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日

朝日❖旭

I'm not as think as you drunk I am.

▶SPN / CD & SD
▶RPS / J2 & Cockles

【SPN | SD】无题

Summary:Sam发现今天的Dean很奇怪。他怀疑Dean生病了。


-


食用前说明

.SD | Wincest

.时间线不明(十季之後)

.词不达意

.第一次写SD,OOC请见谅……


-


Sam Winchester拿指尖去敲方向盘,细细的敲击声由黑斑羚响亮的引擎声淹没殆尽。前方交通灯亮起红色,Sam刹下车子,终於有空去用眼角馀光瞄一下自家哥哥。


Sam将左手手肘撑在车窗边,曲起修长的手指,细细地咬着食指第二关节处。


这是他恍神或是烦恼时无意识的小动作,不管是他自己还是闭着眼养神的Dean Winchester都没注意到。


Sam收回来眼神後,终於察觉自己食指上那圈淡淡的齿印,便将左手梳进半长的头发里。


今天的Dean有点不对劲。他想。


先不提Dean早上居然对漂亮女服务生的媚眼无动於衷,也不提他居然将最爱的起司汉堡剩下来了一半,更不提他居然毫无怨言乖乖地拿着书本翻阅资料。让Sam最觉得浑身不对劲的是,他老哥居然在案子结束之後,没有提出要去酒吧“放松放松”,而是轻飘飘地调笑着将黑斑羚的车匙塞到Sam的手里。


种种迹象加起来,根据过往的经验来看,现在坐在副驾座上的,要不是一只演技烂得过份的变形怪,就是他的老哥——生病了,不过硬是要撑着尝试不让他看出来端倪的,他亲爱的老哥。


Sam轻轻叹息。


他知道自家哥哥演技一向不赖,但在Sam的眼前,一切的伪装都不管用。



Dean走在旅馆楼梯上脚步慢而虚浮。Sam不太放心,便跟在他後面,一扯背在肩膀的行李包带,毫无预警地提起右手,用掌心贴上Dean的背脊。


隔着廉价西装的劣质布料,传来Dean比平常要高上几分的温度。


Dean扭过头来看跟在他身後的弟弟。他的绿眼睛瞪大,眉头锁得死紧,“What the hell Sam?”他嫌弃地开口,转过身体後退着往上跨了一级,像是要逃开Sam的手一般。“你他妈的差点没吓死我。”


“我怕你突然腿一软从楼梯上滚下来。”Sam迎上一步,扬起一边眉毛,“我可不想为乱逞强的病人当肉垫。”


“狗屁,你老哥我健康得很。”Dean哼哼了声,又躲开他伸来的手掌。


Sam也懒得跟他争论,跟Dean就这种幼稚话题吵起来那真叫一个没完没了。他抿住嘴唇,弯下腰来作势要用肩膀抵住Dean的腹部并搂过他的腿将人扛起来。Dean赶紧往後一退,差点屁股落地之前又被Sam稳稳地拉住。


“I told you so.”Sam露出“乖乖听话不就好了”的神情。


Dean小声碎碎念,并从鼻孔里喷气。


“Screw you.”


Sam满意地笑起来,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Dean撇了撇嘴,背过身去,这下子是乖乖地任由Sam用大手轻轻托着他的背部了。



拿上换洗衣物,脱衣服,去浴室,洗澡。


Sam指示着Dean,语气里有不容反抗的威严。Dean也不是好唬住的,抱住Sam塞给他的衣服嚷嚷着抗议,他们应该尽快离开这间旅馆丶这个小镇,坐上黑斑羚早早回去地堡才是。


Sam看了兄长一眼。这两天以来他们都没好好睡过一觉,Dean的眼眶下方有着一圈淡黑,一看就知道他是靠着完结案子後的肾上腺素行动。


“从这里驾车回去地堡要大半天的路程。”Sam平平静静地说。


“你来驾车。”Dean说,他绝对放心Sam会好好善待他心爱的Baby。


“按照你这状态,在车里闷不到几小时就会浑身难受恶心作呕。先不提我愿不愿意跟你闷在同一辆车里呼吸带菌空气了,你愿意你的Baby被呕吐物弄脏?”


其实前者不是什麽大问题,他从来都不嫌弃他哥脏。要是他真的洁癖,最好是能忍受他哥到处乱丢的脏袜子和放着十年不动的三明治。他只需要一个能说服Dean躺下来好好养病的理由。


一搬出Baby,Dean果然变得很好说话。噘着嘴抱紧怀里衣服的三十多岁大男人,在Sam的眼里居然有点可爱。


Sam知道对方的态度放软不少了,便使出他的拿手绝招——略微垂下头,橘绿橘绿的眼睛里闪着可怜又试探性的光芒,嗓子也是柔柔软软的,“我是认真的,Dean,你需要休息。”


Dean用榛绿色的眼珠紧紧地盯着他,尔後哼了一声。


“……好啦,都听Sammy girl的。”他转身向浴室走去,狠狠地用力拉开浴室的门,木门“嘎吱嘎吱”地叫。


“别洗太久,水记得调温一点。”Sam朝着他的背喊。


浴室的门关上。


然後又敞开了,Dean那颗暗金色的脑袋从里面探出来,他朝着Sam扮了一个鬼脸,“Control freak.”他这麽冲着弟弟吐去一句,砰地又关上门。


Sam盯着木门看,听见水声沙沙响起後,才没好气地笑了声。



“你可以再娘一点。”


Dean能感觉到Sam的手指在他的头发里穿梭,长着厚茧的手掌碰到头皮,传来稣稣麻麻的触感。他满脸不自在,最後在吹风筒的风声之下,粗着嗓子抱怨起来。“我又不像你,留着比小女生还长的头发,这些美发步骤就省省吧。”


“顶着一头湿发到处晃,你只会病得更重。”Sam对着Dean的後脑勺翻个白眼。


“我没差,睡一觉,醒来就没事。”


Dean还是那副“硬汉子什麽都能挺过去”的态度,Sam不满意了,用大手按住Dean的脑袋轻轻晃了晃,惹得Dean抗议般用力摆头扯开他的手。这麽一折腾之後Dean觉得好像有点晕眩,细细地又是哼一声,安份下来没讲话。


Sam突然觉得拿手去推病人的脑袋实在是不怎麽绅士,即使那人是他欠揍到极点的亲哥哥。他放轻动作,帮Dean揉了揉太阳穴,用温热的手给他捏了捏後颈处。


“很快就好了。”


“你试试看再奶声奶气地哄我,看我不将你揍得一脸瘀青。”


Dean应道,暗暗希望吹风筒的风声能掩住他方才舒适地溜出嘴巴的叹息;Sam则是加快手上速度,并在脑里想着要不要俯下身来拿嘴唇碰碰他哥的发旋。後来他没行动,只是又抚了抚Dean变得乾爽而柔软的头发。“好了。”他说,轻拍Dean的肩膀。


年长的Winchester应一声“嗯”,Sam弯腰歪头去看,看见Dean吸着鼻子,绿眼睛半阖不阖。


“困了?”Sam问。


“使不上力来。”Dean沙沙哑哑地道出低烧时身体会出现的典型症状。Sam伸手抚着他的肩胛骨处,扳过他的肩膀将他往床上压。


Sam的力气一向很大,即使Dean身体状况顶尖都未必能轻易挣开,何况他现在浑身的肌肉都在叫嚣着酸软与不适。他绷着身体挣扎半刻,很快便任由弟弟将自己推到被铺里,被子一直掖到颈项处。


“你睡一会,我给你买药去。”


“不要。”Dean纠起眉结,一脸不情愿。吃药躺床在Dean Winchester的认知里简直就是三岁小孩和娘娘腔才会干的事,“我躺会就好。”


“我顺便去给你买个馅饼。你要樱桃口味还是蓝莓口味?”


这不公平,该死的Sam Winchester居然用馅饼引诱——威胁他!Dean彷佛不敢置信地瞪眼,绿眸子狠狠地盯着笑得悠然自在的Sam,最後还是撇撇嘴巴,“……蓝莓。”


“收到。”Sam点点头,又将Dean的被单往上一拉,“你睡会,醒来吃过药就有蓝莓馅饼吃了。”


“你敢忘记我的馅饼,我好起来就揍死你。”Dean的嘴巴捂在被单後方含糊地嘟嚷着。


“我什麽时候忘记过你的馅饼?”


Sam扯扯嘴角,又用力地拍了拍大概是Dean的胸膛处。见他的哥哥闭上眼睛呼吸逐渐稳定後,他随手执起放在桌上的钱包,轻手轻脚地溜出了旅馆房间。



买馅饼比他想像中花上更长的时间。他走了好几家餐馆与便利店,在最後一间才找到Dean要求的蓝莓口味馅饼,结账完毕捧着馅饼与感冒药回到旅馆时,指针已经跳过将近两格。他料想着打开房间门时,会看见Dean拿着电视遥控器,翘腿撑着头抱怨他回来太慢。


没想到却是看见窝在被单里的兄长蜷成一圈,肩膀处急促地上下起伏。


安静的房间里,响着Dean粗重地喘息的呼吸声。


Sam一个怔神,赶紧把馅饼放到桌上,三两个阔步就走到Dean的床边,他俯下身来,着急地将Dean的身体往自己的方向转来。


“Dean?伙计,怎麽了?你哪里疼吗?”也顾不得人睁开眼来没,他急切地问出口,因为触碰到哥哥的身体所传来的高热,更是焦急起来。“嘿,Dean,Dean?”他一边用袖子给Dean擦去额角处的汗水,又唤了两声。


Dean迷迷糊糊地哼哼,终於在Sam的叫唤之下将眼睛睁开一道线。“……Sammy,”他说。他的嗓子很低很哑,活像被砂纸磨过一般。Sam用右手托着他的後颈,另手扶着他腰背处,将人拉起来靠到垫高的枕头上。


“不疼。”Dean咳嗽着说,“就是热。”


“喉咙很痛。”他补充道,接过Sam递来的水杯仰首一口灌下。他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到底有多渴,伸出舌头将平时总是饱满现在却乾燥得过份的唇瓣舔了又舔。


“你慢点喝。”


Sam用手轻抚哥哥的背,感觉到那件T恤薄薄的布料已经被汗水浸得湿透,而领口也因为Dean急切地灌下两杯水而沾湿不少。他又为兄长斟了一杯温水,连着感冒药递到Dean的眼前。


Dean盯着他,不作声。


“我的蓝莓馅饼呢?”最後他还是开口了。Sam见他终於清醒一点,一出声就是要他的馅饼,不禁觉得好气又好笑,“在桌上呢。你吃过药,休息过後就能吃。”


Dean好像没有力气跟他争论,顺从地点点头,将药丸丢到嘴里又灌下一大口水。


Sam将空掉的水杯从他手里抽走,另手随意地往躺於床脚的行李包里翻翻,拉出来一件灰色T恤挟到臂弯,直起手用指尖轻勾Dean的衣服领口,“你将这件T恤换下来,穿我的。”


Dean好像也觉得穿着湿衣服睡觉不怎麽舒服,居然是乖乖地穿上了Sam那件相对地要更宽大的T恤,又躺了下来。



Dean一直想将被子踢开,Sam重覆着帮他将被子掖回来的动作。


“我很热。”Dean含糊不清地抱怨,在被单下面翻身又转身,总是不肯安安稳稳地睡觉。Sam开始後悔方才在药店里选了标明“无睡意”的药物,他用手臂将Dean的身体用被子紧紧捂住,“冷死你。”


“才不会。”


Dean又噘起嘴巴,药物的作用之下他显得有点孩子气——哦,平时已经够幼稚了,现在是更加孩子气。Sam觉得自己也头疼起来,看着Dean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一会儿红,又是哑着嗓子抱怨,汗珠又遍布额际和颈後,终究没狠下心来乾脆地一拳揍晕他哥。


“出一身汗,睡醒之後就好了。”他耐着性子安抚Dean。


“睡不着。”Dean说。


这下子Sam是真的头疼起来了。他三十数年的人生里,好像从未有过一次哄人入睡的经验,好像也没多少被哄入睡的经验……


不对。他偏着脑袋努力在封尘多年的记忆里翻找着,好像在陈年记忆的抽屉里找出了这样的画面——年幼的Dean丶更年幼的自己,一个浑身是汗躺在床上,一个伏在床边,轻轻柔柔地给躺在床上的孩子唱歌。他想不起来Dean给自己唱的是摇篮曲还是跑调的摇滚乐,不过他记得当时Dean的掌心柔软,不像现在的粗糙,却与现在的温暖无异。


Sam的眼神柔和起来。


“你闭上眼,躺着躺着就睡得着了。”他连语气也明显地放柔不少。


蒙着水汽的绿眸没闭上几秒,它的主人又沙沙哑哑地嘟哝出声。


“睡不着。”


“好吧,你想要怎样?我给你唱摇篮曲?还是给你讲床边故事?”Sam挑着脑里浮现出最娘的两个提议,毫不意外地收到Dean狠劲十足的眼神,“你敢。”


Sam又轻轻笑了,掀开Dean的被子一刻,在Dean理解他的意图之前,快速地将安份地收在下面的手拉出来。


现在他长得比Dean高,手脚都比Dean修长,轻易就能包覆住Dean长满粗茧的手。他拉着兄长的手,用指尖细细地摩娑着Dean食指上一道小小的疤痕。


Dean什麽都没说,垂下长长的眼睫看了看交叠在一起的手。


他将食指勾上Sam的指尖轻轻扣住,然後闭上了眼。



Dean在那之後沉沉睡去。Sam伏在他床边,迷迷糊糊地想,说不定他的兄长只是在渴求人的体温。他想他後来也睡着了,因为当Dean大声咳嗽起来的时候,他浑身一颤,跳起来时差点没将床头柜的灯给撞翻。


“Dean,Dean?”


蜷缩在被子下,兄长的身体正在剧烈地颤抖。他猜想兄长是不是又受到噩梦缠绕,在病魔纠缠之间又困到了地狱或是炼狱里的记忆里。食指紧扣所相触一小片皮肤是汗湿的,相对Sam的温热,Dean的指尖显得冰冷。


Sam刚才煮好的热水已经冷却下来,他不得不离开Dean的床边将水重新温过,才拿着浸过温水的毛巾回来。他仔细地擦拭着Dean的脸颊与颈脖。


他在心里想啊,好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见过这样的Dean。


Sam与Dean重新开始展开猎魔生活之後,看见过很多不同模样的Dean。有吊儿郎当的,有领袖风范的,有幼稚过头的,有悲伤的,有痛苦的,有支离破碎的。转念想想,才发现也没有多长时间,在不久之前他才亲眼看着天使之刃穿透哥哥布满血迹的胸膛。


他不是有意要忆起这些可惜的恶梦,只是眼前虚弱的兄长让他不由得陷进那段残酷的回忆里。


Sam给Dean擦拭身体的动作稍稍重了些,这似乎真正唤醒了Dean。Dean又重重地咳了一声,用右手抓住Sam的手臂,指尖深深陷入Sam的肌肉里。


“Dean?”


Sam的动作立刻停止下来,他紧张兮兮地注视着Dean,将手搭上了Dean的手背,“没事了,不用怕,我在这呢。”他已经认定哥哥刚才作了噩梦,柔着声音安慰Dean时,甚至还按一定节奏抚摸起Dean的背来。


如果Dean还有力气的话,他真想一巴掌扇到Sam的後脑上。他妈的你拿我当小女孩哄喔,谁说怕了,大名鼎鼎的Dean Winchester才用不着Samantha安慰。


可惜他现在没力气。Dean牙关在打颤,也不知道是冷的还是气的,咳嗽终於止下之後他只吐出了一个字。


“冷。”


他才刚吐出口,Sam就将毛巾放下,两手覆住了他的右手,仔细地用自己的体温将哥哥凉下来的手捂热,“你浑身上下都湿透了,高烧退下来之後自然会觉得冷。”


“嗯。”


“没事的。”


“嗯。”


Dean乖巧得可怕,主要是因为没有馀力跟Sam斗嘴,而且Sam的体温的确温暖得恰到好处。


他缩了缩肩膀,在心里唾骂自己,这什麽狗屎,他可是本世代最强猎人,天使恶魔都要忌他三分,现在居然因为感冒这种小病小痛,躺在床上由自家弟弟照顾。他往被子里又钻进去一点,彷佛接触到空气的皮肤都会冷得结冰一般的架势。


Sam见拉着哥哥的手一段时间了,Dean还是微微颤抖着,皱起眉头来,“还冷?”


“……冷。”


Dean在被窝里有点迷迷糊糊的想睡,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Sam的问句。他真的被折腾累了,以致於整张被子由Sam掀开,空气钻着被窝里,他也只是迟钝地缩起身体。Dean艰难地将眼睛睁开一道细线,视界里只看见自家弟弟一个翻身爬进自己被窝里的画面。


What the f——他张开嘴却没喊出声来,只是弯起身子拚命咳嗽。为了不向着Sam的方向咳得弟弟满脸都是飞沫,他只好背过身去,然後浸满汗水的背部就贴上了什麽温热厚实的触感。


Sam的胸膛紧紧地贴着Dean的後背。


他的手一伸,就将没有力气挣扎的身体拥到了怀里,刚好镶在身体曲起来的凹陷处。肌肉线条结实的麦色手臂,轻易地环住了Dean的腰身。


他的头搁在Dean的肩膀附近,一呼一吸的气息温热,打在Dean的耳後。



“妈的,”Dean终於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其实还没找回,他只是勉强用嘶哑的声线低吼着——第一句吐出的就是这句,“放开我大脚怪。”


“为什麽?”Sam当然没听他的,又将臂弯收紧几分。


Dean差点没气得狂咳起来,他抱怨道,“你这娘炮。”


“至少这样你就不会喊冷了。”Sam耸耸肩,对Dean的指控不以为然。Dean确实觉得背後温热一片,方才的颤抖确实是停下来了。


“……你抱得太紧了,我怎麽睡。”


他憋出来一句,试图扭动无力的身体挣脱开Sam的怀抱。Sam觉得很无辜,他不过就是想让冷得一阵一阵颤栗的Dean温暖一点,结果倒是被对方露骨地嫌弃。


Sam稍稍放松了手臂的力道。


“还冷吗?”


“还好。”


Dean轻轻一咳,哑着声音回答。他能感觉得弟弟满意地点点头,对方那细细软软的发蹭在自己的颈边,Sam近似撒娇和讨好一般蹭过他颈後的动作,让他心里莫名地柔软起来。


生病就是会让人心防变弱,这是他讨厌生病的一大主因。


……或者纯粹只是他老了。


人一老,就会变得感性。


他毫无条理地在心里想着,下意识地往Sam的温暖靠近一些。Sam没有嘲笑他,也不开口调侃他,倒是默默地将臂弯又收紧回来。Dean整了整姿势,在要挣开自家弟弟的怀抱还是乖乖阖上眼睛的纠结之中,慢慢沉入睡眠。



Dean再醒来的时候,Sam的呼吸声就在耳畔。他的嘴唇贴着Dean颈後的一块皮肤,不时间擦过留下微痒的触感。滑下颈边的汗珠,在染得衣服更湿之前,就先被Sam用舌尖轻柔地舔去。


Dean的身体已经不再颤抖,他虽然还会轻声咳嗽,但呼吸显然变得和缓,而指尖不再冰冷。Sam听他沙哑地小声哼起来,一个低头,唇瓣碰上Dean的耳尖。


“Dean?”察觉Dean醒来,他问道,又轻轻亲了兄长的耳廓,“好点了?”


“……差不多吧。”


Sam亲吻过的地方慢慢燃烧起热度。Dean也不点明,只是用手碰了碰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臂。他感觉到自己的背脊依然紧紧贴着Sam的胸口,现在隔着两句躯体的布料都通通由汗水浸得湿透。他想,应该不仅仅由他一人的汗水而弄得如此湿漉漉的,Dean想起了Sam总是大汗淋漓的模样,也不知道该不该笑,最後便咳嗽起来。


Sam一听他又咳嗽,声线就变得紧绷起来,“Dean,要水吗?我去给你倒——”


“不用。”Dean摇摇头。


管他的,反正现在比起喝水丶比起吃药,他有更想做的事情。他是想吃他的蓝莓馅饼没错,但蓝莓馅饼远在那端的桌子上;而现在他想干的事情比较简单轻松,而且触手可及。


Dean又咳一声,用力拨开Sam的手。


他转过身去。


他看见Sam的脸出现在眼前。


他的弟弟睁着那双半橘半绿的眼睛,几绺长长的前发垂落眼前,抿起薄唇的样子,有点蠢蠢的,很是乖巧。Dean朝着一脸蠢样的Sam笑了起来,将额头贴上他的肩窝处去。他的鼻尖蹭着Sam肩膀的皮肤。


“我还冷,”他说,“想再睡一会。”


Sam眨了眨眼。“好啊。”


Sam又将臂弯环上Dean的腰了,这回扣得紧紧的,还往怀里拉了拉。这下子兄弟的距离拉得很近很近,Dean的脸靠在Sam的肩上,Sam的手搭在Dean的背後,他们胸膛贴着胸膛,一呼一吸的节奏契合得过份。


“Dean,你要睡了?”


“对。”Dean迷糊地说。


“可是,Dean,你的蓝莓馅饼现在应该凉透了。”Sam低下头,突然这麽说道。


“那你给我再买一个。”Dean含糊地说。他有一半的音节都被Sam凑过来的嘴吞没,Sam用舌尖轻轻舔过Dean乾燥的唇瓣,他语带笑意,捏了捏Dean的腰侧,“让你爱吃甜食。”


“Bitch.”Dean不高兴地咬了Sam的下唇一口,力道不轻不重,刚好留下一排整齐的齿痕,很快就褪去。


“Jerk.”


Sam弯起眼,轻柔地抱住不再颤抖的兄长。没关系,在这个小小的旅馆房间里,没有人会指责他们身为兄弟却同床共枕,没有人会指控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近,Sam可以尽情亲吻哥哥的唇角,Dean可以安心地用手将弟弟的头发梳得乱七八糟。


在这个封闭狭小还带着些许霉味的旅馆房间里,他们是属於对方的。


Sam低下头去用前齿轻咬Dean的唇尖。


他慢悠悠地舔舐着兄长的唇瓣,然後是齿列。抽回之後,在Dean的耳边黏黏腻腻地说,Dean,你快点好起来,好起来了就能驾上你的Baby,回去地堡,你的房间,你的床上。


Sam显然意有所指。


他抱着哥哥的臂弯依旧有力温柔,喷在Dean耳边的气息却彷佛带着炽热烫人的温度。他感觉到怀里的身体再次微微颤抖起来——却并非因为不适,也不因为寒冷——於是他咧开了嘴笑,展露出甜甜的酒窝。


Sam又吻了吻Dean的耳尖。


所以,你快点好起来吧。



End.


-


SPN圈好冷,我有机会找到喜欢Dean受的同好们吗……

请陪我聊聊天……(乞食)我好喜欢Dean我想要朋友……(乞食)


过一段时间会撤下来

谢谢阅读


朝日

30.12.2018

评论(54)
热度(117)

© 朝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