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朝日❖

And the moon is the only light we'll see.


▶wrwrd/zm贔屓
▶FFXV/グライグ
▶刀剣乱舞/燭へし&にほへし
▶ハイキュー!!/クロ月

【ハイキュー!!/クロ月】Daily - Day 2

.ハイキュー(排球少年)/クロ月(黑尾鐵朗&月島螢)

.社會人x大學生的同居Paro,似乎跟很多太太都撞梗了不過因為很喜歡所以><(跪

.手機碼的文所以很粗糙TT


-


家門被打開的時候月島螢還躲在房間裡,指尖在鍵盤上敲打不停地為論文做著最後的修正,絲毫沒注意到那輕而細碎的鑰匙碰撞聲。

所以當玄關處傳來什麼東西墜地的巨響時,他毫無心理準備地嚇得肩膀一縮,急忙地站起身來往聲響傳來的地方邁步。


本來還預料著是盜賊進屋之類的嚴重事態,結果走近了玄關看見倒在地上的雞冠頭,月島螢一直緊繃著的神經才放鬆了下來。

在幹什麼啊,這個人……

月島彎下身去撿起被對方隨手扔在地上的公事包。靠近了對方後充斥鼻腔間的酒氣讓他不由得皺起了眉頭,於是他先把公事包擺到鞋櫃上放好,然後又重新彎下身去。

「黑尾さん?」月島推推黑尾鐵朗的肩膀,心裡暗忖著“如果不醒過來的話就只好把他拖進房間去了”又喊了對方的名字。


或許黑尾沒月島想像般醉得厲害,在月島考慮著把黑尾扔在哪裡才不會妨礙自己出入房間時,倒在地上的人靠著自身的力,撐著牆歪歪斜斜地站了起來。

「……螢?」頂著一頭亂髮的男人瞇起那雙黃色的眸子,目光直直地看著前方、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鎖定在戀人身上。

「怎麼了嗎?」難得看到平時一直吊兒郎當、處理事情看起來都遊刃有餘的黑尾難得如此狼狽的一面,月島也就耐下了性子,安安靜靜地等待著對方話語的後續。

黑尾眨眨眼睛,張口嘴巴似乎想要說什麼,結果又一言不發地歪歪頭,搖搖晃晃地向月島的方向走了幾步。


他注意到黑尾眸子下方重得過份的黑色陰霾,只是來不及開口對方就踏著搖搖欲墜的步伐走到了月島身前,一手環住他的後背一手摟住他的腰、收緊臂彎給了他一個有力的擁抱。

「唔哇、黑尾さん?……」

酒的味道好重……他的後半句話被吞沒在黑尾鐵朗的嘴裡,在舌尖相觸的時候月島嚐到了對方唇瓣所沾的酒味。

半細起眼睛,喊不出名字的苦澀味道以及戀人比起平時更無餘裕的樣子醺得月島都幾乎覺得醉了。


唇舌交纏過後黑尾抽離得很快,環在他腰上背上的手倒在收得更緊了。毛茸茸的黑色腦袋埋在他的肩窩裡,溫熱的吐息打在家居服以外外露的皮膚上感覺有點黏膩。

黑尾似乎在碎碎念些什麼。一向略顯低沉的嗓音在酒精的影響下變得更為沙啞,在耳邊囁嚅的感覺卻沒有情色的意味;分析著那零零碎碎的語句,月島得出了對方在工作方面不太順利的結論。

啊,這些事情黒尾さん完全沒跟我提到過呢--

這樣思考著的月島伸出手,指尖掃過黑髮輕輕的替對方整理著亂翹的髮尾。然後黑尾不知道是不是鬧騰累了,額貼在月島的肩窩裡安安靜靜地一言不發。

月島停頓了一下,默默的又繼續順著戀人的頭髮。

「……」


雖然黑尾這樣的一面的確難得一見,只是維持相同動作站了太久難免累人,加上對方壓於自己身上的重量,月島忍不住微感難受地開了聲。「黒尾さん,先去洗個澡把酒氣洗掉好嗎?」


最後還是連拖帶拉地把摟著自己不放的戀人帶到了浴室;見對方累得要命的樣子月島也不好放狠話,只好少有地順著黑尾的意思走。而在月島用濕毛巾幫他抹臉的時候,黑尾的酒就醒了大半。

似乎已經從微妙的脆弱狀態回復過來,黑尾又掛上了那抹沒心沒肺的笑容,笑嘿嘿地說道,「啊咧、今天的蛍ちゃん真溫柔呢。」

輕佻的語氣讓月島沒能聽出來對方到底是醒了或是還醉著。他讓黑尾坐到浴缸邊,面對對方的調侃依舊一臉澄然。


「請先好好洗個澡吧。」

「噢--」

「衣物的話,我等等會拿進來的。」

「好哦--」

也不知道黑尾是不是真聽懂了,總而言之月島先背過了身去,右手握上了冰涼的門把。

「還有呢,那個、黒尾さん……、」

「嗯?」

「辛苦了。」

沒有給黑尾回應的空間,月島就扭開門把離開了浴室。

還有請不要浪費水喔,儘快洗完出來吧--他站在門外不自然地補充。

而一個人被留在浴室裡的的黑尾鐵朗聽著門外掩飾什麼般的話語,彎起不再迷濛的眸子笑出了聲音來。啊啦啦,失態了呢。


-


近來萌黑月萌到了會呼吸困難的程度。(該去看醫生了)

感謝閱讀!


朝日21.9.2014

评论
热度 ( 33 )

© 朝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