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朝日❖

And the moon is the only light we'll see.


▶wrwrd/zm贔屓
▶FFXV/グライグ
▶刀剣乱舞/燭へし&にほへし
▶ハイキュー!!/クロ月

【刀剣乱舞/燭へし】アメジストのような

まるでほうせきみたい


-


.烛台切光忠&へし切长谷部

.台湾烛へし60分创作的题目:「并肩作战」,虽然好像偏题了ry,而且我寫的絕對不止60分,對不起o<-<

.意识流,光忠单箭头长谷部风味

.来勾搭同好……!


.アメジスト,紫晶。


-


  へし切长谷部一向行仪端正,举足投手之间往往都端庄得过份,从来不显露出一丝一毫的横暴。


  烛台切光忠不得不承认,へし切长谷部显露出的这种上品氛围,正正就是吸引住他目光停留在对方身上的原因之一。


  但这仅仅限於へし切长谷部那银刃尚未出鞘之时。


  烛台切光忠亲眼看见过へし切长谷部姿势标准而神情凛冽地拔刀出鞘——打刀扫视着战场,嘴边勾勒着自信而不乏开怀笑意的弧度,锐利的目光显然因为兴奋而闪动出了平日少见的神采。


  在烛台切光忠的眼前,へし切长谷部身侧的气场一下子沉淀下来;他好战而近乎威严的压力不但压倒了敌人的气势,也夺走了烛台切光忠的目光。


  从那天起,於流金眼眸之中就总是映照着一抹紫色,未有一刻停止过捕捉那道身影。


 


  アメジストのような




  距离烛台切光忠正式升进第二部队里,已经过去了不少时日。个性较为温和的他跟其他队员毫无相处的障碍,倒不如说是已经成功跟其他刀剑男士打成一片。


  但他的这套明显无法於二军队长——へし切长谷部的身上通行。直至今天,へし切长谷部跟烛台切光忠的交流依然仅限於下达指示丶汇报战况的简单沟通之上。へし切长谷部对於烛台切光忠的温柔并不太受用,无论太刀如何尝试打破跟他之间的隔阂,作用依然不大。


  伊达男倒是不着急,获得へし切长谷部近乎无视的反应之际,总是一笑一扬手,便不再将他的冷漠记在心头;过了半刻之後,又笑得一副自然的样子,重新向自家部队长搭话。へし切长谷部偶尔搭理他两句,更多的是摆着一副扑克脸作无视状,甚至沉下脸色对他作出责备。


  然後烛台切光忠又会笑笑,才终於完全专注於战斗之上。



  今天也不例外。


  第二部队获得了审神者指派到镰仓执行任务。对他们来说,这是个完全陌生的地带,他们从未到来此处跟历史溯行军有过任何一场战斗。或许是因为对地形的不熟悉为他们带来了紧张感,即使是在队里已久的队员——比如狮子王丶比如浦岛虎彻的发挥都稍稍不如平日。不论是刀装的损耗程度还是身上挂彩的频密度,都相较平日上升不少。


  へし切长谷部估量着形势,下达了撤退回本丸的指示。他在狮子王及浦岛虎彻的肩上一拍:「别一副丧气样。不想下次也中退撤退的话,回去後就给我再好好锻炼。」

  听着自家队长言辞锋利但语调却极为柔和,烛台切光忠不禁弯了眼睛,正要开口——


  「警戒!」


  他听见了刚才还算柔和的声调一下子上扬,那声线中的绷紧让他也不禁立刻将右手握上了太刀的刀柄。他还听见了从不远处传来的吆喝声,以及马蹄击落地面的声响。


  「是敌人的追击部队!鱼鳞阵,准备迎击!」


  へし切长谷部迅速地整理出了现状,给出了清晰的指示之後,当上了冲於最前方的先锋,仗着自身的机动力,先行将往面门直击的短刀斩杀。於队中算是高机动一员的浦岛虎彻也跟随而上,向敌方太刀挥去攻击,却是没能贯穿对方的刀装。


  而形态扭曲的敌人,其中的大太刀一挥动银刃,清脆的响声随即落入所有刀剑男士的耳中。迎在最前方的へし切长谷部其中一个刀装碎裂,浦岛虎彻及歌仙兼定的刀装全数化为了灰色的碎片,落於战场的泥地之上。


  烛台切光忠看了此情此景,一怔神之後看着眼前尚剩几振敌刀,又见狮子王与其他刀剑的身上都已经挂了中伤程度的伤,不禁去看了一眼队伍中唯一与自己同样只有负着轻伤的打刀。他意外地发现,へし切长谷部同样也在看着他:


  「烛台切丶还能战斗吗?」へし切长谷部的声调里依然冷静得很,於是烛台切光忠的慌乱也得以降温。

  

  「欸丶啊丶没问题哦!」


  「那好,烛台切光忠留下来,其他全员立刻撤退回本丸!」


  へし切长谷部给出的指示让队员们一瞬间的瞠目。他却像是没有闲功夫去解释一般又转身去格挡了敌打刀的一下攻击;歌仙兼定沉吟短短一刻之後,不放心地开口:


  「长谷部,你们两个人真的撑得住吗!」


  「啊啊,要走就快走!」


  歌仙兼定一皱眉之後,向烛台切光忠抛去一个「拜托了」的眼神,向几位中伤的刀剑男士发施号令,领着三人踏上了回去本丸的路。烛台切光忠也想着へし切长谷部的决定应是最能提高胜算并减低伤亡的方案——几位受了中伤而刀装脱落的刀剑已经无法再承受作战的风险,由轻伤而炼度较高的他与队长留下作战,应是足够解决眼前的几把敌刀。


  他瞄见へし切长谷部似乎陷入苦战,久久仍未将眼前敌人放倒。於是烛台切光忠便不再多想,提着刀上前,一下重击击落正在跟へし切长谷部纠缠的打刀臂上。他的刀划过了无暇抵抗自己的敌人颈上,沉重的躯体落地发出一声闷响。



  へし切长谷部睁着眼睛盯他半响,满意地笑了起来——这是烛台切光忠第一次看见他向自己露出笑颜。他似是有点惊讶烛台切光忠的攻击如此奏效,便仰了仰首:「干得不错。」他在讲话的同时,又以刀去格住另一打刀的攻击。他顺着对方的力道将刃面击开,趁那刀身歪斜的一刻便将锐利的本体插进了敌刀的胸膛。


  烛台切光忠看着他流畅而自然的动作,还有飞溅过并沾在他脸上的红色痕迹,有点愣神,便听到了へし切长谷部夹着笑意地扔下颇为狂傲的发言:


  「可别拖我後腿了啊,烛台切光忠。」


  へし切长谷部用雪白的手套擦过脸颊,拖拉在布料还有脸颊上一道浅浅的血色痕迹。他又动作起来,穿着黑色皮鞋的脚尖撑在地面一借力,善用着他极高的机动力和灵巧的动作跃至了正在采取攻击的溯行者面前,那动作敏捷得近如瞬间在烛台切光忠的眼前消失又在别处倏然出现。


  紫色长袍顺着风的吹动而翻飞,掀起了波澜的弧度,扬在混着沙土和血气的空中。布料随着银刃划下流光线条之时摆动,时而飘扬丶时而缠上打刀的腰身,划着漂亮的曲线。烛台切光忠注视着紫色晃动,恍神一刻才赶忙迎上去,为へし切长谷部挡下了他身後意图进行夹击的溯行者剑刃,以刀尖插进敌打刀的腹部拖动,直至它失去平衡跌落地面。


  へし切长谷部逮住他解决敌方打刀的空隙,刀身不作停歇地划在眼前敌人的身上,逐渐让它的伤势一点点的加重,并灵巧地以鞘挡去往面门刺来的刀刃。


  烛台切光忠护在他的身後,将所以上前意图攻击他们的溯行者的攻击抵挡下来。他强悍的打击力往往使溯行者的迎击之後就会因过於强大的冲击力而虎口发麻,动作一个停顿甚至是一个大意地没抓紧刀柄,刀身落地便宣告了它的战败。烛台切光忠倒转刀尖,将锐利的一端插落敌刀的胸膛,然後抬了眼去看身後处於作战途中的队长。


  最终是在へし切长谷部刀刃拖上最後一名站立着的溯行者颈项上之时,烛台切光忠的神经才随着敌人扭曲的身形以同样扭曲姿势落地之後,才真正放松下来。他并不太在意自己的伤势由轻伤加重到了中伤,只是转动手臂,将刀上沾的血液全数甩开。



  他朝着へし切长谷部笑了起来,金色的眸子弯弯的成了月牙形状:


  「终於结束了呢,长谷丶部……丶」


  话语由从身後冒出并直冲他面门的敌方短刀打断。他盯着往眼前冲来的位刀,动作却不足以快得能立刻举刀阻挡攻击,也不足以让他反射性作出闪避。他开始後悔着自己的松懈大意:没有确认敌人全数歼灭就放松戒备。


  糟糕了——这样想着的烛台切光忠,只来得及下意识地闭上眼睛。他预想着疼痛的降临,岂料却只听到了啪啦啪啦的碎裂之声。



  ……


  缓缓睁开眼睛的他,看见了へし切长谷部一脸淡然地提着刀丶盯着躺在地上经已碎裂成几份的短刀。阴影之下的紫眸半敛,隔了几秒,抬起来望向了他:


  「啊啊,」


  结束了。  



  烛台切光忠将战後高昂的情绪平复下来,看着自家队长环视四处,确认环境安全,又见他蹲下身来,检视溯行军身上所留的刀伤痕迹。他本想开口说一句「谢谢」,结果出口的却是带着太过高昂情绪的赞美之言:


  「长谷部くん真的非常帅气呢!」


  话语的唐突或许是使へし切长谷部感到莞尔十分,又或许是他真的感受到了烛台切光忠语气之间的由衷。打刀的居然唇线似乎有着几分上扬:


  「是吗。」



  他这样说,并抬头望向了他,少有地跟他对上目光。太刀不由得因此而睁大了双眼。他注视着对方藤紫色的眼睛,从那如同他本体刀身一般直率的紫色之中,烛台切光忠从中找到了自己的身影。


  从へし切长谷部的眼中捞获蜜金色彩,这还是第一次。


  眼前的打刀不管他的动摇,径自继续语句:


  「你很有实力,以後也拜托你了。……还有,烛台切光忠,」



  ——说到帅气的话,你也不赖啊。



  然後烛台切光忠看着へし切长谷部眯起眸子,在脑中迟缓地过滤分析他的话句,好久好久之後,才在へし切长谷部要翻身上马的时候,将错愕转化成音节并唤出了声。


  「长谷部くん,你刚刚说什麽呢,我没听清楚,能不能请你再说一次?」


  「没听清就算了。」


  「再一次,一次就好,」


  「闭嘴,回去了。」



  烛台切光忠只得到冷淡的回应,不但不觉失落,更是轻轻笑了起来。


  真想再看一次哪。


 

  比起翻飞於空中的紫袍甚至要更美数十倍的——


  那映在紫色之中的,属於自己的一抹金色。



  END.


-


湾家的烛へし60分,值得记念的第一次没参到,晚来的只好默默参第二次TuT

很高兴华语圈也有烛へし60分,希望如此可爱的CP能有更多人关注丶更多粮食,这样我就可以不用再割腿肉了(住口


来找找喜欢这对的太太聊天^///^


谢谢阅读!欢迎留言聊天呜呜呜


朝日

05.12.2015


评论 ( 3 )
热度 ( 75 )

© 朝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