤了一声“Dean”。反正Castiel不讲话他就当成是答应了,朝着Castiel扬了扬下巴,然後弹了声舌:“懂事的宝宝,我欣赏。” 
 
“不过那天还远,我要干的事还多着。”他继续说。 
 
“例如什麽?”Sam笑起来,眉头倒是纠在一起。 
 
“例如,”Dean哼声之後一口气将手中的啤酒喝光:“我今夜就跟酒吧那个漂亮女孩有约。” 
 
他又在床上摊了一会,然後起身说要冲个澡醒醒酒後去赴约。Castiel跟Sam在他的背後对视一眼,他们本来想将那当成Dean的酒後戏言,不过他们二人比任何人都更清楚,Dean醉酒的时候讲的才会是真心话。 



3. 
 
猎人的葬礼不繁复,一切从简。空旷无人的平地丶乾燥可燃的柴木丶一桶汽油与一根火柴。鲜花也是选项之一,但太过女气,Dean不会喜欢。作为补偿,Sam买了Dean爱喝的啤酒和馅饼。他可从来都不会忘记Dean最爱的馅饼。 
 
来参加这场葬礼的只有Sam跟Castiel。一是Sam不主张大肆宣扬这件事,他可不想这事情太快传到他们的潜在仇人的耳中;二是他们剩下的活人朋友实在不多,能叫来的人少之又少。只有两个人参与的葬礼听起来有点寂寞,不过胜在足够安静,也没有Dean所讨厌的哭哭啼啼。 
 
Sam堆好了柴木,Castiel也有帮忙。现在Dean的身体裹在助燃的布里面,Sam也只好将那馅饼和啤酒放在大概是他手边的位置。负责在柴木和布料上洒汽油的是Castiel,而手执火柴的是Sam。他将火柴点燃起来,却久久都没有将那点火光扔进堆筑起来的柴木里。 
 
“Sam。”Castiel看那根火柴熄了,才终於去唤Sam的名字。Sam没转头看他,又是划下另一根火柴: 
 
“混帐老哥。” 
 
他恨恨的骂道。因为现在会不满地回嘴的人已经不在了,所以空气沉默数秒。Castiel很少听见Sam主动开口咒骂,通常都是由Dean先开始斗嘴的,而Sam总是比较温和沉着的那个。Castiel发现Sam的手在颤抖,便有点担忧地伸出了手。 
 
“Sam,不如由我来吧。” 
 
“不用,没关系,我可以的。” 
 
意料之中的,Sam回绝得很快。Castiel又是颌首之後将手收回来,他的动作也很快,毕竟他不太想让Sam察觉自己的手也在抖。Sam盯着手里的火柴,肩膀一抖,最後将火种扔进柴木之中的时候是苦笑着的。 
 
“下次在上面——或者下面,哪边都好啦,总之再见的时候,看我不将Dean给骂个狗血淋头。” 
 
Castiel垂着眉看向Sam。 
 
“他总是这样。先走一步也不道声招呼,像之前那次一样,留张纸条也好啊。”Sam还在碎碎念,眼里的水汽倒映着火光。 
 
“你说得没错。”Castiel也只能点头赞同。 
 
“Cass,你如果在天堂找着了Dean,能帮我做一件事吗?” 
 
“你尽管说。” 
 
Sam终於是低下头来看他。随着他头所摆度的小幅度,泪水滑过他因微笑起皱的眼角:“代我狠狠的揍他一拳。” 
 
Castiel眨眨眼。他能看出来Sam是认真的,於是也小小地笑了声:“我答应你。你想要揍他的哪里?”他跟着Sam那般将目光移回燃烧的柴木处。Sam将手里的那盒火柴也丢进火堆里了,说:揍在那张他自以为帅气的脸上,愈狠愈好。 
 
那火焰燃得很旺盛,已经看不见裹着Dean的布料了;熊熊大火的红光打在他们脸上,照得他们两人都微微眯起了眼。 
 



4. 
 
Dean这次阖眼的时候,心情比以往的每一次都要轻松。 
 
不要误解他的意思,他当然舍不得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弟弟孤伶伶地留下来收拾烂摊子。但至少这一次,他不是在肩上背负着非自愿的责任而死去的。他们只是在解决一宗普通的案子——有点棘手丶有点麻烦,而且实际上他也没躲过这场麻烦所带来的灾难,但至少他在咽气之前是成功搂着最後的那只怪物同归於尽,闭眼之前他还能确认Sam身边没有迫切的危险。 
 
重点是,他们只是在解决一宗普通的案子,像个普通的猎人一样,而不是作为什麽“命运选定的兄弟”,也没有在跟什麽不知名的最高权力打交道。他们就只是像一对普通的猎人搭挡般,在猎杀魔物的途中出了意外;而他亦只是像个普通的哥哥般,选择了在危险之中保护自己的弟弟。 


这次他们终於不需要互相隐瞒丶互相试探对方有没有又背着自己捅出来了更大的篓子——至少Dean这回是没有暪着Sam的事情了,哦丶除了他偷用过Sam的电脑跟女生网聊的事。他们很幸运,已是好一段时间没被搞和进天使或恶魔或其他物种的战争里了;现在他们最常争执的一件事就只是黑斑羚是否差不多到了该退役的年龄。顺带一提,Dean是坚决反对的。 
 
不过在他走後,坚持要继续驾着那部黑斑羚的人不在了,Sam想要换掉它也好丶想要留着它亦可以,Dean是管不着了。但如果Sam敢糟蹋他的宝贝黑斑羚,他可不敢确保自己会不会变成厉鬼追着Sam跑一辈子。 
 
Dean断气之後,意识在Sam身边停留了一会。剩下意识体的他没有时间观念,他可能在Sam旁边逗留了一分钟,也可能有十分钟,说不定是过半个小时了。反正他让来迎接自己的死神在旁边等着,死神很是无奈,却是也劝不动大名鼎鼎的Dean Winchester。 



Sam抱着他的身体,唤了好多声好多声他的名字。身为哥哥的总是不愿意看见自己的弟弟落泪,即使弟弟已经四十出头,而且长得比他块头还大。他碰不着Sam的身体,没办法安慰弟弟,只得在心里想着:虽然舍不得,但他的路就走到这了,Sam很能干,没有自己也能应付生活。 
 
他其实是有几分自豪的。Dean Winchester直至最後依然坚持执行自己最初也最原始的职责和任务——照顾他的弟弟。现在他能够抬头挺胸的去跟老爸说一声“任务完成”。 


死神再三催促他动身,这回他终於是听进了耳里。立刻答应可不是他的风格,他从来不是好说话的人。他跟死神再要了三分钟,然後凑在弟弟的耳边。反正Sam看不见他也听不见他的话,他爱说什麽就说什麽。 
 
Sammy。他说。 
 
大哥先走了,跟老爸在下面等着你。你再找一个Amanda……Amelia?Alexander?随便啦。你就再找个好女人,不然找条狗来养也可以。猎魔的事你爱干就干,要撒手不干也是可以,随你喜欢;反正我们在下面很闲,先给你订个豪华套房,你别急,给我慢慢来,懂没?还有——我劝你最好别动我的宝贝,你试试看在车上掉一根狗毛,我一定恨你一辈子。真有麻烦就去拜托Cass吧,不过那天使混球也有他忙的事,手下留情点。 
 
Sam。然後他又说。别哭了Sammy。 
 
他这辈子讲话语气从没那麽温柔过,听着连自己也觉得毛骨悚然。若是Sam真听见他的话了,大概是会毫不留情地取笑他,幸好Sam听不见。三分钟其实真的很短,时限一到,这回死神真得带他走了。於是他清了声嗓,最後一句话吐到嘴边,成了短促的“回头见”。 
 



5. 
 
Dean Winchester这辈子活得不长不短,一生干的好事不多,说不定比他一夜情的对象还少。他的人生里,最多的就是手上所沾的鲜血;那有一半是罪人和怪物的血丶一半是无辜好人的血。他本来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会被死神领去目光所及之处尽是血肉和火焰的地狱,反正於他来说其实没有差别,他也不是第一次到地狱作客了,只是这次应该是长居其中。 
 
Dean预想自己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将要努力在不怀好意的恶魔群中杀出一条血路来,他以往在炼狱里就处得不错,说不定现在的他在地狱里也能过得很好。 


死神将他丢在一片树林里面。他有一瞬间以为自己被带回了炼狱,可是这里跟那片灰蒙蒙又缺少生气的土地不一样。在这里,Dean仰起首,能够看见星空的光芒;空气没有漫满汗水和血腥气味,吸入肺部的空气的清新丶带了些许雨後的湿润。 
 
他认得这里。他来过这里。他知道这是哪里。 
 
这里是以他人生最美好的记忆作为基础而建构起来的天堂,仅属於Dean Winchester的一片净土。这片记忆碎片属於他年轻的时候,一九九六年七月四日,他偷偷领过Sam来这里玩父亲永远不让他们接触的烟火。这个天堂可真是完美地重现了他当时的记忆。树林里没有灯光,黯淡得有点阴森,但这里的星星跟那天晚上的星星一样闪亮,耀眼得像是一球球燃烧着的火焰。 
 
他旁边站了个身高到他腰部的孩子,捧着一个装满烟火的箱子,睁着水灵灵的眼睛看他。本来已经记不太清了,可现在Dean仔细一看,小时候的Sam长得还真是挺可爱的——比现在可爱多了,至少在这里Dean低着头就能看见弟弟的发旋。 
 
“Dean,打火机呢?” 
 
如同记忆里一般,Sam开口就是清脆的童音。这回Dean不像上次那般手忙脚乱,在口袋一翻,就将打火机抛给弟弟。他朝Sam眨了眨眼,执起两枝烟火,一枝自己拿在手中,另一枝塞到Sam的手上。 
 
“点火吧,Sammy。” 
 
Sam笑起来比星光还亮眼。 



Dean Winchester的天堂很简单。一片安静的森林丶一箱燃不尽的烟火丶他的黑斑羚丶一条公路,路的尽头有他的家。他在森林里待得累了,可以坐上他的驾驶座,大声跟着电台播放的乐曲高歌,驾着他的宝贝一直线地往家中奔去。家里的冰箱会冰着喝不尽的啤酒和他最喜欢的馅饼。或者之後他可以请这里的天使带他去跟Bobby见面,他有点想念被Bobby骂他“白痴”的感觉了。 
 
之後再去。他主意已定,又是弯身执起烟火,这次选了喷射型的那种。他将烟火插到泥土里,点燃的动作乾脆俐落;他跟Sam一起退了两步,待嗞嗞声响在燃到尽头时转变为轰隆巨响。 
 
烟火点燃天空的瞬间亮出了半红半绿的光彩,向四方迸发的火光像漫天星星坠落在森林里一般。他跟Sam都忙着仰首看烟火丶忙着对视而笑,谁都没注意到Dean的皮外套被烧焦了一小块。 



6. 
Dean的这片天堂实在很是和平。要知道他懂事以来毕生都追着怪物的尾巴跑,过的是猎杀与被猎杀的生活,实在不怎麽有闲下来的馀暇;即使有过,也是不长久,不出数天他又会跟弟弟坐在黑斑羚里,讨论下一宗案子更像是出於恶灵还是怪物之手。 
 
他本来还害怕自己会嫌弃这里既乏味无聊又无趣,不过习惯之後其实也并非想像中的无法忍受——偶尔可以找Bobby叙旧,然後一起去Ash的酒吧消遣时间。可惜这里的酒吧没有可以让他聊天搭讪的美女,不然这里可真能成为名副其实的天堂了。 
 
他的天堂只有自己一个人,是安稳又安静的空间。他能以最大音量播着自己喜欢的曲子,跟着歌唱直至嗓子嘶哑,将啤酒开完一瓶又一瓶,於醉意正浓而飘飘然之时放声大笑,没有人会板着脸毫不客气伸手直接关掉音响丶亦不会有人一言不发而一脸无奈地注视自己。这段平稳又自由的时光实在是没什麽能挑剔的,唯一放不下心来的就是不知道现在身在何处又在忙些什麽的弟弟,好吧丶还有那个总是一副便秘脸的笨蛋天使。 
 
以往听说“逝去的人都在天堂守望着自己”之类的话简直是天大的谎言,身在天堂的灵魂根本连个屁都看不见。他尝试了几次去找天堂的管理室,管理室是没找着,自己倒是荣登天堂的重点监察名单。他压根就没打算要逃离天堂,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是否完好,即使灵魂真的成功离开天堂,若是没有皮囊能收纳他的灵魂,那他该如何是好? 
 
其实他只是想看一眼Sam有没有找到漂亮好看的女友,或者是否还过着漂泊不定的猎魔生活——他只是想知道Sam过得如何。现在他终於有点明白Bobby当时选择留在人世的心情;当大哥的,总是没办法不挂心弟弟的事情。但现在他别无他法,也只能在心里希望他晚一点才会在这里跟弟弟重逢了。 


关於弟弟的事他也只能放弃,但那个天使可不一样。天堂是天使的老家,照理来说,Castiel应该是能够在这边跟他见面的。就他所知,他到来天堂的这些日子,连风衣的一角都从没看见过。 
 
所以,若是那个风衣天使愿意现身跟他打声招呼,他会很满意的。Dean在心里想着,他的意思是:最好现在就丶当下丶立刻丶这个瞬间就现身。有时候他真的会怀疑天使是不是只能听见活人的祷告,他还真的满期待那个风衣宝宝会回应一下他的“虔诚”祷告,至少给他领一下路,这里不是他的老家吗?真是个不懂人情世故的混帐天使—— 
 
“我想你应该知道,你的祷告内容,我全部都听得一清二楚。” 
 
Dean抬起了头,看见那个他在心里呼唤数不清多少次的天使,双手兜在风衣口袋中,站在他的两步之外。他扬起一边眉头。 
 
“哦,你这总算是愿意出现了。” 
 
“…Dean,” 
 
“你这王八蛋。” 
 
“Dean。” 
 
“想要知道这是我第几次向你祈祷吗?” 
 
“Dean,你必须知道,我还没完全跟天堂和解。”Castiel侧着头,一副没好气的样子。他对Dean的脾气已经很是习惯了:“我不能够像之前一般来去自如,必须经过正规的途径,申请跟天堂里的灵魂见面。” 
 
“太慢了。” 
 
“我已经尽我所能了,我并不能够干涉天堂审批申请的速度。” 
 
Castiel眯起了眼睛,将声量压得更低:“不过,我同意。的确是太慢了。” 
 
我很想念你。Castiel说。 

Dean真的不喜欢真情流露的瞬间,太过肉麻,不合他的口味。对於Castiel的这句话,一个用力的拥抱就已是最适切的回应。 
 


 
7. 
 
为了让天堂批准他与Dean Winchester的灵魂见面,Castiel花了无数的力气与唇舌丶动用无数的人情关系丶等待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申请才终於通过审核,获得回归天堂的批准。天堂里有很多因误会而讨厌他的天使,幸好也有不少从未质疑过他忠诚的天使。 
 
当初打听到Dean的灵魂所在(比起打听,应该说是Dean在祷告的时候告诉他的),Castiel并不太清楚自己应是感到惊讶还是应该不感意外。他知道Dean是个好人,这是无容置疑的,但以他所知,似乎更多人认为Dean和Sam都是导致数次世界末日的元凶。不过天堂似乎为他们兄弟各留了一席位置,Castiel自然也是再满意不过了:这表示他不需要想方设法从Crowley那处将他们兄弟的灵魂给抢回来,亦表示他想要再跟Dean见面是比想像中要轻松多了。 
 
总而言之,在Dean死後的一个月,Castiel终於能够重返天堂,跟Dean的灵魂见面。那天也是星期四。 


Dean松开手之後,Castiel再等了数秒,才将手从Dean的後背移开。Dean皱着眉头,嘴角似笑非笑的,清声嗓子之後开口: 
 
“呃……” 
 
“那麽。”现在的Castiel能看出来Dean的尴尬与不知所措,没关系,他能先帮忙打开话题:“这里——你的天堂,你喜欢这里吗?” 
 
“噢丶呃,这里?还好吧,有喝不尽的啤酒,这就很棒。而且也没有怪物,说真的丶我毕生都没试过拥有这种安稳生活。不过,……” 
 
Castiel点点头:“不过?” 
 
“就是有点安静。” 
 
“嗯。” 
 
“你知道——没有那个像老妈一样会碎碎念的书呆子。” 
 
“是的。” 
 
“或者会用别人的电脑开Netflix的怪人。”Dean瞄了Castiel一眼。那是无声的指控。 
 
“Dean,这非常的不礼貌。” 
 
Dean哼了一声,挑起一边嘴角在笑。Castiel静静地看着他,没有再开口讲话。他知道Dean一定有想问的问题丶想知道的事情。 
 
果不其然,Dean敛回笑意之後,抬起了一双绿眸,笔直地跟Castiel对上视线:“Cass,”他唤道。 
 
“是的。” 
 
“你们呢?你丶还有Sam,你们过得怎麽样?” 
 
看吧。Castiel满意地微勾笑容。他所认识的Dean Winchester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不管自己身处什麽状况,都总是先担心家人的安危的。虽然有时候会觉得忧心,但这是他喜欢Dean的其中一个原因。 
 
“我很好。Sam也很好。你的宝贝也很好。” 
 
他回道。Dean舒一口气的神情,Castiel都看在眼内。他待Dean紧绷的神经完全放松下来之後,继续慢慢地说:“如果你想知道更多的话,我可以给你仔细地说一下这周Sam的状况。” 
 
Dean用力点头的同时拍了拍他的背。Castiel接过他递给自己的啤酒,在他身旁坐下,有一瞬间差点忘记Dean已经死去,而这里是属於Dean的天堂。 


“所以,Sammy还在继续当猎人?” 
 
“是的。至少他似乎打算再在这道路上多走一段时间,我想如此。” 
 
“Sam Winchester一个人行走江湖到处猎魔。这要是老爸知道了,肯定会吓得从坟墓里坐起来。” 
 
“Dean……你父亲的遗体已经被火化了。”Castiel皱起眉头。 
 
“天啊Cass,那是比喻丶是比喻。”Dean白了他一眼,往嘴里灌了一大口啤酒:“我真希望Sammy行事足够小心,没有我陪着他,我怕明天就能在这里跟他来个家族大团圆。” 
 
“放心,Dean。Sam跟你不一样,他是个谨慎而计划周详的人;依我所看,单独行动的话,Sam的生存率远比你的高。”Castiel认真地跟Dean对视:“何况有我照看着他,你不用担心Sam的。” 
 
“谢了老兄,不过老实说,有时候我真不懂你是在安慰我还是在衷心地损我。” 
 
Dean的白眼快要翻到後脑那边去了。Castiel一脸不解地歪过头,学着Dean那般又喝了口酒:“Dean,如果你有想要跟Sam讲的话,我可以给你向他捎个口信。” 
 
“免了。”Dean摆了摆手。“你就跟他说,在天堂找着我了,让他别瞎担心就好。” 
 
“我明白了。” 
 
Castiel顿了半刻,像是突然想起来些什麽般张了张嘴:“Sam还有拜托我一件事。” 
 
“啥事情?” 
 
“他让我代他揍你一拳。” 
 
“哦,想都别想。” 
 
Castiel觉得有点可惜,看来他只好跟Sam说Dean拒绝挨他的一拳了:“好吧。” 
 
“……Cass。” 
 
“是的,Dean。” 
 
“谢啦。” 
 
“?……为什麽道谢?” 
 
“因为特地来这里找我丶还有陪伴着Sam之类的。”Dean移开了目光。 
 
Castiel眨眨眼。Dean总是在奇怪的地方特别客气,他以为家人都不会跟对方计较这种事情的。但既然Dean如此礼貌了,他应当作出同样的回应。於是天使微微一笑,颌首然後说:“不用客气。” 
 
Dean跟Sam果然是两兄弟,垂着眉露出笑容的神情是如出一辙的。 



8. 
 
曾经Castiel最常待着的天堂是一个永恒的星期二下午,那里有蓝天白云丶鸟儿的鸣叫声清脆悦耳丶微风阵阵让飞在天中的风筝永远不会坠落。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Castiel最喜欢的天堂是永恒的夜晚。一片安静的森林,沿着旁边公路走过数盏街灯,会看见亮着灯光的家。 
 
现在最让Castiel感到舒适的天堂,属於他最喜欢的人类。 


他已经能够自由来回於人间与天堂了。天堂似乎觉得他能够协助遏止烫手山芋Dean Winchester在天堂里到处乱窜丶想要找到管理室的行动——看来即使成了灵魂,Dean也依然能让天堂为之而头疼。 
 
现在的天堂已经回复正常而有效率的运作,Castiel亦正慢慢再次取得天使们的信任。现在他偶尔帮忙处理棘手的任务,出席天使的会议,也不再明目张胆地反抗管理层的决议(但这并不代表他会对不合理的决策坐视不理);他还得留意Sam的祷告或是Sam的电话,以便随时将友人带离困境。除此以外,他的时间都是在最喜欢的天堂里渡过的。 
 
更确切的说,是在最喜欢的人类身边渡过的。 
 


 
9. 
 
没有在身上背负着莫名包袱的Dean Winchester,跟Castiel以往所认知的Dean Winchester有点不一样。Dean比自己的印象中更常笑丶不会经常皱着眉头丶也很少动不动就投身酒精的怀抱里。 
 
Dean不常主动询问Sam的事情,但他对Sam的在意往往都写在额头上。Castiel几乎每星期都会跟Dean提及一下Sam的近况,偶尔也会跟他汇报宝贝的现状,对Sam不小心将挡风玻璃撞破的事情却是永远绝口不提。Dean会一边嚼着馅饼一边听,满意的时候点点头,不然就是扬起一边眉。 
 
曾经Dean试过扬起一边眉头,用过难得平静的声音喊他“Cass”。他跟Castiel说,其实你不用一直留在这里,你又不是我的保姆,我也不需要你一直在这里待着。 
 
你不希望我待在这里?Castiel问道。 
 
当时Dean的表情看起来有几分尴尬,他笑了声然後摇摇头,说:没有啦,只是你待在这里只会闲个半死啊。 
 
Castie跟着摇摇头。他认真地想了一会,人类的语言很是巧妙,直至现在他还没完全掌握要将思想正确地编织成话语的方法。最後他只好用了最简单又最直接的方法,认真地凝视着Dean的绿色眼睛,一字一句地说: 
 
我喜欢这里。 
 
那时候Dean又是清了声嗓,然後再也没跟他说过类似的话。 
 

喜欢。後来仔细一想,才发现这并不是一个天使能够稀松平常地吐出口的话,真不知道当时他是怎麽讲得像是“今天天气很好”一般简单又轻松。天使的基因由“服从”和“战争”两组词组成,他们生来就是听从命令的士兵,可从来都没有被赋予辨识喜恶的能力。只是现在的Castiel,可是非常清楚——他喜欢人类丶他喜爱他的家庭丶他爱那对Winchester兄弟。 
 
他活了数千年时光,却感觉是在认识Dean的三十年间才真正懂了什麽是生命。 
 
这些想法若是跟Dean分享,绝对会换来嫌恶的眼神和Winchester式的冷嘲热讽,他并不打算自讨苦吃。Castiel慢慢地呷着冰凉的啤酒,依然是尝不出来味道,只觉得舌尖与喉间微热;而坐在旁边的Dean,在一口气将整瓶啤酒喝完之後,舒畅地呼出一大口气。 
 
“喂,Cass。” 
 
“怎麽了,Dean?” 
 
“你接下来也很闲吧?” 
 
“如果Sam没有出任何状况的话,没错。”Castiel想了半刻後如此回应。Dean似乎很满意他的答覆,哼声一笑之後,露出像是往日向Sam恶作剧成功之後的调皮表情。 



10. 
 
今夜,Dean天堂里的那片森林不怎麽安静。烟花升空之後爆破的响声,在习惯之前总是震耳欲聋的音量。 
 
Dean说要让不谙世事又见识浅薄的风衣宝宝Castiel看一眼烟火到底有多好看。Castiel皱着眉头反驳这不对,他有数千年的知识丶懂得没落帝国的历史,离那两个形容词可远了;Dean却是不以为然地问道:“那你这些年来有仔细看过烟火吗?” 
 
Castiel还是皱着眉头没说话,跟在Dean身後走向树林的步伐不情不愿。 


先燃点起烟火的人是Dean。他的口袋里总装着打火机,点燃烟花的一侧高举起来,不需数秒那火光就在烟火的一端炸开,照亮了Dean与Castiel的侧脸。Castiel当真是第一次近距离看过烟火。在这距离之下的火光跟星星一样闪亮,他伸出一直兜在风衣口袋里的手,想要接住缓缓飘落的光点,但在承住火焰之前Dean就先扯过了他的手。 
 
“给你。” 
 
Dean将一枝烟火塞到他的手里,漫不经心的说:“Sammy小时候最喜欢玩这个了。”Dean的手里也执着一枝,点燃之後将烟火放到地上,火焰像是七色的彩带一样往空中喷射,然後朵朵火焰拼凑而成的花朵将夜空照得更亮,甚至抢去了星空的风采。 
 
Castiel接过Dean的打火机,一手拿着打火机另手拿着烟火,慢慢地歪过了头。 
 
“发什麽呆?” 
 
Dean撇了他一眼,然後又回头去看空盛开的烟火,绿眼珠里燃着点点火光:“该你了。” 
 
“我不清楚这个东西的构造。” 
 
Castiel拎着烟花的一端,另一只手在空中无助地挥动。Dean转过头来开始嘲笑他,笑着说自己从没看过会闭着眼组装手枪部件却不会点燃烟火的人。Castiel歪着头,看着Dean开始给他示范,有样学样的模仿起来,不过不太成功。数次都没将烟火点燃,倒是差点烧着自己的风衣衣摆。 


Dean笑得前仰後合,拍着他的肩膀说:哦丶老兄,别着急,再试试就行,反正我们时间还多着,在Sam来跟我们汇合之前学会就行。Castiel看着Dean放声大笑,抿抿唇,也不知道该气对方嘲笑他丶还是因对方的好心情而跟着露出笑容。 
 
Castiel最後没有给出什麽反应,只是垂眸然後学着Dean的动作,重新尝试燃点烟火。 
 
他们现在有了永恒,Dean有了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而Castiel身边又有了Dean。他瞄了一眼再次仰首看着夜空的男人,心里在想:没错,无须着急。相比他经历过的一切,这并非什麽难事,他总能学会的。要知道,人性的美好啊丶人类的一切啊丶甚至名为“爱”的情感啊,直至Dean Winchester出现之前,他都是一窍不通的。 



End. 



这篇是八月末SPN第十季刚完食之後的产物,或许bug很多也不怎麽能连结上之後几季的内容,十分抱歉…… 
 
近来啃了SPN,看第一季丶然後看第二季丶再补第三季,补着补着就13季了,好喜欢TFW的三个人,希望他们永远都快快乐乐 
 
这样的结局是我想像中他们能有的最快乐又最美好的结局,希望SPN剧终的时候他们能快快乐乐的 
 
啊要是SPN不会结束而是一直演下去就更好了(不可能 
 
新入坑对圈子不太熟悉,如果有踩到雷我很抱歉……! 


谢谢阅读。 
 
朝日

评论(5)
热度(29)

© 朝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