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朝日❖

And the moon is the only light we'll see.


▶wrwrd/zm贔屓
▶FFXV/グライグ
▶刀剣乱舞/燭へし&にほへし
▶ハイキュー!!/クロ月

【戰勇。/ロスアル】學Paro.

.戰勇/CPロスアル

.轉世+學園Paro  (除了羅斯以外的角色都沒有轉世前的記憶)

.對話比較多及十分意識流

.Thanks to 瓜的梗^q^

.沒後續。(欸

-

      欸、欸……

    アルバ稍稍低頭,一臉不明所以地看著埋在自己肩窩中的黑色腦袋。
    

    什麼情況……?

-

    アルバ.フリューリング坐在窗邊的位置,左手撫著覆在左眼上方的眼罩,垂著頭卻是偷偷瞄著教室內其他同學的一舉一動。
    老師給他編排的位置幾乎是教室的角落,而他身邊的人不是背對著他聊天就是伏著在書桌上流下一桌口水。


    學期中轉校的話果然很難融入呢。雖說剛剛也有人過來打了招呼,不過除了問關於這個眼罩的事情以外,似乎對我本人興趣缺缺啊……

    アルバ撫著眼罩的手收回來改為托著臉頰。他把視線從那群聊得興起的同學們身上移開,一邊輕輕歎著氣一邊從書包裡翻找著下節課要用的教科書。

    「下節課是……數學……糟糕了、書放哪裡去了……?」

    他慌張的東翻西找,最後得出一個結論--數學課本忘在家裡了。

    

    才第一天就沒帶課本。才第一天就打碎自己「給老師留下好印象」的目標……

    「哈--」他重重的歎氣,開始思考著到其他班借數學課本的成功率。
    「喂,我說你。」書桌傳來悶悶一聲的鈍響。似乎是有誰一掌拍到了他的桌上。被嚇了一跳的アルバ倒吸一口氣,愣愣的抬起頭看向身前那道人影。那是個有著一頭金髮的男生。

    アルバ不太記得他的名字,於是禮禮貌貌的應了聲:「欸、那個,請問……?」
    「--是フォイフォイ。」看上去頗為凶狠而且眼睛不太友善的男生懶洋洋的報上了自己的名字。

    「啊,フォイフォイさん,請問有什麼事嗎?」

    「為什麼戴著?那個眼罩。」
    

    フォイフォイ的倒裝法聽得アルバ有點糊塗,隔了好一下才不好意思的笑笑:「啊,這個嗎?」他抬起右手,食指的指尖掃過遮蓋著左眼的那片白色。


    「受傷了?」

    金髮男生看起來不那麼凶了,他的眼睛裡面倒是寫滿了對答覆的好奇。

    「唔唔。」アルバ搖搖頭。

    「……不想講?」

    「如果可以的話。」

    「那算了。」


    フォイフォイ人倒是意外的大方,點點頭也都不再追問了。

    「是說剛才看一直在翻啊你那書包,在找什麼東西嗎?」

    「嗯……好像忘帶數學課本了……」アルバ露出了困擾的苦笑。

    「啊,這樣的話我陪你到另一班借吧?超級麻煩的啊我們數學老師--你這樣會被他針對的,絕對。」

    「可以嗎……!謝謝你!」

    「嘛、嘛,不客氣啦……」男生看起來已經沒了一開始嚇人的氣勢,反而是有點不好意思的朝アルバ搧了搧手。「那麼去二年一組吧,有我認識的傢伙吶那邊。」


    真是個好人呢--アルバ這樣想著跟著フォイフォイ離開了二年三組的教室,這時フォイフォイ突然壓低了聲音朝他搭話。「喂アルバ,我知道的哦。」

    「……什麼?」

    「你--也是被黑暗纏身的人對吧。」

    「哈?」

    「就是證據吧,那用眼罩所遮蓋的就是和惡魔所簽訂的契約吧。」


    --除了是個好人還是個中二病!

    「才不是呢!到底是從哪裡跑出來黑O事一樣的設定啊!」下意識地吐著槽的同時,アルバ才發覺對方已經推開了一組的教室門。結果他吐槽時無自覺地拉高的聲調十分成功地吸引了二年一組教室內所有學生的視線。


    嗚哇糟糕了……

    フォイフォイ還在壓低他的聲線認真的跟アルバ說明「那不是設定是事實你跟我是同道人呢」,似乎完全沒注意到其他人的視線以及朝他們二人走來的男生。

    於是アルバ意識到身邊這個中二病完全不靠譜的事實。


    只能靠自己解決問題了嗎!他很有志氣地想著,轉了身面向那男生--結果才看一眼對方他的志氣就被冷水澆滅了一半。

    什麼啊那是!眼神好恐怖!紅色的!眼神超凶狠!什麼……?我剛剛吐槽有那麼大聲嗎居然惹得這人那麼生氣……?

    「啊那、那個,抱歉……」他決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道歉再說,垂下了頭有點沒底氣的說著。


    站在他身前的男生沒動,アルバ抬起眸子瞄了他一眼第一感想是這人長得真好看。對方並沒有比他高上太多(頂多半顆頭),可是當他這樣佇立面前一言不發的時候,アルバ不知道怎地總有種「不太妙」的微妙恐懼感。

    「……?」僵持了那麼一陣子フォイフォイ也發現不對勁了,看了眼男生又看了眼滿臉驚恐的アルバ,這才開口替他解圍:「喂,這傢伙想來借數學課本,你有--」

    フォイフォイ的話句中途截停,大概是被那男生的動作嚇得愣了一愣。


    黑髮人伸出手環住了他身前的アルバ的肩膀,頭一低就把臉埋進了對方的肩窩。


    「欸?」

    「啊咧?」
    二人幾乎是同時發出疑問的擬聲詞,不明所以的看著黑髮男生。
    アルバ愣愣的連吐槽也忘了地想著「什麼情況?」時,倒是沒有漏聽對方輕聲地囁嚅著的話句。



    「--勇者さん、勇者さん、勇者さん……」


    欸?勇者さん?認錯人了嗎?

    

    「什麼啊原來認識嗎你們。」フォイフォイ側過了頭,揚了揚眉,話句的語尾微微上揚。

    「不,不認識啊!你到底從我反應的哪處看出來我認識他啊!」明明只是很普通地替自己辯解著,アルバ卻感到對方環著自己肩膀的手臂稍微僵硬還力道收緊了,然後很快又放輕下來。
    「……那個,」他有點猶豫地問道,「沒事吧……?」

    「嗯。」簡單應了一聲之後黑髮男生就收了手往後退開來,看上去意外地一臉平靜。他瞇起了紅色的眸子,突然嘖了嘖舌,然後伸手嫌棄般的拍了拍自己的上衣和手掌:「切,啊啊,感覺真噁心。」


    「什麼反應啊不是你主動抱過來的嗎!?明明是自己抱過來的為什麼搞得好像我錯了的一樣?」アルバ下意識的就開口吐槽。

    「啊,那個的話、只是因為我認錯人了呢?」

    黑髮男生勾著嘴角,微微仰著頭的斜睨向アルバ。

    「為什麼一副居高臨下的態度啊!!」

    「因為你智商比我低下的關係?」

    「你哪裡來的自信啊!」
    

    而ロス也沒回應他的吐槽,轉過身去喊了一聲:「喂クレア,數學課本拿來。」

    「欸?欸?」被點到名字的棕髮男生似乎一直在注意著這邊,一臉不敢置信地指著自己的鼻子:「我的?」

    「反正接下來沒數學課啊。而且我也不想我的課本被其他人在上面畫上奇怪的肋骨圖案之類的。」棕髮男生從抽屜裡翻找一輪之後就抽出來一本教科書,朝兩人走過來的同時搭話:「咦我的課本就沒關係嗎?」
    

    我不會在上面塗莫名其妙的塗鴉好吧!

    這樣想著アルバ接過了那個棕髮男生遞給自己的教科書,然後向對方道謝:「謝謝、那個……?」

    「我是クレア哦,你是轉學生對吧?」

    「啊我是アルバ、跟フォイフォイさん一班呢。」棕髮的男生意外地好相處,アルバ也笑著跟對方打了招呼。

    「雖然不同班啦,不過還是請多多指教哦--!」クレア朝他比了個大姆指,然後轉過頭看向黑髮男生還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啦,來--シーたん也打個招呼啦,聊那麼久人家還不知道你是誰啊。」
    

    被喊作シーたん的男生似是嫌棄對方多事一樣,瞪了クレア一眼。

    然後他轉過了視線看向アルバ,不緊不慢的開口:「アルバさん,」


    微微彎起鮮紅色的眸子,對方笑得意外地柔和。

    「初次見面,我是ロス。」


End.

-


還是同樣地謝謝您一直堅持閱讀到這邊(つω・*)

羅斯阿魯好萌啊好萌好想要同好 所以求勾搭_(:3 (!?

&謝謝瓜醬極度美味的梗^q^!!


朝日24.6.2014

评论 ( 6 )
热度 ( 31 )

© 朝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