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朝日❖

And the moon is the only light we'll see.


▶wrwrd/zm贔屓
▶FFXV/グライグ
▶刀剣乱舞/燭へし&にほへし
▶ハイキュー!!/クロ月

【ハイキュー!!/クロ月】暖かい

.ハイキュー(排球少年)/クロ月(黑尾鐵朗&月島螢)

.雖然tag黑月不過其實沒有在交往的黑月醬,不過是同居住人呢(複雜)

.大概是月島在東京唸大學剛好跟黑尾進了同一所大學的感覺

.設定和筆觸都很隨意TT(跪)&不是一般的短


-


東京入冬以後的寒氣足以使暴露在厚重衣服外的皮膚涷得生痛。


月島螢抬起手,朝著涷得發紅的指尖「呵」的呼了一口暖氣。指尖尚未被自己呼出的體溫暖起來前已經化為輕飄飄一縷白霧散漫開來。

「……真冷呢。」他聽見自己的聲音可笑地被冷得帶上一絲顫抖,於是他縮縮脖子又拉了拉圍巾,不知道是在遮擋寒風還是別的。


「還好吧,以前的冬天還可以更冷啊。」跟在他身後的人慵慵懶懶地搭著話,態度和語氣都顯示了他並不將這點寒意放在眼內的心態。

月島沉默了一段時間,最後在毒舌和順從回應之中選擇了不那麼費唇舌的後者。


「是嗎。」他冷得連掀動唇瓣講話也無力。

「是啊。」黑尾眨了眨一雙艷黃色的眸子,似乎是發現了什麽般又確認似的眨了一次。然後加快了步速從追在月島身後變成與他並速走著。

「螢會怕冷喔?」

「並沒有。」

「欸--」

黑尾彎起了薄薄的唇線,熟知月島性格的他也不去戳破對方的逞強,而是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抓住了月島細得過份的右手手腕。

月島揚眉,蜜色眸子朝黑尾的臉瞥了一眼又收回來。他無言地看著對方握住他手腕的手,不需開口也把「請問你在幹嘛」的鄙視意識表達得清清楚楚。


「讓鐵朗さん幫螢ちゃん取個暖怎麽樣?」

「……我知道了,這是性騷擾呢。」月島沒制止住自己開口吐槽,微微顫抖的腔調聽起來比平時已經稍帶軟糯的聲音更欠缺威懾力。

黑尾的笑意又深了一層。

「才不是性騷擾啊,」他笑著放開了月島的手腕,然後垂了手在風衣的口袋裡翻找著。不知道拿出來了什麼,他握了拳頭然後把手伸到月島的面前。

「來,給你。」

「如果是什麼奇怪的惡作劇的話,我會毫不猶豫地往你的臉上揍哦。」

「嗚哇、這是對待前輩應有的態度嗎?好啦,手給我。」伸出去的手僵硬地手心朝上張開來。黑尾一邊唸著「喏,好好拿穩哦」然後把什麼置到了月島的手裡。

「啊、」置於掌中的東西很輕巧可是正散發著讓人舒心的熱力。有一瞬間產生了被燙傷的錯覺,月島喚出聲之後看向自己緊握著的暖包。


「這是……」

「嗯?暖暖包。」

「什麼啊這個講法。……比起這個,黑尾さん你不要了嗎?」

黑尾擺擺手表示自己不需要。「就說給你了啦。」

「……謝謝。」


月島抬起左手也握住了小巧卻確實地在發著熱的暖包。似乎是連表情肌也被這份溫暖牽動般,他微微彎起眸子勾起唇角。

「好暖和。」

黑尾花了三秒沉默的時間去盯對方少有地柔軟的笑容,然後嘴邊也跟著揚起了難得不帶調侃而是發自內心的角度,順著話頭應了一句「對啊真暖和」。


「黑尾さん?」

「嗯?」

「等等下課後請陪我一起去超級市場吧。」

「好是好啊,有什麼想買的嗎?」

「火鍋材料之類的。」黑尾爽快地點點頭,又開口半調侃半嘲諷月島怕冷;而月島一邊有的沒的回著話,一邊握緊了手中的暖包。


真暖和呢。


-


^qqqqqqqq^黑月快去結婚(醒醒好嗎

感謝閱讀!


朝日21.9.2014

评论 ( 4 )
热度 ( 35 )

© 朝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