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朝日❖

And the moon is the only light we'll see.


▶wrwrd/zm贔屓
▶FFXV/グライグ
▶刀剣乱舞/燭へし&にほへし
▶ハイキュー!!/クロ月

【弹丸论破/宗逆】ひとりぼっちの梦

Dreaming Alone


-


.弹丸论破3/宗方京助&逆藏十三

文章内含弹丸3未来篇的大量剧透,请小心食用

OOC/转生paro

.雪染的存在感是零,对不起,雪染老师我好喜欢妳的QQ


-


『宗方,我有一件不得不跟你说清楚的事。』


男人稍显吞吐而面有难色,他的视线紧紧地盯着地面。男人似乎很是犹豫,又是停顿一阵子过後,才再度掀了唇线:


『……其实我——』



够了。



宗方京助听见自己的声音这样说着,他讶异於自己的音色听起来是多麽的冷酷而不带感情。


他知道自己逐步逼近了逆藏十三,握着刀柄的手愈收愈紧直至指尖发凉。手中的刀发出了滋滋声响,热汽冒起而刀身熏得通红。


他看见逆藏十三吃惊地抬起了眼,那双红眸在下一刻便因为疼痛而细起。炽热的刀身轻而易举地穿透了男人的身体,由侧腹刺入丶从背部穿透而出,那件早已沾上不少灰尘沙土的白色背心被艳红覆盖,血迹快速地染红了逆藏十三半边身体。


逆藏十三缓缓地倒了下去。沾染遍地鲜红。



遍地鲜红。放眼望去,简直就像是有哪个顽皮的孩子在房间里打翻了颜料一样,配电室的墙上地上都涂满逆藏十三的血液。


逆藏十三半倚着墙壁半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每一次在擂台上获得胜利後一般的,逆藏十三高高地举着右手。宗方京助迈步过去,走得很慢很慢,他看见了那张被警示灯映照着的侧脸,因为疼痛而皱起的眉头丶滑在额际的汗珠丶以及嘴边浅浅的笑容。


这副景象很快就在宗方京助的眼中模糊开来,他没办法再看清逆藏十三的那抹笑容,但却听清了自己的嗓音,哽咽又嘶哑。



抱歉。


我总是丶我总是——




ひとりぼっちの梦




「您晚来一步了。」


「……什麽?」


宗方京助恍了半刻的神,魂魄好不容易拉回来之後听见这样一句,便下意识地拧起了眉头。方才回话的警卫似是以为自己惹起了宗方京助的不快,不自在地更加挺直了身板,重覆答话的语气掺上几分战战兢兢:「那个,逆藏先生刚去了执行巡逻校园的任务,现在并不在警卫室里。」


「那是什麽时候的事?」


「就在刚刚——五分钟之前。」


宗方京助低头去望了戴於腕上的手表一眼,指针跳动着刚好指向了四时五十分。警卫告诉他,逆藏十三大概会在一个小时後结束巡逻,大概六时整就会回到警卫室撰写本日的书面报告。宗方京助缓缓颌首,心里估摸着时间,犹豫要留在这里等待逆藏十三还是乾脆另找时间再行造访。


「不然,宗方先生,」


警卫看宗方京助又是皱起了眉头不说话,便偏过了头,然後伸出手去按住置在肩膀上的对讲机:「若是有要事的话,我这就给您将逆藏先生唤回来?」


「……不,没关系。并不是什麽要事,我以後再过来就好。」


「是,我知道了。」


宗方京助多希望眼前的警卫并没有听出来他的动摇。实际上似乎也是如此,警卫朝他恭敬地敬礼,於宗方京助背身离去时吐出一句「您辛苦了」,听起来像是终於松了一口气丶放下了悬在心中的一块大石。



宗方京助却倒是觉得着急起来了。


原本在海外处理希望之峰学园分部事务的他,其实在接下来一段长时间里都没要回到日本的预定。本来的安排是将监视希望之峰学园本部的责任全权交托予逆藏十三与雪染千纱,而他自己则是在海外支部的发展安定下来後才再行回到日本,与两位亲友再行商议以後的行动。


现在他却不惜打乱原订工作预定,选择了将工作都交给信任的下属并仓促地回到日本,这显然并不太符合宗方京助的性格——连宗方京助自身也这麽觉得。他甚至说不上来一个明确而有力的理由说服自己,这次的行动事出有因而且合情合理。


因为驱使他放下一切工作回归日本的,就仅仅是一闭眼一睁眼之间所做的一个梦。



缠绕宗方京助好长一段时间的梦总是真实得过份,有时候甚至叫他无法办清到底哪些事情才是在现实中发生过的,而哪些事情只是梦里的一次体验。


宗方京助梦到过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天空是艳红一片的,到处都是戴着恶趣味熊样头套的人,所到之处尖叫声与哭声此起彼落。


他梦到过雪染千纱双手环着自己的腰抽泣流泪,一双本是好看的冰绿色眼间里转着扭曲的旋涡。


他梦到过在昏暗灯光围坐在长桌边的十三个人,里面有同级生有前辈也有後辈,还有校园的干事。


他梦到过黑白相交的玩偶熊,捂着嘴慢悠悠地发出了让人心寒的笑声。


他梦到过胸口插着小刀的雪染千纱,躺在天花的吊灯上缓缓随着玻璃碎片散落的是鲜红的血珠。


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在梦里的他视野只剩了一边,彷佛能感觉到右眼处传来一阵一阵的疼痛。当时他还是觉得这只是个过份真实的梦境,即使这个梦境实在是太过不寻常——他可从来没做过这样完整的梦,而且一切细节在醒来之後还能轻易地回忆起来,彷如早就刻印在脑海深处的记忆一般,仅仅是他之前并未遇到回忆起来的契机。



直至梦境继续随着时间推移,直至宗方京助看到了梦里的逆藏十三在自己眼前倒下。


宗方京助能够清晰感受到自己按动了刀柄上的按钮,刀身缓缓烧红然後发出嘶嘶响声,冒起蒸汽的刀刃穿过肉身的阻力丶血肉被刺透的黏稠声响丶失去支撑的重物倒地。


一切都那麽的真实。真实得似是他曾经亲身经历过一次切般——



『抱歉。』


『……我总是,晚来一步……』


属於宗方京助的嗓音这样说着,话音刚落他就猛然睁开了眼。


迷迷糊糊的怀疑转化成确信的瞬间,战栗从尾椎钻上直奔脑门,然後跑遍全身。从梦里惊醒的那刻,窗外还是黑漆漆一片,旁边的时钟显示着「03:34」。理应是睡意最为浓重的时间点,然而宗方京助却清醒无比。


宗方京助想起来了一切。与逆藏十三及雪染千纱渡过的时光丶使世界步向绝望的幕後黑手丶未来机关的成立丶未来机关里发生的自相残杀游戏丶人类的希望。他记得雪染千纱的死,记得自己在曾经敬爱的天愿会长喉间拖了长长一道血口子,记得自己——


有着一头银发的男人再度闭上双眼,将脸埋进了彻底凉透的双手之中,缓缓地丶缓缓地唤了一声:


「——逆藏……」



「……逆藏丶」


「宗方!?」


穿着警卫服的逆藏十三一路小跑步的来到了宗方京助的眼前,他似乎是在一段距离之外就已经辨出了在警卫室外等待自己归来的男人身影。他瞪着一双红眸,眉眼和嘴角都是抽动的:「宗方,你怎麽会在这?你不是正在处理海外分部……还是说发生什麽紧急事态了?」


宗方京助摇了摇头,简短地说了一句「没事」。他再度抬起手去瞄腕表显示的时间,正好看见指针跳到最上方,与时针成了一直线。逆藏十三还站在他的身边乾着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宗方京助微微偏首。


一段时间没见,逆藏十三还是他记忆中的模样。目光锐利的暗红色眼眸,总是拧着的眉头,黝黑的肤色,高大又健壮的身材,连高身长的宗方京助也要稍微仰起头,才能对上逆藏十三的视线。逆藏十三与他对视了片刻,便像是不自在地转开目光:「到底怎麽了啊宗方,你不是预定半年之後才会再回来日本吗?」


「是这样没错。」


逆藏十三似乎将宗方京助的行程都记在心里了,而宗方京助也不觉意外。他看了看四周,又将视线摆回男人身上:「我们换个地方再说——这里不太方便。」


「……我知道了。」


「逆藏,你要先去换下制服吗?」


「好,宗方你就在等我一会吧。」


遵从他的话,逆藏十三背过身去进了警卫室,不到三分钟的功夫便已经拎着一个背包大步踏出来。他墨绿色的头发显得有点凌乱,连衣服都穿得歪歪斜斜的,然而无需宗方京助出手,他就已经先行拉了拉背心的领口,又理了理垂落眼前的前发。


「我们走吧。」


「噢,」


宗方京助并无解释自己唐突的归来,亦无宣告接下来目的地是何处。但逆藏十三听了他的话,也仅仅是咧开嘴,然後应了一声:「好。」



「逆藏的家……我也好久没来了。」


「我也好久没打扫了,你别介意。」


怎麽会。宗方京助应着话,扭头去看逆藏十三将手中的塑胶袋子放到茶几上。里面装着逆藏十三的晚餐,就是在快餐店里买的一个盒饭。


「是说,宗方你真的不用吃晚饭吗?」


「啊啊。」


「这样吗。」


逆藏十三点点头,拿起了盒饭扒开筷子,三两口就将饭菜都拨进了口里。宗方京助看着他的食相,猜想对方大概真的是饿了;直至逆藏十三放下双筷,抹了抹嘴角,然後直直地望向宗方京助。



「怎麽了?」


「来谈正事吧。」


逆藏十三的表情看起来很认真。宗方你突然回来日本果然是因为发生了什麽事吧,你尽管说,有什麽能帮上的我都会全力去做——他的语调极为认真甚至到了凝重的地步,让宗方京助不禁下意识地眨了眨眼睛。有如此渴望为自己分忧的伙伴,自己理应衷心感到喜悦,但回想起梦中……倒不如说是「以往」的经历,他只感到心情复杂,久久难以启齿。


最後,他选择随意地找个借口搪塞过去:「啊啊,稍微掌握了一些资讯,想先行回来做好准备。」


他没有理会逆藏十三一头雾水的神情,淡然地继续道:


「逆藏,你先回答我一道问题。近来在校园里没发生什麽事件吧?」


「没有。」逆藏十三的回应快速又坚定:「要是有发生什麽事的话,我丶或是雪染早就向你作出报告了啊。」


「……真的没发生什麽事情,比如是丶人工希望计划丶人体实验?」


「什麽——」


短暂地露出错愕的表情过後,逆藏十三扬起眉头,露出一如既往的自信神采:「什麽,难道你要怀疑我的调查结果吗,宗方?」



宗方京助屏了一刻息。



「……不,」


他对上逆藏十三的笑容,也微微勾起嘴角:


「不,我怎麽可能怀疑你。」



逆藏十三听了他的回应,笑着说了一声「我就知道」。他的神色彷佛更加自信了,然後稍稍仰起下巴:「然後?宗方,你不是说掌握了一些新资讯吗。」


「没错。」


宗方京助闭起眼睛,并在脑里回忆了一遍:「逆藏,之後要是有名为『江之岛盾子』的学生入读希望之峰学园的话,先将她收押起来吧。」


「江之岛——……那家伙是什麽危险人物吗?」


「啊啊,总之要是她出现了,就先将她关起来吧。然後立刻通知我,不需要向她进行问话,也不需要理会她的举动,只要确保她无法自由行动就足够了。」


宗方京助下达的指令没头没尾,既不说出资讯来源,又没有解释指令的缘由。逆藏十三却连一刻的犹豫都没有,便点了点头。这让宗方京助安心地微微勾起笑容,胸口里却是翻腾着波浪。因为他清楚江之岛盾子的棘手,也知道这种举动大概没办法制止她的计划;但这次的宗方京助却是有着胜算,他已经有过与绝望正面交锋的经验。


所以,这次——至少这次,他不要再重蹈覆辙了。



「真意外啊,宗方也会喝啤酒吗。」


「嘛,有时候吧。」


处理完公事过後,逆藏十三似乎是终於将绷紧的神经都放松下来了,站起身来走进厨房,拉开冰箱便拿出了一罐啤酒。他才刚拉开罐上的铁圈,便转头过去盯着宗方看,一脸的不好意思地问了一句「宗方你不介意吧」。在宗方京助点头过後表示自己也想要一罐啤酒的时候,他看见那双暗红眸子吃惊地瞪大。


「我印象里的宗方,可是只会喝高级红酒的啊……」


「别开玩笑了。」


其实在从希望之峰学园里毕业过後,宗方京助很快就飞往了海外处理学园分部务,而逆藏十三则是留在了日本当学园的警卫负责人。两个人聚在一起喝酒什麽的,似乎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也理所当然地,是宗方京助第一次看见逆藏十三摄取酒精之後的样子——其实跟平日的逆藏十三没什麽两样,最明显的分别大概就在於他眼角染上的一抹红丶与比平常起伏要大的语调。


桌上已经放了两个空罐,逆藏十三手里拿的是第三罐的啤酒。宗方京助还慢慢地喝着他的第一罐,逆藏十三看起来已经有些微醺了。


「说起来——宗方你突然回来日本,可真是吓了我好大一跳啊。回来之前,先通知一句也是可以吧。」


「我明白了,下次会先行作出通知的。」


「噢,好。雪染还不知道你已经回来了吧,我们明天就一起去找她,」


她一定会高兴得大吵大闹的。逆藏十三举起了拿着啤酒罐的右手,悠悠地晃着手中的罐子,液体晃动的声音很轻很轻,宗方京助却是听得清楚。他看着勾着微笑的逆藏十三,男人微微垂首并抬着右手的身影,与记忆中的某处重合起来,刺得宗方京助的眼角生痛。


宗方京助拎起啤酒罐,往嘴里灌了一口微甘的液体,舌尖与喉间被酒精烧得有几分麻痹。然後他咽了一口唾液,喉结上下的声音传入耳中,响亮得过份。



「逆藏,」


然後他便听见自己的嗓音,轻轻地唤了对方的名字。暗红色的眸子转了过来,他没直直迎上,而是别开了目光:「你的手丶」


「手?」


「手。对於你来说,很重要吧。」


逆藏十三一脸莫名其妙地偏过了头。之後他颌首,并提起了空着的左手,五指屈曲然後捏住拳头,慢慢地又张开手来,他注视着自己的掌心。


「嘛,我好歹是元.超高校级的拳击手啊。对我来说,这双手——这拳头,是很重要没错啊。」


「……」


宗方京助努力地不去回想那件绿色的大衣绑成结还染着血污的左袖,从齿缝间他挤出来了一句「是吗」。然後他听见了笑声,既轻又低沉,是刚好搔过宗方京助的鼓膜的音量。



「——而且,现在的我可是靠着这双拳头为宗方战斗的。有了这双手,我才能成为宗方的力量,」


堂堂正正地站在你的身边。



宗方京助大概是第一次听见逆藏十三如此柔和的声线。他印象中的逆藏十三也从来没有过如此柔软的一面,一直以来他都是刚强急躁又好胜的男人,满身的棱角有时候连在宗方京助面前也不作收敛。


所以此刻的宗方京助少有地感到几分不知所措,他不清楚自己该用怎麽样的态度去回应对方的话句。他抬起眼,去看逆藏十三的脸,只见男人垂着眼睑,嘴边带着浅浅的笑意,黝黑的皮肤染上几不可见的红色。他的胸膛里瞬间涌现了感激愧疚与罪恶之情,或许还有其他没摸清的情感,纠结在一起造成了心脏加速的跳动。


他本来还在思考对方到底在一开始是有什麽把柄被江之岛盾子抓住作要胁之用。串连起种种现象与逆藏的反应——特别是刚才的反应後,宗方京助并非迟钝得未能窥探见任何蛛丝马迹的地步。


但已经足够迟钝。


银发的男人暗忖,稍稍咬紧了牙关。元.学生会会长的聪明头脑开始运转,然後很快地便是停止下来;足以让他短时间拆解一切方程式与难题的脑袋,却不足以给他运算出当下处境的解决方法。



於是他沉默下来,或许不到十秒的时光,或许是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宗方京助手里的啤酒已经彻底温了,罐子外附着的水珠往下坠落,沾得地毯上,逐渐晕开一小片水迹。最後一滴水珠都下滑并落於地上的时候,宗方京助终於抬起了头,唤了一声:「逆藏丶……」


「——……呼丶」


逆藏十三侧着头倚在沙发背上,闭着眼睛正睡得舒畅,显然没听见宗方京助的呼唤。


逆藏十三睡得极酣,可能因为酒精也可能纯粹因为倦意,身为希望之峰学园警卫部负责人可绝对不轻松。他的呼吸悠长又安静,没有打呼也没有梦呓。他还拿着空掉的啤酒罐,左手掌心朝上置在身边。宗方京助拿走他手中的空罐,然後垂眼去看他的手。拳击手的手宽大厚实而骨节分明,粗茧长在指腹处,微微浮起的血管从腕骨处蜿蜒而下。


他用指尖轻轻抚过逆藏十三的掌心,感受到了粗糙的质感与炙热的温度。



方才酝酿好一阵子的说辞像烟雾般消散开来。



宗方京助收回了手,这次是触上了逆藏十三的眼角。然後,撩起对方墨绿色的前发,别到耳後。


他从未以爱恋意味的目光打量过眼前的男人。宗方京助只是对於「逆藏十三依然活着,就在自己眼前」的概念,感到了由衷的喜悦。对於逆藏十三对自己抱有的情感,他并不排斥也不嫌恶;但也还没能够颌首接纳,并予以回报。


但他想,他还有时间丶还能慢慢消化思考这件事。



他们都还有时间。


而这次,他一定会来得及对逆藏十三说一句——



宗方京助缓缓俯下身去,声音放得很轻很低。


「……谢谢。」


他凑近刚才指尖轻抚过的位置,然後落下一个轻吻。



End.


-


混更……


未来篇已经完结一段时间了,从看完了第11集起,几乎每天都想着宗逆好好吃


其实已经是第三稿了,宗逆真的好难写,无论怎麽写都觉得不满意……

这篇似乎也OOC了,而且情节非常的跳跃,脑里又萌又虐又痛的宗逆我连一成都没能好好写出来


逆藏是个可爱的孩子,虽然一开始天天大喊逆藏手办没人买的那个人是我(

宗逆很好吃,弹丸3完结那麽久之後还有着各位太太们喂粮,很感激


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留个言来聊聊天,我会很高兴找到宗逆同好的!

日狛同好也欢迎勾ry (被打



谢谢阅读。



朝日

15.10.2016

评论 ( 12 )
热度 ( 88 )

© 朝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