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朝日❖

And the moon is the only light we'll see.


▶wrwrd/zm贔屓
▶FFXV/グライグ
▶刀剣乱舞/燭へし&にほへし
▶ハイキュー!!/クロ月

【刀剣乱舞/燭へし】金平糖

甘い



.烛台切光忠&へし切长谷部

.少量长谷部於黑田时代的捏造

.并没有在交往,烛台切单箭头长谷部风味

.跪求同好


-


初春的黄昏,温度相比起白天时显然下降。沾在裸露皮肤上的丶以及呼吸进胸腔之间的空气都带着恰好的微凉,包裹每一具因为战斗过後而体温骤升的躯体,为出阵的一行人稍微舒解了於战场上积压下来的倦怠感。

这次的战绩可以说是使人极为满意。部队既是无伤将强敌击退,一路下来更是搜括了不少资源;这显然使审神者心情异常愉快,居然是让部队众人趁着夜幕尚未低垂,带上本丸库藏不多的小判前往万屋,各自选购一项自己喜欢的东西。


「每人选一样东西吧,就当是给大家的小小奖励。」

审神者笑得开怀。烛台切光忠听了这话也是笑了,只是苦涩意味甚重——还说什麽奖励呢,能把付丧神们当成小孩子看的审神者大概都就这一人了。

站在他身边的へし切长谷部倒是脸色凝重。烛台切的笑容里苦涩意味更深了几分;他并非无法理解长谷部的担忧。本丸所存的小判的确谈不上有多少馀裕。

烛台切伸出食指轻轻搔了脸颊,有点困扰的想着怎麽能令身旁的长谷部放松那紧绷得让短刀都倒退两步的面部神经,意外地在注视对方的同时,发现那一双藤紫的目光在万屋内的某处居然是有了落点。


他顺着对方的目光看了过去,锁定了长谷部视线彼端的物件之後,他又是弯起了唇线。这次他倒是笑得柔和。

「长谷部くん。」

如此唤了他的名字,藤紫就向他的这边扫了过来。烛台切眨了眨灿金的眸子;「长谷部くん喜欢吗?——金平糖。」


对方所注视的,无疑就是置於柜台上,那堆装着色彩各异的糖果的玻璃容器。听了他的话,长谷部一瞬间显然感到不太自在,却很快地给出了肯定般的点头作为回应。

平日看上去如此严肃而不苟言笑的长谷部,意外地是个甘党呢。烛台切讶异一刹,但并没有把心底的意外摆到脸上,只是偏了偏头。

「那麽就买了吧?主上也说了,是奖励呢。」

「我不希望为了私欲,浪费本丸贵重的资金。」

非常长谷部风格的答覆。烛台切看着对方端正拘谨的神态容姿,莫名地开始想像——对方在将小巧糖果置於舌尖之时,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只是他的想像力有欠丰富,还没能拼凑出任何画面,嘴巴就先自行动了起来。

「那,我跟长谷部くん两个人买一盒金平糖分享吧。这样既能达成给自己购买奖励的主命,也能稍微减轻本丸的负担。反正我也刚好想吃点甜的,呐?」

烛台切的笑容依旧很是柔和,言辞和语气都蕴含足以让长谷部踌躇丶甚至退让下来的说服力。长谷部盯着他的视线不挪开一分一毫,短暂的沉默思索之後还是折服下来,再次点了头。


审神者得知他们决定两人分享一盒糖果之後,嘴里念着「明明不用客气的」,把那盒糖果递向了他们两人的方向。

烛台切没有表现出要伸手接过金平糖的意图,长谷部也就迎了上去,双手把审神者手中的玻璃盒子接了下来,恭恭敬敬地道了谢。见对方将盒子拿在手中时丶表情相比刚才显然放柔,烛台切一双金眸弯成好看的月牙形,也不再苦恼怎麽让他放松那吓倒短刀的面部表情了。


然後有了这样一副景象:晚膳过後,长谷部穿着武装解除後的轻便长袍,手捧那盛满金平糖的玻璃小盒,坐在了本丸外面的台阶之上。烛台切也没料到会目击对方孤身静静正座的景像,犹豫一刻之後才靠了过去,试着向对方搭了话:「长谷部くん,你在干什麽呢?」

被唤了的男人很快地抬起头来,看向烛台切的方向时眼神略显柔和。他没有正面回应对方的问句,而是轻晃手中容器。

「要吃吗,金平糖。」

他的邀请很淡然直白,但对於对方这少有展露的好意,烛台切还是笑着迎了过去。长谷部在烛台切於身边坐下之前,把一颗金平糖放进嘴中,然後看了身边隔了半臂距离的男人一眼,随即伏下眼帘。他的唇线紧闭,似乎在对出声与否感到踟蹰;烛台切觉得好奇,正要开口询问,就被对方唐突地吐出的言语截停,他於是把话句吞回了腹中,倾耳聆听少有地由长谷部主动打开的话题——


「其实我并不喜欢吃金平糖。」

长谷部突如其来的剖白,让烛台切有点愣神。穿着长袍的人让糖果於舌尖转动,轻敲前齿,传出细微的碰撞声。他稍微含糊声音:「我从没吃过金平糖。可是长政大人——丶……我的前主,非常喜欢这种糖果,所以、」

——我也就想试试看,他那曾经喜爱的味道。

烛台切第一次听见这把刀提及织田信长以外的人。他轻抿唇,听了对方微微低沉的语调,决定不再深究,只是轻轻绕开了话题。

「那麽,如何?金平糖的味道。」


长谷部微微歪头,像是细致品尝般,让小巧的糖果再次滚动到舌尖。在月光洒落两人身上之下,烛台切首次目睹长谷部嘴边勾起如此柔和的浅淡笑意,一双紫瞳的眼角染上薄薄的红。

「很甜。」

——要试试看吗?他将纯白手套褪了下来,然後在盛着金平糖的小盘里,挑出了一颗黄色的糖果,送近烛台切的嘴边。


「欸,我可以吃吗?」

「这是我们一起买的吧。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分享。」


於是烛台切张口,把对方捏在指尖的小巧糖果吃进嘴中。那甘甜的味道迅速在口腔里弥漫开来,烛台切看向面前勾着笑询问他感想的长谷部,唇齿间溜出一句轻声感叹。

「……好甜。」

对吧。长谷部弯起眼眸,又吃下了一颗金平糖。烛台切更凑近他一些,察觉对方并无任何抗拒的反应,也再拿起一颗糖果放进嘴中。


真的,好甜。

初春的晚上理应渗透凉意,但吃进嘴里腹中的甘甜似乎隔绝了一切寒气。

亮金眼睛看向噙笑享用金平糖的男人,然後望向对方手中的玻璃盒子,默然估量着离最後一颗金平糖被吃进他丶或对方腹中之前,还有多少时间。


End.


-


像长谷部一般的坚物,是甘党的话一定很有反差萌感

莫名地被打到於是用了很多太太都描写过的金平糖作了题材><


谢谢CWHK上每一位有把这份无料拿到手中的太太!各位开学快乐……


朝日

31.08.2015

评论 ( 2 )
热度 ( 54 )

© 朝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