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日

朝日❖旭

I'm not as think as you drunk I am.

▶SPN / CD & SD
▶RPS / J2 & Cockles

【SPN | SD】未命名

别名:Winchester兄弟关系越界的那个晚上。

警告:Sam一直在哭 / 不浪漫的初吻 / 词不达意虎头蛇尾 / 个人见解


-


食用前说明

.S/D | Wincest

.时间点不明(二季之後)

全文见文内连结(图片网址)

.OOC

.本文仅为对SD关系的个人见解


-


两道人影在夜色掩蔽之下,相互支撑着,艰难地到达旅馆门前。


他们浑身上下都是血,大部份属於刚才他们剿杀清光的吸血鬼,有几块血迹来自他们自身的伤口,又或是在互相拉扶之间蹭到了对方身上未乾涸的血液。


刚才Sam膝盖一软,差点跪下来摔个狗吃屎,Dean反射性地拉起他的大个子弟弟,臂上的伤口又撕裂开来,鲜红的血液汨汨地往外流。Dean和Sam同时小声地抽了口气,Dean是疼得下意识出声的,而Sam则是看着搀扶自己身体的哥哥再度流下血液,满脸内疚地皱起鼻子。


Dean白了他一眼,“收起你的puppy eyes,这麽点小伤,死不了人。”他用空着的手胡乱地翻动裤子口袋,“该死的,房间钥匙……”


他这手也受了伤,在牛仔裤的口袋里不怎麽灵活地乱翻乱找。


Sam看他牵扯到伤口,觉得痛又强忍着不表现出来的样子,叹过口气,俯下身圈住哥哥的手腕,轻柔地将他的手拉开。


他探进兄长的裤子的口袋里,指尖一捏,就将钥匙拣了出来。


Dean紧绷着身体,抬眼看他,不情不愿地哼一声,抢过钥匙插进匙孔里,粗暴地推开旅馆房间的门。



Dean重重地将行李袋甩在地上。里面还沾着血污的刀刃撞击在一起,铿铿锵锵的声音在耳膜处撞出回响。他随手将刀子抽出来丢到木桌子上,翻翻找找最後才在袋子深处摸着一卷绷带。


他转头看向闷声坐在床上的弟弟。


Sam还在生气,看一眼他紧皱的眉头和不悦地抿成一线的嘴唇就能知道。Dean觉得他的娘炮弟弟又在有事没事自找烦恼,不懂得——应该说,懒得去理解——Sam到底在气些什麽,只得叹过口气。


“Dude, 你哥我还流着血呢。”Dean提醒道,“你再不挪动你的大屁股去洗澡的话,你就要负责洗浴缸里的血迹了。”


弟弟细着声音哼出一个音节,没有正面回答Dean,只是用橘绿色的眸子直直地瞪着他。


旅馆的昏黄灯光与他微长的浏海,恰好地将那道眼神里的感情遮挡得一乾二净。



後续→  图片版地址请戳我


-


本来是2018年写的最後一篇文,被屏掉就只好在2019年第一天重发一次

将2018年最後的文章献给我最爱的Winchester兄弟。


很抱歉这篇文章看起来虎头蛇尾而且词不达意,但我尝试着将脑里的SD写出来了

接下来我要当个躺着吃太太们粮食的渣(躺)


欢迎来跟我聊聊SD或是Dean受的美好(乞食)

十分欢迎同好(乞食)


谢谢阅读


朝日

01.01.2019

评论(16)
热度(73)

© 朝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