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日

朝日❖旭

I'm not as think as you drunk I am.

▶SPN / CD & SD
▶RPS / J2 & Cockles

【Destiel】Hey, Dean【CD】

Summary:天使给猎人讲故事。 
 


 食用前说明
.C/D | OOC | 天使Castiel&失忆Dean 
.12x11的AU
.没有内容,他们真的只是坐在床上聊天,聊了足足九千五百字的篇幅。 


— 


旅馆房间里漫着诡异又尴尬的气氛。 


猎人盆腿坐在床上,正因为卡通片看到一半被强行中断而在生闷气。他身边的天使单膝支在不怎麽柔软的床铺上,俯着身并并起食指与中指,轻轻柔柔地抚着他的额心;猎人的弟弟双手抱胸,忧心仲仲地看着这一幕,而坐在他身後的女巫则是翘起腿哼着小调,高跟鞋在木地板上踩出规律的节拍。 
 
Castiel闭着眼,沉默好一阵子了,才终於将触着Dean Winchester额头的手收回来。他皱起眉头,微微细起眼睛的神情似乎触动了旁边高大男人的不安。 
 
“Cass?” 
 
Sam Winchester的嗓音里浸着急切的忧虑:“他怎麽样?你能治好他吗?” 
 
“很不幸地,”Castiel的声线听起来也好不到哪里去,低沉的沙哑里能听出来天使的无力:“巫术并非我的专门领域,而且Dean现在所中的是极为古老的巫术,我——” 
 
“即是?你无能为力?”Sam迫不及待地追问。 
 
Castiel抿起唇并顿了半刻,轻轻吸一口气:“是的,我无能为力。” 
 
随着Castiel的话音沉淀到空气之中,Sam的心脏也跟着缓缓地往下坠落。如果Dean所中的是连天使都无法治好的法术…… 
 
Sam跟Castiel瞬时转向同一个方向。他们的两道视线都落在女巫的身上。成为房间里焦点的Rowena长长的睫毛快速地眨动,弯起了抹着鲜艳色彩的唇线,她煞有介事地一扬下颚,悠悠地开口: 
 
“我可以为你们做些什麽?两位小帅哥。” 


“不,Sam,你不能——”Castiel的眉结锁得更紧了。他不喜欢刚才所听见的,Sam所提出的行动方案实在不甚妥当。 
 
“我必须这麽做。” 
 
“Sam丶” 
 
“这是唯一的方法。”Sam听起来十分坚定。 
 
“你应该知道,要对付拥有古老而强大巫术的巫师已非易事,”Castiel微微垂下头,眼神依然是直视Sam的双眼:“而你居然还想要带上另一个同样恶质的女巫一同行动?” 
 
Rowena在旁边抗议般的咳了一声。 
 
“我知道Rowena不可信,”Sam重重叹一口气:“可是在现在这个情况下,只有借助她的力量,我才有机会打败对Dean下咒的巫师。” 
 
“你可以带我去。”Castiel不同意了。 
 
Sam伸手比划向自家哥哥。那个世界顶级的魔物猎人正坐在床沿,双眼直直盯着闪动的电视屏幕,彷佛坐不定一般不安份地晃着腿。Sam虽然蹙着眉头,却是微微拉起唇角:“你确定要将这个状态的Dean单独留在旅馆?” 
 
Castiel没有讲话。 
 
“或是你放心让Rowena留下来跟Dean待在一起吗?”Sam发出了像是哼声丶又像是笑声的短促音节:“我不放心。我宁可带着Rowena走,那麽至少我能确保躺在口袋里那些猎杀女巫专用的子弹有机会派上用场。” 
 
Samuel!”Rowena终於不满地插话了,她呼喊Sam的名字嗓音扯得高亢: 
 
“噢,我的天哪!这可真是让人伤心,你与我之间就没有一丁点儿的信赖吗?” 
 
“没有。” 
 
Sam应得斩钉截铁,也懒得搭理继续故作不满地碎碎念着的女巫,又转回了Castiel的方向:“Cass,在我去破解Dean身上的巫术时,我需要有人照顾着现在的Dean;除了你以外,我没有能够拜托的人了。” 
 
拜托,Cass,我需要你留在这里。 
 
当自己真正受到Sam那双诚恳的狗狗眼攻势所攻击时,是不得不认同Sam真的很有他的一套。虽然Castiel依然不同意Sam跟Rowena一同去拜会那些巫师,但Sam有他的道理丶而Dean则是没有时间了。Castiel只得在Sam离开之前,再三叮嘱他如果碰着危险,不得硬碰硬而是要视情况先行撤退。 
 
Sam点了点头,在离开旅馆房间之前将手放到哥哥的肩上,轻拍过後用力地一捏。我很快回来。Sam讲得满轻的,也不晓得正专心看着卡通片的Dean有没有听见。 
 

 


Sam跟Rowena离开後的半小时之间,Dean都在安安静静地看着电视,有时候被那些无聊而俗套的情节逗得开怀大笑,更多时候只是抱着枕头丶将下巴埋在布料里,一双绿眸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 
 
在这期间Castiel也不好打扰他(惹怒Dean一向是他最不愿意的事情,更别提Dean现在的状况并不乐观),於是便坐在一旁的桌边,双手置在桌上丶十指交叉在一起。 
 
他默不作声地注视着Dean,居然是觉得眼前的男人有些许陌生。Castiel印象中里的Dean从没像现在一般表现得放松又自然过。自认识以来,Castiel眼里的Dean总是警戒又紧绷的——他不愧是个顶尖的猎人,比谁都清楚魔物来袭是不分昼夜的,就算在睡梦之中都得提高警觉,以确保自己在三秒之内就能够着枕边的手枪并将指尖扣到板机上。 
 
然而现在的Dean浑身上下的肌肉都是放松的,表情肌也是松动的,那总是不自觉地纠起的眉结完全舒展开来。或许只是Castiel的错觉丶也或是不是,但Dean的绿眼睛似乎比平日更透澈几分,却看不见那深深刻在他眼底的悲伤了;Castiel倒是能看见Dean的灵魂——没有被哀伤与责任感与内疚与罪恶感还有一切一切所压垮的灵魂,比他所能想像的任何事物都要来得更纯粹。 
 
Castiel垂下眸。他说不出来原因,但他觉得自己难以直视此刻的Dean Winchester。可惜事与愿违,正正就在他撕开视线的瞬间,久久未有作声的Dean开了口:“喂。” 
 
“喂,”大概是因为Castiel只是迅速地抬起头,但却未有出声作出任何回应,Dean有点不高兴地撇了撇嘴:“我喊你呢。” 


“是,Dean?”天使站了起来。他当然希望Dean并不是因为身体不适才呼唤他的,但他必须要做好准备以在最短时间内舒缓并应对Dean的不适:“你感觉如何?” 
 
Dean听了他的话,彷佛是感到讶异地挑起了一边的眉:“你知道我的名字?” 
 
Castiel的脚步一顿。 
 
“……随便啦,”Dean将抱着枕头的臂弯收紧了几分,那双绿色的眸子紧盯在Castiel的脸上,然後吐出了Castiel莫名其妙地心里一沉的话语: 
 
“你谁啊?” 
 



“哇喔,真的假的?你再说一遍?” 
 
Dean紧盯着坐在床沿的Castiel。Castiel已经想不起来上一次听见Dean如此雀跃的声线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虽然时机不太对,但他还是无法阻止自己略微柔和了唇边的弧度。他顺着对方的意,又重覆了一遍: 
 
“我是上帝的天使,……”他想了一下,补充道:“曾经是。” 
 
“你就是Sammy所说的,我们最好的朋友?” 
 
“……是的,” 
 
不得不承认,获得Winchester兄弟亲口认证的挚友身份,的确让Castiel心情不错:“我是你们的好友丶也是你们的守护者。” 
 
“这太酷了!”Dean看起来简直就像万圣节时讨到了糖果的孩子:“有天使照看着我们,这太酷了。你说你叫Castiel来着?” 
 
“是的,Dean。” 
 
“那麽我喊你Cass吧。”猎人随意地说着,似是对这个称呼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即使失忆了丶起名方式依然不失Dean Winchester的风格……Castiel正在心里暗忖着,下一刻就被对方的问句拉回了神:“你是天使吧?我怎麽看不着你的翅膀丶还有你的竖琴?” 
 
“我没有竖琴。” 
 
Castiel耐心地回答:“天使并没有竖琴。而我的翅膀——人类的肉眼是看不见的。这是一件好事,即使你看得见,也只会看见一双羽毛焦黑而零落的翅膀。我不会以好看来形容它们。” 
 
“你受伤了?” 
 
“是以前的事了。” 
 
啊啊,Dean的确是个温柔的人。Castiel看见Dean露出担忧的神色,也是垂下了眉,像是要安抚一般覆上了Dean的手背,又柔声重覆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Dean的手既乾燥又温暖,热度烧到了Castiel的掌心里。 



我们是怎麽认识的? 
 
少有听见Dean主动打开话闸子丶热烈地要继续话题。Castiel迎上对方的目光,想着这样的Dean应该是一辈子里难得一见,便悄悄地将这个景象刻到了脑海深处。被闪动着光采的绿色眼瞳所热切注视,他实在是难以不认真给出回应:“是因为我的一个任务。” 
 
Dean眨了眨眼睛。看来这个解释不足够详尽。 
 
“当时你陷入了麻烦里,”Castiel小心翼翼地选择用词,人类的语言太过巧妙,而他并不认为他应该向此时的Dean提起恶魔丶地狱丶天启丶米迦勒与路西法里其中任何一件事。於是他决定将细节都忽略掉,并将这个史诗级的故事简略成两句话:“而我接到了命令,要拯救你。” 
 
“哪来的命令?” 
 
“天堂的命令。” 
 
那双绿眼睛缓缓睁大:“天堂?那个天堂?” 
 
“是的。” 
 
“天堂原来会在意一个人类的生死。”Dean恍然大悟一般说着。Castiel模糊的印象里好像听见过以前的Dean也说过这样一句话,只是当时他的语气混杂着浓重的嘲讽与不屑意味,并不像现在那样毫无恶意。Castiel想不出来要怎麽回应,亦不知道应该是要说真话还是乾脆撒个蹩脚的谎言,最後只好吐出了含糊不清的实话。 
 
“你是个大人物,Dean。” 
 
看Dean惊讶又惊喜地弯起眼睛,Castiel却是没办法回他一个同样好看的笑容。 
 

 
 
Dean的脑回路似乎变成了一幅拼图,好不容易慢慢地拼凑成完整的图像,下一刻又七零八落地四散开来;他不过是被电视上播映的节目吸引去了数分钟的注意力,再次扭头回来,注视Castiel的目光又混进了陌生与困惑。 
 
Castiel细起眼睛,看起来跟Dean一样困惑:“Dean?” 
 
被唤过名字的男人快速地眨眨眼,将一手抚上自己的颈项,不太自在地来回抚动:“喔,你知道我的名字。我们认识吗?” 
 
这下子Castiel理解状况了——Dean的长期记忆力跟短期记忆力正在同时衰退,可是他束手无策。他能做的事情除了於心里祈求Sam来得及将这可恶的诅咒解开,就只剩下照看这个男人,确认他还记得如何思考丶确保他不会突然忘记如何呼吸。 
 
他轻轻吸一口气:“没错,我们认识彼此,”这次他的自我介始不像上一次那般生硬又不自然,天使垂着眉眼,微笑开口: 
 
“我叫Castiel。我是一个天使,是你跟Sam最好的朋友。” 



“我记不得了,” 
 
Dean坐在床上,扭动身体又调整着更舒适的姿势,就像是个孩子一样坐不定。他将绿色的眼珠转了一圈,然後定回Castiel的脸上:“我们是怎麽成为好朋友的?” 
 
Castiel歪过头。Dean好像发现自己问得没头没尾,便是耸耸肩,然後伸手用食指向Castiel的方向一点:“天使。”他将食指收回来,转向自己,指着自己的鼻尖:“人类。” 
 
哦,我没有种族歧视的意思啦。 
 
Dean补上一句,歪过脑袋盯着Castiel看,绿眸里闪动着期昐答覆的光芒。天使并不是刻意要以沉默来勾起他的好奇心,只是一时之间Castiel想不到要如何回答这道问题。 
 
他跟Dean之间好像从来没有真正确立过他们的关系。他花了很长的时间观察这个人类,直至真正跟他有所接触後,逐渐他对“人性”的看法有所改变……Castiel在脑里慢慢地回溯跟Dean Winchester相处的每一刻每一秒,他可以回忆起对Dean的重视与关怀是怎样逐渐升温,却无论如何都寻不着他对这个人类建立起彻底忠诚的那个瞬间。 
 
“我……,”Castiel只得犹豫的说:“我也不知道。” 
 
“噢。” 
 
Dean点点头。他又是一耸肩,好像不怎麽在乎:“也没差啦,我刚才就觉得这问得有点娘。” 
 
“可是丶Dean,”Castiel近乎迫切般开口打断Dean的话:“我能够向你保证,你是我最重视的人。” 
 
Dean虽然失去了部份记忆,但不代表他同时失去观察的能力。Castiel的表情想必很是认真,只要看过那双蔚蓝的眼睛,任凭谁都难以对他的诚挚嗤之以鼻。所以Dean盯着表情极为真诚的天使,抬起手挠挠那头棕金色的短发,半刻之後有点儿尴尬地软呼呼的笑一声: 
 
“谢啦。” 
 



我饿了——Dean一边说着,一边坐起身来。Castiel有一刻还真打算由得他下床出门买吃的,怔了半秒才想起现在的Dean状态实在不适合出门闲逛。 
 
“Dean,”他赶紧喊住Dean的脚步:“由我去买食物就好。你可以在这里待着。” 
 
“怎麽,我不能出去吗?”Dean扬起一边眉头,那副模样普通至极,像他平时不满时会摆出的神情;若不是清楚事件的来龙去脉,大概是看不出来他出了状况。 
 
“不丶是,……我的意思是,” 
 
Castiel吞吞吐吐的,最後出口的字句毫无底气:“我的意思是,由我来就好。你可以待在房间里,趁着空闲好好休息一下。”他看着Dean不满地扁扁嘴,只得又加上一句:“樱桃馅饼,如何?” 
 
Dean哼哼了一声,跟被哄得不情不愿的孩子没两样。Castiel看他似是允诺了,朝人微微一笑之後便站起身来,整装出门。 
 
像Sam之前所说的,他对於将失忆状态下的Dean单独留在旅馆里其实是毫不放心的;Castiel到旅馆附近的便利店购买馅饼,来去如风,不到十五分钟就已经就已经脸不空气不喘地回到旅馆房间的门外,手里提的馅饼还热腾腾冒着丝丝白汽。 
 
他敲敲门,然後拧过门把将木门推开。旅馆房间不大,关门之後一抬首就能看见Dean坐在靠近墙边的床沿。 
 
闻声而转头过来的Dean嘴巴半张,双眼直盯着他,满脸茫然地问了声:“你是送外卖的?” 
 


“狼人?恶魔?天使?” 
 
这个男人平时总是将嗓音压得很低很低,嘶哑又粗糙地想要掩饰声音低下的支离破碎;他真的从未听过Dean将声音拉得如此高而清亮。 
 
“你这穿着邋遢又不称身的风衣的男人是个天使?” 
 
“我希望你相信我所说的都是实话。” 
    
“得了吧,我不信那套的!”Dean摇着头,看起来只是愕然,倒不像是排斥Castiel的说法——或许给出稍微有力的证明,他就会相信自己?Castiel怀抱着几分犹豫,先是试探性地将力量都聚到了掌心。纯净而温柔的白光照亮他们的脸颊,也让讶异地睁开的绿眸折射出闪烁的碎光。 
 
他将手触上Dean的额。方才第一次触碰对方的时候他就已经将对方身体大大小小的伤口都全数治好,此时天使的恩宠流过猎人的身体,也只能帮他带走身体的倦怠感与肌肉酸软的痛楚,也不知道是否足以让对方相信自己……白光逐渐黯淡,Castiel抬起眼看向Dean,只见Dean又用着那热切而兴奋的眼神迎回他的目光: 
 
“妈的,你还真是个天使啊!”Dean大大地伸个懒腰,咧开了嘴笑:“棒透了。” 
 
失去记忆的Dean意外地爱笑,也没什麽戒心。其实一点都不让人意外,Castiel所认识那个心事重重又总是戴着大男人面具的猎人,说到底还是被人生里那一连串的不幸给折腾出来的;要是将沉重的过去忘得一乾二净,自然也是能笑得开怀一些。 
 
Castiel苦苦地轻扯嘴角,收拾心情,再度向他做了今天第三次的自我介绍: 
 
“我是Castiel,是你最好的朋友。” 
 


“天使和恶魔都是真的?” 
 
Dean的嘴里塞满馅饼,整张右边脸颊都是鼓起来的。“我以为那都是编出来吓唬人的。” 
 
“不,Dean,它们不是被编造出来的。”Castiel伸出手,替Dean抹去沾在嘴边的饼屑:“天使和恶魔都是真实存在的。” 
 
“那麽吸血鬼呢?” 
 
“吸血鬼也是真实存在的。不过它们不害怕十字架和大蒜,阳光只会令他们的皮肤出现轻度烧伤症状,而且它们的獠牙是可以自由伸缩的。” 
 
“他们不睡在棺材里面?”Castiel有九成肯定自己在Dean的语气里听到了失落。 
 
“……他们可以选择睡在棺材里,可是棺材始於谈不上是舒适,我想大部份的吸血鬼都比较喜欢睡在自己的床上。” 
 
“老天,” 
 
Dean瘪着嘴又吃下一大口馅饼,含糊不清地说:“你最好别告诉我,海妖都不是辣妹。” 
 
Castiel没好气地抿抿唇。他本来想跟Dean说实话,但男人在他开口之前先摆摆手制止了他。Dean摇了摇脑袋,半眯着眼睛问:“那我又怎地跟天使丶怪物之类的东西扯上关系了?” 
 
是意料之中的问题。Castiel叹了口气:“Dean,你是一个猎人。你是猎杀这些东西的猎人。” 
 
“猎人?”Dean的语尾上扬:“这些东西还能杀得死啊?用什麽?” 
 
“银器丶刀子丶散弹枪丶圣水丶死人血丶圣油。得看你猎杀的对象是什麽。” 
 
“不是我要说,”Dean随意给出评论:“这听起来超他妈暴力的。” 
 
“但丶但你是个很擅长猎魔的猎人。”Castiel应得有点着急,也不知道是想要向Dean说明什麽。Dean听过他的话,有点愉悦地挑起一边眉毛,笑着问了一声: 
 
“真的?” 
 
“说你是世界顶尖的猎人也不为过。”Castiel由衷地回应。 
 
“哦丶嘿,” 
 
於是Dean又咧开了嘴笑:“我酷毙啦。” 
 


 
Dean进食的速度一向很快,三两口就将大大的馅饼整个吃完了。他放下叉子,满意地拍拍肚皮,Castiel在旁边看着,这麽好心情的Dean实在是太少见了,难以不多看几眼。 
 
Dean的短期记忆似乎暂时还能维持在正常状态,他吃完馅饼之後也不见得又再用陌生而不安的眼神看向Castiel,透澈的一片绿眼里顶多是盛着满溢的好奇与些许的困惑;说不定还有一点点的丧气,发现自己想不起来那干了毕生的职业,或多或少还是能让Dean觉得无力的。但此时在他的脑袋里,似乎是好奇心大於颓丧: 
 
“当猎人到底都干些什麽的?” 
 
这问题问得Castiel猝不及防,清声嗓之後再一次陷入小心翼翼地选择言辞的困境里:“帮助别人丶猎杀魔物。”他最後只得将Dean以往说话的一句话原句奉还予Dean。“你们总是无条件帮助需要救助的人,不管有多麽危险都从来不退缩。”如果有一面镜子的话,Castiel现在会看见自己的唇边挂起自豪的笑容。 
 
“哈丶无条件。”Dean眨了眨眼:“欸丶没有工资?” 
 
“……没有。”Castiel摇了摇头。 
 
Dean的眉结在这天第一次锁起:“什麽丶那我平时都怎麽生活的?” 
 
“你还有Sam,会驾着黑斑羚到处走,住进便宜的旅馆,在快餐店解决一天三餐,靠的是信用卡诈骗得来的金钱。”这下子Castiel真不懂要怎麽修饰说法了,他只能将事实以最直白与简单的方法向对方交代。 
 
“妈的,我还是个罪犯啊?” 
 
“我不会以罪犯来形容你,”Castiel细起双眸:“但在一般人的眼中,的确是这样没错。” 
 
太酷了。Dean又喃喃地念了声,伸手挠了挠脸颊。从其他人的口中听自己的一生着实是有点奇怪,他偏着头再度出声: 
 
“你说我是顶尖的猎人?” 
 
“是的,Dean。” 
 
“我有多棒?告诉我。”绿眼睛又是闪闪发光的,直盯进Castiel的蓝眸里。 
 
Castiel纠结一刻之後不得不点下头,慢慢开始给猎人仔细地数他杀过多少伤害无辜的怪物丶拯救过多少平民百姓丶还给他讲述他是如何数次救世界於水深火热之中。Dean像是听童话故事般的听得津津有味,到後来好像忘记了Castiel其实正在给他讲他自己走过的故事。 
 


Castiel平稳又低沉的声音在讲述到Dean单人匹马击溃吸血鬼的巢穴之後,终於静了下来——Dean上厕所去了。薄薄的门关上,将房间与厕所的狭小空间隔绝开来;Castiel站起来收抬桌上的餐具和空盒子,有点在意怎麽厕所里面都没有动静。Castiel在十五分钟过去之後觉得不妙,便走到门前,拍起门来的声响在安静的房间里突兀得过分。 
 
打开门的Dean眼眶有点红,他的嘴唇在颤抖,齿间溜出来的声音也在抖。 
 
“我,”猎人话句的语末消散在空气里:“我忘记我的名字了。” 



Castiel拉住Dean的手,将他带回了床边。他暗暗庆幸失去记忆的Dean没有将他视为威胁或是不怀好意的陌生人,那麽至少Castiel无需将能够使人强制入眠的能力用在Dean身上。他记得Dean不喜欢自己这样做的。 
 
“你可以坐下来。” 
 
他看见Dean还一脸茫然地站在床边,便尽力柔和声调这样告诉他:“我可以告诉你一切你想要知道的事,但首先你得坐下来,然後放松心情。” 
 
Castiel还真没料到Dean会乖乖照做,要知道在Dean的字典里,除了父亲的命令以外,“顺从”一词是从不存在的。 
 


“你的名字是Dean。” 

 他一边将被子提到Dean的腹部处,一边轻柔地说着。Dean半躺坐在床上,绿瞳有点湿润,但不像刚才那样不安地晃动了——说不定天使就是有那种能让人略为安心的独特氛围。Castiel在床沿落座,拉了拉起皱的风衣衣角,跟Dean笔直地对上目光:“Dean Winchester。” 
 
Dean快速地眨眨眼,重覆一次——Dean Winchester。他像是咀嚼这名字的音节般又念一声,嗓音已经完全没有刻意的抑压了,半是迷茫半是困惑地歪着头的样子,比刚才的任何一刻都要来得更加孩子气。Castiel肯定地点点头,将手收回来:“你的父亲叫John Winchester,母亲的名字是Mary。” 
 
“你有一个弟弟,他的名字叫Sam。”Castiel慢慢地说:“你们关系很好,你很爱他,他也很爱你。你们可以为了对方做任何的事。” 
 
其实Castiel大可以用自己的能力将记忆直接展示给Dean看,但毕竟他不知道Dean所中的巫术到底是什麽性质,也不希望随意捣乱Dean的记忆与认知,使情况变得更加混乱。 
 
“你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他停下来问道。 
 
“……Dean,Dean Winchester。” 
 
“没错,很好。”Castiel微微一笑。看见Dean被称赞之後也露出浅浅的微笑,他有点意外,不过没多说:“你拥有一部黑斑羚,你都喊她'Baby'。” 
 
“你喜欢吃馅饼,还有起司汉堡。以及啤酒和威士忌,都是你的最爱。” 
 
“你应付小孩子很有一套。” 
 
Castiel想了下,决定将“应付女人更有一套”的这句话咽回腹中。 
 
“你是个好人,坚强也温柔,待家人和友人很好。”他又重覆一次:“你是个好人。” 
 
“可是我不记得了。”Dean的声音毫无底气。 
 
“你很快就会想起来。”Castiel轻轻触过他的额际,安抚着说:“你记得你的弟弟叫什麽名字吗?” 
 
“Sam。Sammy。”他说。 
 
“没错。Sam现在正在为你寻找——”Castiel一顿,决定忽略掉巫术巫师这些会引起不安的字词:“他正在寻找治好你的药,他会带着医生回来;当他回来了,你就会记起来了。” 
 
“真的?” 
 
“真的。我向你保证。” 
 
Dean点点头,然後扯起嘴角说了声OK。 
 

Castiel给Dean继续像是讲故事一般挑着那些较为轻松又比较愉快的片段告诉他。像是他跟Sam总是爱斗嘴丶他猜拳总是输给Sam丶还有偶尔会给对方设的一些小恶作剧。在大致讲完之後Dean的情况也稳定下来,更棒的是Castiel终於收到了Sam的电话——他们已经拿到解咒用的书,现在正跟Rowena赶回旅馆。 
 
“Dean,” 
 
他再次在床边坐下,手轻轻拍过对方的背:“你的弟弟正带着医生回来旅馆。” 
 
Dean用力地一点头。“你保证他们能治好我?” 
 
“是的,我保证。”Castiel又将他的被子往上一拉:“你可以趁着现在先休息一会,你待会可能需要大量的力气和精力才能恢复到原来的身体状况。”他朝着顺从地躺下的Dean微笑,见人久久不闭上眼睛,便是歪过头。 
 
“我刚在想,”Dean的声音有一半堵在被子的布料里,讲得不太清楚:“我忘记问你的名字了。” 
 
Castiel眨眨眼。这已经是本日第四度的自我介绍。他这次回应得既自然又坚定: 
 
“我是Castiel,是你的天使。你都喊我'Cass'。” 
 
“……Cass。”Dean沉默半刻之後这样说。 
 
“是的,Dean。” 
 
“Cass。”他又说。 
 
天使其实可以轻易读到其他人的心声,更别说对象是与自己最为亲近的那个人类。Castiel俯下身来,将唇印落Dean半阖的眼睑上:“我会在这里待着。” 
 
“真的?” 
 
“真的。”Castiel将手放到Dean的额上。 
 
“不会食言?” 
 
“我答应你,不会食言。” 
 
Dean满意地轻哼一声,终於是闭眼了。 
 
“晚安,Dean。”他说。 
 
晚安。 
 
Dean回应得含糊不清,想是真的累了。 
 
在天使的看望之下Dean应该可以好好地睡上一觉,醒来之後说不定对於中咒期间的记忆就已经清空得一乾二净。Castiel则是会记得清清楚楚——包括对方少有地灿烂的笑容丶也包括被那双绿眸热切地凝视时身体深处燃烧起的热度丶更包括唇瓣与皮肤相触时意外地柔软的触感。 



Castiel又在猎人的眼角落下一个亲吻。 
 
他真庆幸天使无需睡眠;这样他才能在自己所守护的人类入眠之时,悄然无声地守在他的枕边。 



End. 






在油管翻找失忆的Dean跟Rowena聊天的片段,留言里有一句很戳心的话 
 
"I love how childish he(Dean) is when he forgets all the things that made him grow up too fast." 
 
想着想着就觉得温柔的天使陪伴在孩子气的猎人旁边非常可爱 
 
这麽毫无大纲地写出来的爽文 
 
我其实也非常喜欢原剧中Rowena跟Dean的对话…… 




谢谢阅读。 
 
朝日

评论(5)
热度(36)

© 朝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