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朝日❖

And the moon is the only light we'll see.


▶wrwrd/zm贔屓
▶FFXV/グライグ
▶刀剣乱舞/燭へし&にほへし
▶ハイキュー!!/クロ月

【戦勇。/ロスアル】Stories/Thunder

.戦勇。/アシアル(2P/克西阿魯)

.因為不是ロスアル是アシアル所以性格跟ロスアル不一樣哦

 >自我流設定:クレアシオン-傳勇/沉默寡言/不抖S/總而言之是アルバ廚

                            アルバ-笨蛋/不吐槽/總而言之是クレアシオン笨蛋

.只是個沒意義在放閃的故事,很肉麻哦(!)


如果這樣也可以的話請!


-


怕雷聲的クレアシオン(2P)


-

少年失去了一切的那天,滿佈陰霾的天空下著傾盆大雨。


雨點打在身上,一點一滴的蒸發著身上僅存的溫度。

還有轟隆轟隆的雷聲,重重地敲在鼓膜上,牽扯著太陽穴隱隱作痛。


昂首看著灰濛濛的天空,那雙碧藍色的眼睛瞇成了一道細線。雨滴打濕髮絲、沿著臉部的線條下滑,跌落到地上,被泥土吸收著融合成了更深一層的土黃色。


雨勢變得愈來愈大,逐漸沖刷去了披著外套的少年、還有穿著白衣架著眼鏡的男人的身影,在他的面前只剩隱約可見的點點血跡和漆黑一片的森林。


他抬起手,用手背抹去從眼眶中漸漸溢出的液體。隨著抹拭的頻率加快,他的呼吸沒能平緩下來,反而愈來愈急促。他蹲下了身環抱著自己,手指捏在被雨水打得濕透的上臂,用力得指尖發白。

雨水毫不留情地打在少年身上,明明冷得很的溫度卻讓他聚在心頭的不安和孤獨愈發升溫。

「--……」幾不可聞的抽泣聲被混雜在雨滴中,在到達誰的耳中前已被淅瀝聲消磨得一乾二淨。

-

「……シオン、クレアシオン--」孩子戴著皮手套的手在眼前左右左右的晃動著。

「吶吶,クレアシオン,沒事吧?」
クレアシオン這才回神。他坐在旅館的雙人床上,面前的孩子微微彎著身、一手拴著膝蓋一手在他的臉前晃著。


孩子皺著眉,歪著頭滿臉膽心的看著他,似乎是見他沒反應於是伸出手輕輕拍拍他的頭。

「--吶?」
他抓著了アルバ置在自己頭上的手然後給拎下來,同時簡短地應了聲。「……沒事。」
「啊,那麼就好!」


對方眸子的顏色要比自己深上一點點,是讓人注視著時會感到安心的絳藍色。アルバ笑的時候那片絳藍色也會跟著彎起弧度,映得他的笑顏更顯乾淨。
クレアシオン也跟著對方稍稍偏了頭。他拉著對方的手緩緩摩娑著,而アルバ則是眨眨眼收起了笑容、垂首看著他的動作,擺出了一臉不解的表情。

「クレアシオン,今天一直都很沒精神的樣子呢。」平時有夠粗線條的アルバ在某些時候總是特別敏銳。

クレアシオン看著一臉擔心的アルバ,放鬆了臉部肌肉和聲線又回應了句「沒事」,用剛才拉住對方的手放到孩子的頭上,輕輕的打圈揉著。
「唔……」アルバ一副不相信的樣子,又皺起了眉一言不發。クレアシオン手上微微使力,直至把アルバ的頭髮揉得亂糟糟的時候對方才終於展露了笑顏。

「クレアシオン,累了嗎?」

「……嗯。」

「那麼今天早點休息!然後明天早上一起去吃飽飽的吧!」

「嗯。」


孩子也不客氣的一屁股坐到了クレアシオン身邊,躺下去就倒在床上左右地翻滾著。「不過今天走了好多路,真的好累呢……」

「快睡吧。」クレアシオン拍了拍對方毛茸茸的腦袋,淡淡的說著。アルバ則是坐起來拉著嗓音乖乖地回應了一聲「好」,隨即伸手扯了扯青年的衣角,在確定他對上了自己的視線之後「嘿嘿」的笑了起來。

「クレアシオン晚安--」

「晚安,アルバ。」
クレアシオン在孩子的身邊躺下,一把扯過了被子蓋好。アルバ閉上了眼睛,感到了輕飄飄的重量壓在身上、還有對比起自身帶點微涼的溫度靠近並包圍著自己。


而這樣的溫度,在睡夢的途中就突然抽離而去。
可能是因為身邊的溫度突然消失掉的緣故,也可能是因為劃破夜空的轟然雷響,或是床邊的燈被點著了映出了微弱的光線--アルバ在夜半時從睡夢中醒過來。一睜眼看的就是屈身坐起來,環抱著自己、把臉埋在臂彎裡的クレアシオン。

「クレアシオン?」
「……弄醒你了,抱歉。」クレアシオン也沒抬頭,原本就沒什麼起伏的聲音在臂彎裡傳出來變得悶悶的,甚至顯得略帶沙啞而不帶情感。

不會喔--這樣回應著的アルバ也跟著起了身,在青年的身邊半蹲半跪地坐下來。

他把手攀在對方的右手手臂上,似乎是要窺視對方的表情一樣小心翼翼的探頭,「吶吶クレアシオン,怎麼了?」


「……」青年還是保持著沉默,頭埋在臂彎裡也讀不懂他到底有沒有要回答的意欲。


轟隆。旅館房間裡並沒有窗戶,沒意識到閃電劃過夜空的兩人都被突如其來的雷聲嚇了一大跳。

アルバ「嗚哇」的喊了一聲,很快地又冷靜下來並轉頭向クレアシオン搭話,「真是嚇了一……クレアシオン?」孩子喚了他的名字之後就安靜下來,眨著眼睛不解地看著身旁幾乎要用斗篷把自己給緊緊包起來的青年。


真是個可悲的勇者,才幾滴雨跟幾下雷響就被嚇得不成人樣了。

クレアシオン一言不發地又把裹著自己的斗篷給拉緊了一些,帶些自嘲的這樣想著。

雷聲跟雨滴落地的聲音就像打開了青年心中的一道閘門,一直以來壓抑住的不安、連同最不想回憶起的恐懼都從胸口裡某個空缺裡奔騰而出。


--父さん。

--クレア。

他感到自己的呼吸又急促了起來,連體溫也像是淋浴雨中般逐漸的降了下來。

直到耳朵觸碰到了暖暖的溫度。帶著溫暖的熱度,誰柔軟的手掌輕輕覆蓋住クレアシオン的耳朵。他微微一抖抬首,視線對上了アルバ笑彎的明亮眸子。

「沒想到クレアシオン也會怕打雷呢。」アルバ的聲音沒能清晰地傳入耳中,不過只看他的笑容也能大概猜到他到底在說什麼。
而アルバ也沒在意到底對方有沒有聽見,維持著跪在對方面前同時伸手輕按住對方耳朵的動作,輕輕的笑道,「我小時候也很怕打雷哦,不過媽媽一這樣做的我就不怕了!」


他閉起了眼睛,開始按著某個特定的節拍左右的擺著頭。

孩子的手沒有按嚴實、只是剛好蓋住他的耳朵,這讓クレアシオン聽見了對方還稍顯稚氣的聲音正哼著一段旋律。

歌聲如同隔了薄紗一樣朦朦朧朧的傳進了耳中,其實並沒有完全擋掉響徹天際的雷鳴,卻莫名地能讓他安下心來。アルバ一邊哼著歌嘴邊掛著笑容,維持著同樣的動作過了好一段時間,似乎是確定了雨勢減弱之後才放下了手來。
他從跪著的姿勢改成了跪坐,收回來的手抬起替對方整了整蓋在身上的斗篷。


「吶吶クレアシオン,有好一點了嗎?」

「嗯。」

「太好了!」
看著同樣是無表情卻終於不再把自己包在斗篷裡的青年,アルバ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クレアシオン以後還會怕打雷的話就交給我吧!」アルバ昂首挺胸,一臉自豪的說著。

「以後?」

「嗯,以後。這樣的話クレアシオン以後就不會再被雷嚇怕了哦,像剛才這樣就可以的話、無論多少次我也可以做。

「……」

對於這種孩子氣的承諾他完全沒轍。

クレアシオン伸手摟過了對方,然後彎下身把對方給裹了在斗篷裡抱好。

「クレアシオン--?」

從斗篷裡傳來悶悶的聲音,他鬆手掀開了斗篷低頭,正好對上孩子蔚藍色的眸子。「還覺得怕嗎?」

在看見他搖了搖頭後孩子「嘿嘿♪」的笑出聲來。青年又收緊了臂彎,維持著相擁的動作連帶著對方重新躺倒在床上。


「要睡了嗎?」

「嗯。」

「嗯……那麼クレアシオン、晚安。」アルバ似乎也感到累了,老老實實地閉上了眼睛。

クレアシオン踟躕片刻,還是將一句「謝謝」吞進肚子裡,簡短地回了對方一句「晚安」。

雖然很想向對方毫不猶豫地作出在他看來沉重十分的承諾此舉道謝,不過他突然想到對方大概不會了解自己道謝的意味吧。

反正表達謝意不一定要用言語表達。--而且如果被追問起來「為什麼道謝」了要解釋可是很麻煩的啊。


這樣想著的クレアシオン看了睡得已酣的人一眼,伸手用食指指背拂過孩子的臉頰。


謝謝你願意陪在我的身邊。

他垂首,微涼的唇瓣觸碰到對方額角。

晚安。


而窗外漸大的雨勢跟不時響起的雷鳴,似乎都已無法打斷二人安穩香甜的睡眠時間了。

-


アシアルかわいい!!!!!

甜甜的2P太可愛了>////< 覺得肉麻的話對不起_(:3(悔意呢

求同好><(喂


朝日1.7.2014

评论 ( 5 )
热度 ( 11 )

© 朝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