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日

朝日❖旭

I'm not as think as you drunk I am.

▶SPN / CD & SD
▶RPS / J2 & Cockles

【RPS | J2】1st

很久没对RPS出手,但J2实在是太甜了,我忍不住

希望找到一起喜欢J2和SPN的夥伴(*'▽')

过一段时间後会撤下来


-


食用前说明

.RPS | J2

.没有妻子的AU(重要)

.OOC

.时间线不明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麽


请以上都能接受的太太点进来,任何一点无法接受的话请按小交叉离开


-


Jared Padalecki朝着探头进来的工作人员摆了摆手。


他将修长的食指放在嘴边,从齿缝间呼出一口气,细细地嘘了一声。Jared平日个性大大咧咧的,不管是动静还是笑声都比常人大一倍,但温柔起来,却是谁都料不到的细腻——就像他放在身边人肩上的左手,既轻柔又坚定。


向着识相并安静地退出去的工作人员笑了笑,他眼神一转,揉合橘绿双色的眸子里,映进蜷曲起来的一道身影。



好一段时间没有看到Jensen熟睡的样子了。Jared心不在焉地想,脑里又浮现刚才Jensen Ackles跑来跟自己对台词,对不到几句就开始眼眸半阖,暗金色的脑袋按着不定节奏往前倾,然後又向旁边摆动的模样。


当时的他先是搔了搔鼻子,只好唤过对方的名:Jensen——Hey, Jen? 


闻言Jensen哼哼一声,算是回应了,榛子绿的眼睛甚至连抬都没抬。Jared看着他这副神态,禁不住笑出声来,提议对方乾脆在沙发上躺下来休息休息吧。Jensen又“嗯”一声,含糊地说“就五分钟”,很是自然地将剧本往Jared的怀里丢,一个翻身就是躺了下来。


结果就是,Jensen已经在他的沙发上躺了半小时,而Jared还没将他从梦乡里拉出来。原因有二,一是他看Jensen睡得很是酣畅,实在不愿意将他喊醒(如此残忍的事恐怕只有没心没肺的人才做得出来);二则是他的小私心,他喜欢看Jensen的睡颜,而现在Jensen睡在他的沙发上,他就能名正言顺光明正大地合法欣赏对方的睡颜。


说真的,有谁会不喜欢欣赏Jensen Ackles的睡姿?怎麽可能?


Jared一边不可置信地暗忖着,将轻按在Jensen肩上的手收回来,改成手肘支在膝上丶另手撑着脸颊的姿势,歪过头注视对方。



Jensen的睫毛真的很长。


卡车里的灯光不算很亮,刚好足够让Jensen那浓密而微翘的睫毛在呼吸的颤动之间,於脸颊打落一片阴影。在这个光度之下,他鼻梁上细细碎碎的雀斑不算显眼。如果这时候弯下身去啄吻那淡褐色的话,一定会打扰Jensen的睡眠。


他觉得有点可惜——不过想想已是好一段时间没有近距离欣赏Jesnen睡颜的机会了,fine,他可以稍微忍一下。


熟睡时微张的唇瓣间露出洁白的前齿,Jared差点没按捺住用指节去触碰对方下唇的冲动。这怪不得他,只怪Jensen的嘴唇形状姣好而好看得过份。他最後指尖一转,转而撩起Jensen睡得凌乱而垂落下来的前发。


暗金色的一缕头发缠在Jared的指尖上。平时因为抹了发胶而挺立的发丝,其实抚上去的时候,意外地柔软。Jared慢慢地收回手指,看着Jensen眉结舒展丶眼睫微颤的样子,一时之间难以解释心头浮现的暖意。


Jared弯下身。


回过神来,鼻腔之间都是Jensen的气味,而略显乾燥的唇上残留着Jensen额头那光滑的触感。


Jared眨眨眼睛,轻咳了声後,他试图不让那双刚睁开而泛着迷糊的绿眸捕捉到自己一分一毫的不自在。



“Oh, hey. Morning.”他咧开嘴,朝着从睡梦中醒来的Jensen笑笑。


“……Morning.”


通常人从睡眠状态醒来时,嗓子总是比平时沙哑而低沉,不过Jensen不一样。刚醒来时,Jensen不会刻意将声音压得低沉,和着睡醒时难以避免的鼻音,他的音色倒是显得柔软而微糯。


“我睡多久了?”Jensen用食指和拇指搓揉着眉间,缓缓地撑起身来。


“Uh, 半小时吧?我猜?你知道的,我没有仔细数着。”


“我不是说只睡五分钟吗?”


Jensen皱起眉头,绿眸慢慢澄明起来,微微睁大双眼瞪着Jared的神情,是Jensen典型的“What the hell?”表情——不过明显是装出来的,Jensen很少对别人真的动气,何况对象还是Jared。Jared比谁都清楚这点,快速地眨眨眼,摆出无辜又可怜巴巴的样子,他甚至连嗓子都压得委屈又可怜。


“我看你累了,很少能这样好好睡上一觉,就没舍得喊你起来。”而且你的睡颜实在很好看,我看一看三十分钟就过去了。话语的後半句他是在心里补完的,要是真说出来了,肯定会换来Jensen不轻不重的一拳捶在手臂上。


果不其然,Jensen的表情很快就松动下来。他的确是好一段时间没像刚才那样补眠了,哼哼两声,便说,“这回我就饶过你了。”他推开像大型犬般往自己身上蹭过去的Jared,随手执起放在沙发边的一瓶水,扭开瓶盖,往嘴里灌去两大口水。


他的喉结一个抖动,将液体吞噬下去後,习惯性地一舔被水打湿的下唇。在动作之间,Jensen方才变得凌乱的前发又垂了下来——他举起空着的左手,骨节分明的手指梳进暗金接近褐色的发间,将垂落的几绺发丝撩起。


若不是真的太过熟悉Jensen的性子,Jared会说他绝对是故意而为之。



彷佛是此时才後知後觉地注意到Jared的视线,Jensen挑了挑眉毛,晃了晃半空的瓶子。“What, 你也想要?”Jensen略显疑惑地眨动眼睛,回望Jared的眼神透澈而乾净,映在卡车内鹅黄灯光下的绿眸,眼底反射着一闪一闪的光采。


Jensen是个非常有魅力的人。但要数Jensen最吸引人的地方,他的眼睛绝对是首选。


明亮而清澈的榛子绿,笔直而有力的眼神,掺和着的是无可取替的包容与一道又一道的暖流。


面对Jensen的问句,Jared在心里回应道:对,没错,我想要。想要那双眼睛里反射出自己的倒映,只有自己丶一直都只有自己。


如果这样告诉对方,大概会换来不解的神情,然後就是生动的嫌弃吧。Jared因为自己的想像而轻笑,无视Jensen语带嫌弃地询问自己“发生什麽事了”,他仅仅是接过对方强塞到自己怀里的那瓶水,又放回沙发边上。现在空出来的双手,轻易地圈住Jensen的手腕,力道颇轻。


他弯起橘绿的眼睛,直直看进Jensen的眼里——他知道对方总是受不了自己的请求,而用这样的眼神注视对方,再配上(他所能表现出)最诚恳的语气,效果拔群而更是显着。


“我可以亲你吗?”他问道。



Jensen的神情变得呆滞。Jared问得实在太没头没脑了。


“可以吗?”


“Please?”


“May I?”


随着每一道提出的问题,Jared的嗓音压得愈来愈低,而Jensen的耳尖则是变得愈来愈红。哦——Jared有点恍神的想着——Jensen的耳朵也是,形状完美而好看。他看见Jensen又舔了舔下唇,不知道纯粹只是惯性,还是因为他觉得不自在。


Jensen又拧起眉头,像是在生闷气,不过唇角却是微挑的。“Huh, 如果我说No的话,你会乖乖照做吗?”


Jared故作无辜地歪过脑袋,想了想之後,用一本正经的表情回应,“唔,不会。”


“I knew it.”Jensen咧开嘴,绿眼里闪动着调皮的光芒。“所以——你还在等什麽?”


当邀请被大方地正面接下,这下子倒变成Jared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他低低地笑了声,松开Jensen的手腕并用自己的大手抓了抓半长的头发,他觉得自己的脸颊也热了起来。



“Jensen.”


“Yeah?”


“Jay,”


“Hmm.”


“Jensen,”


“What?”Jensen好像从Jared的眼里读懂了他的意思——他一直都很会观言察色,关系到了Jared的话则是更甚。那是属於他们两人之间的默契,就像一呼一吸的节奏,从来都不会被打乱。Jensen眯起了眼,又回应道:


“What, Jared?”


Jared终於听到那道温润的嗓子唤过自己的名字。他哼出轻快的一声音调,将手臂绕到Jensen的背後,抚着那道结实的曲线,低下头覆上了那片还沾着水汽的唇。



End.


-


J2好甜好快乐(゜∀。)

有没有喜欢他们的太太让我认识认识……


朝日

10.12.2018

评论(9)
热度(38)

© 朝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