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朝日❖

And the moon is the only light we'll see.


▶wrwrd/zm贔屓
▶FFXV/グライグ
▶刀剣乱舞/燭へし&にほへし
▶ハイキュー!!/クロ月

【刀劍亂舞/にほへし】傻白甜

與玄爺合作的接文vol.3


-


.日本號&壓切長谷部

.您好!您正要閱讀的文章含有OOC內容極蘇的日本號與少女長谷部與OOC的御手杵),敬請注意(玩什麼

.激甜,沒有內容,沒有主題,就只是甜

.日本號side:玄爺,長谷部side:朝日


-


  「哈啊──累死了累死了。」


  只見一個身長一米九五高大男人,天下三名槍之一的日本號快速邁步往本丸前進,完全拋下了後頭同為遠征隊伍的其他同伴。

  現在他一心只想做一件事,不過還是得先衝到放著各種酒類的酒窖裡去拿幾個酒壺出來再說……酒癮發作真是要不得啊。

  「哦……有了有了。」

  日本號大手一撈,拎了幾壺他最愛的日本酒後,出了酒窖繼續在長廊上走著。  一路上遇到了幾把小短刀打了聲招呼,接著繼續大步前進,最後總算抵達目的地的房間前,唰地拉開紙門,二話不說直接朝著正背對著自己辦公的男人走去。

  然後,他酒壺一放,身體一趴,雙手一伸,不由分說地圈住那人腰際,並將整顆頭貼在對方的後腰處蹭了蹭。

  「啊──好累──」拖長了語調,語氣裡盡是掩藏不住的疲倦。

  腰部被男人環抱住的人不動分毫,也不回頭,就只是繼續低頭書寫著公文。

  壓切長谷部一邊動著筆,一邊冷冷淡淡地發聲:「喂,日本號,你在幹嘛。」

  他聽見男人又扯長聲調嚷了句「好累」,身後再度傳來對方以頭部磨蹭自己後腰的觸感。這讓壓切長谷部停下了書寫的動作。
 

 「你礙著我工作了。」

  話是這樣說,但壓切長谷部並沒有放話讓他鬆手,也不對男人的動作展露厭惡態度。他由得日本號雙手環抱自己的腰,清楚對方看不見自己當下的表情,壓切長谷部的雙眸微微彎起。

  「哈啊……公主殿下還真冷淡啊……心裡永遠都只有工作,我可是遠征二十四小時才剛回來吶——」壓切長谷部的冷淡反應讓日本號心裡其實還是有些不滿,即使他早就清楚這完全是預料內的事,但日本號隨即就將這負面情緒給拋到腦後,繼續騷擾自家戀人。


  「……話說你知道他們有多過分嗎——?居然用猜拳來決定遠征當晚守夜的人選……而且還是守整夜不能換班……」回想起新選組裡面提出這提議的那兩個小惡魔,日本號只覺得現在的孩子是怎麼了?「然後……然後啊……」

  話說到一半,覺得光是抱而已十分不過癮,於是日本號隔著白色上衣在腰側腰後落下了好幾個吻,不時用鼻尖輕蹭,甚至不安分地伸手揉了揉對方那彈性極好觸感極佳的臀部。


  不過他還是很識時務的,在壓切長谷部炸毛之前收手,恢復成最初他趴抱著男人腰際的動作。

  壓切長谷部因為日本號的動作而直了直腰,漫不經心地聽著他的抱怨,對他愈發不安份的動作是懶得作出反應。

  對方拖長聲音的抱怨繞在耳邊不去——守夜、整夜、不能換班。打刀揚了揚眉,腦裡飛快地轉過幾個念頭,很快就鎖定了對方所參與的遠征隊伍裡,最有可能提出如此苛刻建議的兩個最佳人選。

  讓一人獨守整夜實在太過危險,一夜不眠不但會使人精神渙散而無法好好善戒四周情況,更可能影響翌日的戰鬥表現。

  壓切長谷部思及這點,決定要在完成工作之後去好好斥責提出這個建議的兩人——而這個舉動背後並無私心,絕對沒有。他這樣想著,也不知道是要向誰澄清什麼。

  他放下了筆,背過手去,毫不留情地拍那蹭在腰後的腦袋。「累了就去睡,別在這礙著我工作。」話語間雖然是摻著刺,但壓切長谷部的語氣聽起來卻意外地柔和。

  「啊……那我要在這裡睡──就這麼決定。」

  日本號緩緩動起他龐大的身軀,然後目標朝著壓切長谷部正坐著看起來很好躺的大腿前進,像隻毛蟲般地蠕動,接著把頭鑽進對方和矮桌間的間隙,成功地枕上了大腿,他夢寐以求的膝枕。

  不過最後即使猜拳猜輸,日本號還是硬拖著同為槍好夥伴的御手杵作陪,而為了驅走睡意,他們兩個大男人在守夜的時間裡邊喝著日本號隨身帶著的酒邊聊了許多兒少不宜的深夜話題……至於是什麼內容?這是秘密。

  「……」

  壓切長谷部看著大咧咧地將頭枕在自己腿上的日本號,沉默下來。日本號的一頭亂髮在腿上胡亂蹭著,讓他覺得不大自在,於是伸出手去拍腿上人的臉頰:「喂,你很重。給我起來。」

  然而正三位殿下睏起來時就不是一般的不講道理。日本號不搭理壓切長谷部的抱怨,反倒是調整了一下位置,使自己睡得更為舒適。他看對方大大打了個呵欠,又推又拉都沒能將他的頭從自己腿上移開,只好默默歎口氣,再次執起了筆,書寫未完成的公文。

  直到被自己的頭枕在底下的腿的主人不再阻止,重新將注意力放回尚未完成的公務上後,日本號偷偷睜開其中一隻眼,觀察著專注於工作上的自家戀人,而這時他也才注意到了壓切長谷部眼下的紫黑。

  ……果然也熬夜了嗎?

  日本號十分清楚眼前的壓切長谷部要是被交代的事沒有處理完畢是不會停下的個性,然而,用說的是絕對無法讓這位主命至上的傢伙乖乖去休息,於是日本號這麼做了──


  「長谷部……睡覺……」

  男人翻過身將臉埋進對方懷中,並用雙手環抱著腰際,接著一個施力使人重心不穩往後躺倒的同時,為了不讓人摔著,日本號眼明手快地抬起身子伸手護著壓切長谷部的後腦。

  「うぃー睡覺睡覺──」

  順利讓人躺下後,再用自己的體格優勢壓著人不放,不給對方有爬起來繼續工作的機會。

  重心失衡、眼前景色一花,反應過來時,寬大的手掌已經墊在腦後,腰上被對方環得很緊。日本號的重量壓在上身,讓壓切長谷部的連番掙扎都宣告無果。
  「放手、我還得工作……」

  壓切長谷部硬是用力試圖推開對方,但槍與打刀間的體格及力量差實在太大,他的幾度嘗試換來的都只是日本號收得更緊的臂彎。
  這使他不得不選擇放棄掙扎。一直維繫著意識清醒的專注力在切斷之後,昨夜因處理公務而整夜未眠的壓切長谷部感受到了濃重睡意的湧上。日本號比他稍高的體溫就在身邊,開始犯睏的他緩緩闔眼,往戀人的方向更為靠近過去。

  在徹底陷入睡眠之前,壓切長谷部像是想起了什麼般又抬起了眼瞼,下意識用手攥了日本號胸前的衣料。

  「──日本號……、歡迎回來。」

  因為睡意浮上而稍顯迷糊,也不顧他聽得清楚與否,如此吐出的壓切長谷部,再度閉眼並陷入睡眠。



---------

おまけ

  「蜻蛉切,你知道嗎?日本號他居然跟我說比起巨乳他偏好貧乳!」

  「……御手杵殿,你們遠征那晚該不會就是在聊這類話題?」

  「對啊……唉唷反正你聽我說啊蜻蛉切,貧乳有什麼好?完全沒有手感啊!是不是!就是要巨乳摸起來才正點!」

  「呃……」

  「而且日本號還為了主上給的片子裡的女優類型跟我吵起來欸,這樣對嗎?我們不是好夥伴嗎?」

  「……」

  在三名槍的房間裡,御手杵很是起勁地分享著遠征當夜跟日本號的聊天內容,蜻蛉切一邊聽著一邊對於要給出什麼反應感到困惑,兩人顯然都沒有注意到佇立於紙門外的人影。

  壓切長谷部手上拿著翌日出陣詳細資料的文件,本想將其交予日本號,只是他走遍了好幾處都找不到男人的身影。他想起了與日本號關係甚好的兩位槍男士,稍稍思索之後打算到訪他們的房間,看看會不會找得著日本號;沒想到人是沒找著,倒是聽見了另外一些無關的資訊。

  貧乳、女優?

  打刀一揚眉,藤色的眸細起——這些內容他可從來沒從日本號的口中聽見過。

  御手杵似乎還在分享他們的聊天內容。壓切長谷部緊了緊握著紙張的手,在門前多待一刻,又發現既然日本號不在那自己也沒繼續停留在此處的必要,於是捏著幾張資料,腳步轉向,回到了自己與日本號的房間。

  日本號補完眠後,決定到澡堂去洗個澡放鬆身心,在澡堂門口無意間遇見了也正好要和自己做同樣事情而抱著裡頭放著毛巾和乾淨衣物木盆的其他刀劍男士,起初原本打算快速洗一洗不打算多逗留泡澡的他,由於在浴池裡邊和其他人聊天聊得十分愉快而忘了時間,直到泡在熱水裡有些久使得自己的頭開始發昏才爬上岸。

  「うぃー真舒服……」男人身著印有黑田家紋的浴衣走在長廊上,肩上還掛著一條毛巾披散著頭髮,一路上被也曾經待在黑田家的短刀小夜左文字給攔了去路表示需要幫忙,於是日本號也二話不說地答應了,結果最後真正回到房裡時已經過了兩小時。

  一拉開紙門,只看見自家親愛的公主殿下臉色不是很好地正坐在房間正中央,似乎是在等著自己。

  「……嗯?」

  「啊啊,你終於回來了。」

  紫眸映進對方穿著浴衣、一臉輕鬆的推開房門樣子。壓切長谷部看著日本號向自己的方向靠近,將從剛才到訪槍的房間時就已經捏於手中的紙張,塞進了對方懷中。
  「明天出陣的資料,給我好好記起來。」如此放話的時候,就聽見對方漫不經心地喊了句公主殿下,然後話句內容是對於自己心情不佳的表現作出了詢問。於是抬眸看了散著髮的男人,沒有正面回應,只是回以問句:

  「你上一次遠征不是守整夜了?」壓切長谷部揚眉,看著對方點點頭後,繼續發問:「一個人守了整夜?」話到一半,雙眸就皮笑肉不笑地彎成了好看的弧度。


  「……呃、」好吧既然被拆穿了,那麼他也不好再繼續隱瞞下去,不過說實在的這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只是……壓切長谷部不高興的點應該不是在於自己並非獨自一人守夜這上頭吧?但日本號卻怎麼也想不透到底是哪一個地方惹了他家小公主生氣了。「其實我還有叫御手杵作陪……」

  仔細觀察著對方的表情變化,判斷這時候不好再用平常嘻嘻哈哈的態度對著眼前正在氣頭上的打刀說話,於是日本號難得正經並端正地坐在壓切長谷部面前。

  「嗯……怎麼了?」


  「啊啊,御手杵嗎。」

  對剛剛才聽見御手杵的發言的他來說,這是意料之中的,但他還是似是瞭然地點了點頭,是嗎,這樣說著。

  日本號端正的坐姿可說是極為少見,察覺對方可真是會讀空氣的壓切長谷部,雙眸筆直的視線盯在戀人的臉上。日本號顯得幾分困惑,想是在猜測自己壞心情的表現到底是由什麼原因造成的。

  於是繼續開口的壓切長谷部,又拋出了另一問題:「兩個人守整夜,」他微微偏頭,給予對方極大提示:

  「聊了什麼?」

  「聊了什——……」

  好啊,這個御手杵居然說溜嘴……等等,但仔細想想那傢伙也並不是那種管不住嘴巴的人,至少在真的不該說的話題是不會——噢。

  「啊。」還拿在手上的出陣資料讓男人推敲出了會造成現在情況的前因後果,就算不是百分之百正確也八九不離十,壓切長谷部絕對是有到槍房去找過自己了。

  可是聊這類的話題是一般正常男人都會做的事,即使他們本是武器,可現在他們擁有人形,除了本體別被破壞就不會消失之外,其他任何地方都與普通人類無異。

  「我說公主殿下喲……」日本號左思右想,為何壓切長谷部會對於自己看了主上所帶回來的東西如此不高興,該不會……「難道在吃醋?」

  日本號中途截停的話句,只讓壓切長谷部將那停頓解釋成他的心虛。他盯著沉默不語的男人,挑起一邊的眉毛。

  老實說,壓切長谷部並不是那種因為戀人看了所謂「兒少不宜」的東西,就會婆婆媽媽地糾結戀人是不是對自己失了興趣的人。

  ——但這是第一次聽見戀人提及自身喜好。

  他並不是質疑對方,只是唐突地重新意識到男人的這種正常生理需求,突然喚起了莫名的焦躁感。

  壓切長谷部的這種心情,輕易地由日本號的問句命了名字。他眨眨眼,卻是不願意在男人的眼前示弱,於是維持著平淡的語調和淡然的表情,作出回應。

  「不?只是對正三位殿下的喜好感到好奇。」他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撥了長及眼睛的前髮。

  「喜好……嗎?」

  聞言,日本號忍俊不住地大笑出聲,無視於對方惱羞成怒地吼了自己的名字,長手一伸將人給攬進懷裡,收緊雙臂不給人有掙脫的機會,「那你應該有聽見比起巨乳,大叔我更偏好貧乳吧。」

  男人將下顎底在對方頭頂,不待壓切長谷部回應又接著繼續說:

  「我親愛的公主殿下也絕對有聽見御手杵說,我為了女優類型和他吵起來的事。」

  壓切長谷部對於日本號所言只有發出一聲冷哼,但男人並不在意,反而低頭在對方光裸的脖頸張嘴輕咬了口後,還戀戀不捨地用唇在自己留下的齒痕上頭輕輕摩娑。

  「……短髮、紫藤色眼睛、貧乳、身高必須得要有178,」語帶笑意,大掌不安分地從衣襬鑽了進去輕撫著腰際。「這就是大叔我喜好的女優類型。」

  聽著日本號的話,壓切長谷部感覺他那一頭亂髮蹭在頸邊、然後又用乾燥的唇在自己的頸邊輕輕落下親吻,抿起了唇。他想了想對方話句裡的幾個形容詞,遲鈍開始將那些異常有熟悉感的形容詞組織起來。

  「……喂、」

  然而反應過來他話語裡指的內容時,帶著薄繭的手已經探進衣擺,觸上腰間的皮膚。壓切長谷部皺起眉頭,試圖抓住他的手阻止他的動作。

  日本號依然繼續著動作,觸碰之間也漸漸漫延開來熱度。仍然沒徹底平息焦躁的壓切長谷部掙扎著,並沉下聲音開口:
  「所以,你是將你的戀人當成什麼了——女優?」

  「……欸?」沒有想到自家戀人的思考方向會偏成這樣,日本號有些反應不及地征了征,然後在壓切長谷部真正爆氣前趕緊安撫情緒並解釋。「唉……我的小公主怎麼會這麼想呢?為什麼要把自己和女優相提並論?」

  「你不在的時候,大叔就只能靠著主上從現世帶回來的片子跟右手,解決生理需求啊──」日本號側過頭在對方唇角上偷了個吻,放軟姿態將頭埋回頸肩處胡亂蹭了蹭。

  「要是公主殿下真的不喜歡,那麼我把那些東西還給主上就是了、吶。」

  「不,」

  壓切長谷部舒出一口氣,伸手輕拍那埋於自己頸邊的頭。

  他自覺自己雖然有時較為固執,但還不到無理取鬧的地步,只是真的跟戀人起了零碎爭執時,退讓的似乎大多都是眼前的男人。此刻亦不例外,日本號軟的聲音讓他焦躁的神經平靜下來,而他的氣也因對方連番的安撫而消了大半。

  他亦並非要剝奪對方滿足生理需求的途徑,所以在戀人再度重覆「我真的可以將那些東西交還主上」時,堅決地搖了搖頭。

  「不必。」

  壓切長谷部貼近戀人的體溫,闔起了眼。

  ……

  ……

  「所──以──事情解決了,大叔我可以開動了吧。」

  「──!」
  

End.




Free Talk
おまけ還比正篇字數多,這是什麼巫術?!

不行了日本號媽機有夠蘇,自己敲的自己都要受不鳥惹_(:3 」<)_

看一個大叔撒嬌完全無違和又是什麼巫術!!!!

by *$U)@#*U&$&)#$(語無倫次)的玄爺

おまけ跟正文是不是應該反過來www

我也覺得日本號好蘇,而且這個黑洗真少女我下次再改善下(

看日本號撒嬌我居然覺得好可愛我是不是已經沒救了

順便高呼一聲玄爺拉燈王

by )w(*$&)(*$&@)(也語無倫次)的朝日


謝謝閱讀!

08.10.2015

评论 ( 9 )
热度 ( 78 )

© 朝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