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朝日❖

And the moon is the only light we'll see.


▶wrwrd/zm贔屓
▶FFXV/グライグ
▶刀剣乱舞/燭へし&にほへし
▶ハイキュー!!/クロ月

【刀剣乱舞/にほへし】いつものこと【食用前说明注目】

食用前说明


.日本号&へし切长谷部

.现Paro,日本号&长谷部国重

.含有日本号与女友交往的描写,请自行避雷

阅览注意,大家都懂的(?),内容请点击文末连结以便阅读

.跪求同好…(


-


後悔させてやる


-


叮当。



按动门铃後,从门的另一段听见了如此闷闷的铃响声。几秒过後,响起的成了沉重而急促的脚步声,於脚步声停下的瞬间,眼前的门躺开,屋内温暖的鹅黄色灯光悠悠包裹着眼前男人体格壮健的线条,让长谷部国重目眩得一个瞬间眯起了眼睛。


男人因为屋外的冰凉空气而冷得一抖一咬牙,而长谷部国重则是因为终於感受到屋内所开的暖气的微微松动了唇线。注意到他脸上的笑意而不明所以地蹙起眉头的男人,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臂,一边将人扯进屋内的同时,一边抱怨起来:


「也太冷了吧。」


「冬天都差不多这样。」


长谷部国重拍开了日本号环在自己臂上的手,这样回应着,并在放下公事包後缓缓开始解下裹住脖子的围巾。日本号识趣的收回了手,看着长谷部国重脱下身上的风衣,望见他於风衣底下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白色长袖衬衫,扬了扬眉头。


「还是穿那麽少,冷着了可没有人可怜你。」


「谢谢关心,心领了。」


「啧啧丶你这家伙可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从二十六岁的男人身上寻求『可爱』一词的存在,你的脑袋还好吗?」


已经习以为常的拌嘴,在话句一来一往的同时,日本号就已经极为熟手地将长谷部国重手上的围巾与风衣一并捞到手中,并挂到了一旁略高的衣架之上。长谷部国重解开皮鞋的鞋带,将黑漆发亮的皮鞋放进鞋柜里一贯的空位里,拿出了专属於自己的紫色拖鞋,踩进那柔软的布料里。


再次抬首时已经不见日本号的身影。


转而吸引他注意力的,变成了漫於鼻腔间的浓浓香味,让长谷部国重知道对方正在下厨的这阵香气,使得他少有地明确感到空腹感。半刻前还因为寒意而涷得一片空白的脑海,径自浮现出了已经看熟的满桌美食的美好画面来。



长谷部国重与名为日本号的男人认识大概有二十年的时光,基本上从他有认知的那一刻起,这个顶着一头黑色乱发的人就已经占据了他生活的每一道隙缝。


日本号比他大五年,一直都是他的邻居。虽然不愿意承认,但长谷部国重还是知道自己受了他不少的照顾。比如在他双亲都在忙碌的时候,总是有着一个跟自己拌嘴打架的伴儿,某程度上还是拯救了小孩子害怕孤独的弱小心灵。


再说,虽然外表看上去是不修边幅而且有几分邋遢,但撇除这点以外,居然还是个学业与品行都是中等偏高水平的学生,算是为长谷部国重的学业提供了帮助。後来踏入社会过後,还是被同样到来东京工作的对方有意无意地提了不少建议,暗暗成为了与双亲分离的长谷部国重的强心针。


死都不愿意承认的事实,除了自己对名为日本号的男人所抱有的全心信赖,还有——



「喂,长谷部。」


富有磁性的嗓音,声调稍稍上扬。长谷部国重因为男人的唤声而回过神来,看见在厨房探头出来看着他的日本号。他用深紫色的眼睛盯着长谷部国重看,然後扬起了一边的眉:


「你在发什麽呆?饭快做好了,过来帮忙拿碗筷啊。」


「啊啊,抱歉。」


坦率的道歉过後,长谷部国重便顺着男人的意思走向厨房,拿了双人份的碗筷放到饭桌上。一回首对上的,又是於视线上方的那双深紫色的眼眸。长谷部国重完全看不懂日本号的意图,莫名又被那道视线看得一阵不自在,蹙起眉头後出声的语调听起来不太高兴:


「干什麽。」


「没有,只是觉得你今天特别顺从啊。」


「那我是不是再嚣张一点比较好?」


「嘛——……」


日本号看起来似乎是真的有点犹豫,然後咧开嘴来的笑容十分开怀:「也对,毕竟不嚣张就不是『长谷部国重』了啊。」


「……你不觉得自己很失礼吗?」


长谷部国重短短沉默之後,移开了目光,没去看扬着大大笑容甚至哈哈笑了起来的日本号。男人笑完了一轮,不再逗长谷部国重了,回身过去大概是去处理那些几乎完成的料理。而他则是倚在饭桌边,偏过头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男人身影,看他熟悉地拿起厨具与调味料的容器为食材做了最後的处理,然後快速地将料理舀起放到了旁边的碟子上。


再次回过身来的日本号,手中捧着的碟子上都盛着冒出缕缕白烟的菜肴。长谷部国重迎上去帮忙接过了一道道的料理放到桌上,拿起抹布将还沾着汁的碟子边缘都抹乾净的同时,日本号也已经拿着两碗盛满绵软白饭的碗子回到了桌边。


眼前美食琳琅满目,往上缓缓攀升的白烟伴随着浓郁的香味,钻进鼻腔之间使本来就空腹的长谷部国重食指大动。眼前食物对长谷部国重的吸引力似乎全都表现在了他的脸上,日本号看着他嘴角一歪就是禁不住笑了起来,不过长谷部国重也是没空理会男人对自己的挑衅了,径自坐下来就是微微垂首双手合十:


「我要开动了。」


「噢,开动了。」


日本号嘴边笑意未褪,也是跟着他的动作,一本正经地低头合十。



>>>下续简书内容(点我进入)<<<


-


这样都被河蟹我真的无话可说


看着字数统计出来13350字真是惊恐


继续锲而不舍地来寻找同好TOT 喜欢日压切的太太们都来搭讪好不好TOT(不好



谢谢阅读。



朝日


31.05.2016

评论 ( 15 )
热度 ( 63 )

© 朝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