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朝日❖

And the moon is the only light we'll see.


▶wrwrd/zm贔屓
▶FFXV/グライグ
▶刀剣乱舞/燭へし&にほへし
▶ハイキュー!!/クロ月

【刀剣乱舞/燭へし】ココア

あたたかいね



.烛台切光忠&へし切长谷部

.台湾烛へし60分创作的题目:「圣诞节」「礼物」

.烛台切光忠=长船光忠,へし切长谷部=长谷部国重,就像是理所当然般的同居&现パロ

.很甜(自认为

.来勾搭同好……!



  冬日由彻底的寒意占据,空气中的低温缓缓流动,从窗户丶从门缝之间悄悄钻进了那属於两个人的空间。


  

  「真冷呢——……」


  「真冷啊。」


  长船光忠和长谷部国重都落坐於沙发之上,肩与肩之间隔了半臂的距离。前者右手手肘正枕於沙发扶手上,盯着一明一晃的电视画面看;鼻梁上挂了副眼镜的後者则是座姿端正无比,正在专注地阅读书本上密密麻麻小字。


  「长谷部くん,冷吗?」


  「还好。」


  充满暖意的问句与平平淡淡的回应。长船光忠一听之後直起了身体,上身向长谷部国重的方向倾倒过去,肩膀挨落对方身上使得长谷部国重提书的手一个摇晃。他不顾恋人出声阻止他的动作,伸手就是以自己的手触上了对方的右手手背,顺着指节线条滑过,然後以手掌完全覆上长谷部国重的右手。


  长谷部国重的手要比长船光忠的要小,此刻他轻易地将对方冰凉的手包裹在了自己双手之中:


  「好凉啊,手。」


  他的恋人缓缓舒了口气。长谷部国重摘下眼镜又阖上书本,紫晶眸子看向自己被他紧紧握住的右手,又看向长船光忠,而是一言不发。於是长船光忠勾起了笑容:

  

  「今年的冬天真是特别冷呢。」


  「啊啊,没错。」


  「长谷部くん喜欢冬天吗?」


  第二次向恋人抛去问句,长船光忠注视着眼前人的目光重新转落到被自己裹於掌中的右手之上,不意外地听见了淡然声调给出让他禁不住嘴角上扬的回应。


  「——并不讨厌。」


  「……是吗,」


  他感觉到了自己的体温逐渐传递给了恋人的手中,缓缓将那原本冰冷的掌心丶指尖捂得带上了热度。他满意地扣紧那不再渗着凉意的手,咧起的大大笑容充分表现此刻游走於他胸口间的暖流:「太好了呢。」


  长船光忠这才将恋人的手给放开了来,他站起身去将暖气打开,回首之後接收到了长谷部国重那个刻写着「早点这样做不就好了吗」意味的眼神。他轻轻笑了,伸手去探了下暖气的温度,然後踏步转向了厨房的方向;长谷部国重则是叹了口气,放下手中书本,也站起来站着他进了厨房。


  「要喝些什麽暖暖身体吗?」


  「我自己泡就好。」


  「嗯——好吧。长谷部くん要喝什麽?」


  他的恋人不说话。长船光忠看着他打开厨柜,拿出了牛奶和可可粉,带着「啊啊——果然是这样呢」的表情又发了声:「长谷部くん可真是个甘党呐。」


  「啧。」


  「不过我也懂哦,冬天果然是窝在沙发上丶捧一杯热可可丶懒懒散散地在室内渡过一天,这样最棒了吧?」


  「这不就完全是废人的生活吗。」


  「哈哈,对呢。可是偶尔能当个废人也是一种幸福哦?」


  长谷部国重拿了马克杯,在里面添了可可粉丶加进了牛奶丶倒进了滚热的开水,无一不丁宁而细致地量度着加进杯中的份量。搅拌过那冒着氤氲白烟的热可可,长谷部国重将杯子端起来细细地呷了一口,然後满足地弯了眉眼。他将马克杯塞到了长船光忠的面前,然後给出了如此的命令:


  「拿着。」他看见长船光忠一副困惑而不知道应否接过杯子的神情,拧着眉头又作了补充:「这是你的份。拿好,然後给我去沙发那待着。」


  眨了眨眼睛後才了解现状的长船光忠,捧着温热的杯子再次落坐於沙发之上,过了好一刻才将脸上太过灿烂的笑容成功收回心底。他再次看向了电视,屏幕里播放起了不知道哪所大公司的圣诞促销广告,长船光忠一边呷了一口热可可,一边稍稍瞪大流金色的眼眸。


  「啊,这样说起来,下星期五就是圣诞节了呢。」


  他听见长谷部国重从厨房里含糊着声音给了他一声回应。他偏了偏头,思索一下之後再次扬声:「长谷部くん,你有什麽想要的圣诞礼物吗?」


  长谷部国重正要从厨房里出来,他端着马克杯踏上稍快的步伐,坐到了长船光忠的身边,与他隔了半臂的距离。他似是不屑的勾起了一边嘴角:「都多大了,还谈什麽圣诞礼物啊。」然後他也把目光转向了电视屏幕,看起来一副对「圣诞节」毫无兴趣的神态。长船光忠知道他从来都有几分口不对心,於是笑弯眼睛之後,如此开口:


  「只希望当天不需要开通宵呐——那段时间可是最繁忙了呢。」


  「对啊。」长谷部国重的回应听起来心不在焉,他撇了自家恋人一眼,倾侧了头。只见长谷部国重又是呷了一口热可可,敛着眸子看那冒着烟汽的液体,语调有几分不自然的模糊:「下星期五,我请假一天。」


  长船光忠对他唐突的宣言而错愕地瞠了目,听着对方补上一句「你也要」,他只能觉得奇怪地发问:「怎麽了,是有什麽事情吗?」


  他的恋人向来工作至上,除了病重得近乎无法动弹又或是遇上了什麽毕生大事的时刻以外,他的人生里几乎就没有「请假」这个词汇。长船光忠被恋人的反常吓得不轻,而长谷部国重显然觉得他的错愕太过失礼,不禁紧紧皱起了眉头。


  「长谷部くん?你是生病了吗还是有什麽事情要处——」


  「你这家伙可真是失礼啊。」


  狼狼地给他来了一记肘击的长谷部国重看着他捂紧侧腹,一下啧舌之後移开了视线。



  「……——我偶尔也想跟恋人窝在家里当一天废人,这样好了吧?」



  长船光忠盯着恋人他的侧脸,沉默良久又是重覆好多次深呼吸之後,才从齿缝间挤出来短短一句称呼:「长谷部くん……」


  「啊?」


  「这是我收到过最棒的一份圣诞礼物……!」


  「哈?」


  长谷部国重一脸微妙地避开了眼泛着泪光地往自己身上蹭的长船光忠,最後碍於手上还捧着盛了热可可的杯子无法大幅度进行闪避,最後只好让那墨蓝色的脑袋枕到了他的肩上。他显然觉得长船光忠的行为极为莫名奇妙,但长船光忠却不觉得在意,只是轻轻笑着,往恋人的肩上再蹭近了几分。


  他可是忙着构思要如何给恋人一个难忘的圣诞呢,可哪有心思去在意头顶边上那道掺着不明所以意味的目光呢。


  

  再度从杯中呷进一口的热可可,滑下喉间的时候比刚泡好的时候已经凉了几分。


  暖气尚未完全充盈室内,长船光忠感觉到长谷部国重也将脸颊靠到自己头上,他感受着对方的体温,觉得寒意都被彻底驱散了。


  ——啊啊,真是温暖呐。



一直很想写甜得发腻的两人,这次终於如愿以偿啦虽然写成了少女漫哈哈哈哈(

这次的题目很可爱,虽然我写的超过了六十分钟还有迟到好多还有质素也不怎麽样,但很高兴今次也能够参加!


还有给自己也再说一声生日快乐,虽然已过去一天了(

喜欢这对的太太不介意都可以留言来聊聊天>///<


谢谢阅读!


朝日

19.12.2015

评论 ( 6 )
热度 ( 57 )

© 朝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