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朝日❖

And the moon is the only light we'll see.


▶wrwrd/zm贔屓
▶FFXV/グライグ
▶刀剣乱舞/燭へし&にほへし
▶ハイキュー!!/クロ月

【TEW】Joseb.

……不知道手機的排版會成什麼樣子嗯

-

・The Evil Within/Psycho Break的Sebastian&Joseph同人

・手機碼的質素有夠爛

・OOC,絕對的OOC

・時間點很奇怪,大概是Joseph搶了Seb的槍自殺未遂後,以及跟Seb再次分開之前( ´▽` )ノ

-

「我們先在這裡休息一下。這裡大概算得上是安全ーー至少在這裡轉了一圈我們還沒丟胳膊斷腿。」

「可是、Seb……ーー」

Sebastian一邊扶好搭檔讓他坐到地上,一邊這樣跟他說。Joseph的臉色還是蒼白得過份,講話也顯得有氣無力;皺起眉頭的他似乎想反抗Sebastian的決定,可是話未出口就已經被咳嗽嗆回喉間裡去。

「而且我也累了,需要休息。」Sebastian再次肯定他的意思,解下別在腰後的油燈,在倚牆半挨坐的Joseph身邊坐了下來。他不自覺地去摸置於胸口前口袋的酒瓶,「都三十好幾了,這樣一折騰啊……」

酒瓶是空的。他低低咒罵一聲,也不知道是在罵那個空瓶,或是自己,還是這裡的一切。

Joseph聽了他的話,雖然沒有放鬆嘴角的線條,鏡片後的目光卻稍微柔和起來。輕輕地咳嗽著,他看向陰暗而破舊的廢棄小屋裡唯一的光源,壓低了他的聲調。

「這真是一場惡夢。」

「搭檔,你發現得真有夠遲的。」

Joseph又咳嗽起來,咳聲中混雜了血液噎在喉間的渾濁黏稠的聲音。Sebastian下意識把手槍和武器推遠開去。

「Seb,放心,我不會……ーー我不會的。」

他的話裡缺了最重要的動詞。Joseph把那兩個字吞在肚裡。他覺得害怕,害怕那兩個字出了口,就會成為一種束縛。

一種無法阻止的衝動。

「我知道。不過維持著戒備心總是好的,這可是你說的。」

「我的確是這樣說過。」

Joseph垂下頭,視線的彼端是他那雙染了黯色血跡的皮質手套。他想起來握著槍桿的感覺,鼻腔間那股混著血腥的鐵鏽味道,冰冷的硬物抵在自己的太陽穴,扣動板機的指尖……

「Joseph,」

注意到他不太對勁的神情,Sebastian用力拍了Joseph的肩膀。「嘿,你已經捱過了幾次的發作。」

「……我知道,我知道的。」

他甩了甩頭,可是腦裡一陣陣間歇的銳痛和侵蝕思考的想法卻沒那麼容易被甩掉。

「被關在這種鳥地方,不悶出病來才奇怪。別瞎擔心。」

「……這不一樣。我這並不是站在懸崖邊短短一秒想往下跳的衝動,而是、而是ーー」

他的話句又中斷了,這次打斷它的是一陣聽起來急促又痛苦的咳嗽。Joseph的咳嗽好不容易止住,卻已經沒了接續剛才話句的意思。

「我們得行動了。」Joseph用手支撐著地面,站起身來的時候顯得重心不穩而搖晃。Sebastian跟著起身並抓住了他的手肘。

「你需要休息。」

「這樣繼續待在這裡無法使情況好轉,」Joseph拿起被放在一邊的油燈,側過頭看他的搭檔。「還可能使情況變壞ーー我必須找點什麼填滿我的腦袋阻止我胡思亂想,而敵人的鮮血和殘肢似乎是個不錯的選擇。」

「……你可別亂來。」

Joseph眨動眼睛,稍一停滯之後露出了到來這邊世界後的第一個笑容。

「當然。我可是有個得依靠著我的搭檔啊。」

Joseph輕聲笑了起來,把舉著的油燈遞到Sebastian臉前。

「真慶幸你還記得這點。」

Sebastian拿起置在地上的武器,然後接過了對方手上的油燈。

「動身了。」

-

就是這樣沒頭沒尾的……意識流

新入坑發現糧食好少真是心酸TT 求喜歡TEW的太太們來聊個天或者交換糧食TT

Joseph好可愛!!!TT 哪裡還能找到那麼可愛的30代!!!(到了最後還是要癡漢一下)

手機排版大概很難看but謝謝閱讀到這裡的各位!!跪求同好orz

朝日
28.12.2014

评论 ( 10 )
热度 ( 34 )

© 朝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