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朝日❖

And the moon is the only light we'll see.


▶wrwrd/zm贔屓
▶FFXV/グライグ
▶刀剣乱舞/燭へし&にほへし
▶ハイキュー!!/クロ月

【FFXV/翻译】光之国的丶光之王

光の国の、光の王(id=7600810)


作者

音时さん(id=8004022)

      


-


【重要】


.这是P站上一篇小说的翻译,并不是我的作品

.因为是一篇非常非常棒的文章,所以作了翻译,希望能让中文圈的同好也能读到美好的作品

.并无侵权之意,若有任何问题请私讯或留言告知,会立刻删除文章

【原址】 请戳我以跳转到原址阅读,要是喜欢的话,或许到P站上给作者按一下收藏,会是莫大的鼓励与支持

.或许有不流畅之处,还请见谅

.【重说二】这是P站上一篇小说的翻译,并不是我的作品


-


【以下为文章食用前说明】


.剧透,含游戏第九章及以後之剧透

.未通关的话,请先行按右上交叉离开,待通关过後再来食用


-


——当……当……

当……当……——




「终於要开始了呢。」


用单手拿着摄影机,普罗恩普特仰视头上一片晴空。


被亮得晃眼的阳光所照耀,宣告仪式开始的钟闪耀出光芒。



「啊啊,对哪。终於丶要开始了。」


同样地向着天空仰首的格拉迪奥蓝斯,深深感慨般的细起了眼眸。


如同理所当然般照亮着世界的阳光,曾经有过无法传达到这片大地的时日——直至一年前的「那一天」。



「等待今天到来的时光,该说是太长了丶还是太短了呢……」


伊格尼斯也一边隔着眼睑感受光芒的存在,一边低声轻语。


距离迎来黎明的那一天,已有一年时光。


今天就是举行纪念式典的日子。





旧路希斯王国的首都:伊恩索姆尼,至今仍有众多人们居住於此。虽然它在暗黑的十年之间,失去了身为「首都」的作用,而现在成为共和国的王国,亦以雷斯塔伦为国家中心;但在恢复光明之後,伊恩索姆尼开始撤去瓦砾,拆除或修复被破坏的建筑物。纵使它已经无法再像以前般繁盛热闹了,却已经复兴得能够充份达成大都市的机能了。


平日车轮行驶的大路实行了交通管制,於是人们都在城堡的前方聚集起来。从尼弗海姆帝国植民地脱出的各个周边国家,它们的国王与首脑都在进行演说约,缔结下和平的条。化替以往路希斯王国与尼弗海姆帝国未能达成的和平条约——这次如此值得记念的和判式典,大概会在各国都放送出直播影像吧。



「伊格尼斯,条约已经签署完成了哦。」


在大路的後方观看着电视屏幕,普罗恩普特向伊格尼斯搭话。


「是吗,那麽我们差不多该走了。」


「对呢。」


三人向着城堡的方向迈起步伐。他们的身上,都各自穿着王之剑的衣装。



不久後他们通过了正门,到达了前方让车轮慢驶停泊的宽阔椭圆形庭园*。在城堡的入口处,站着各国的警卫丶还有高举着路希斯王国旗帜的旧王都警护队士兵。


当三人站到旗帜的跟前时,聚集在王城前方的人们开始鼓起掌来。他们应该也是想关注之後将要举行的仪式的情况吧。


今天就要举行记念的式典——


由各国首脑们所发表,对於这特别的一天的演说丶与和平条约的签署,还有戴冠式。





从城堡里走出来一道身影,他收下了兵士手上的路希斯王国国旗——那是柯尔将军。


他向着三人点头,并高高地扬起旗帜。向着青空所随风飘扬的路希斯纹章,夺去所有人的目光。咔嚓丶伴随轻轻的快门声,普罗恩普特将旗帜高扬的一幕收纳到了摄影机里。


伫立於原地好一阵子後,他们再次向着城堡内踏步。人们向着三人的背影,再度赠上了鼓掌声。



与市区里同样,王城内部的瓦砾都已经被撤走,王城也被尽可能地修复起来了。一阶的大厅被铺上红色的绒质地毯,四人踩着缓慢的步伐,走在上面。沿着绒毯所列队站好的,都是与路希斯王国有一定因缘关系的人物——旧王都警护队的成员丶格拉迪奥蓝斯的妹妹伊莉丝丶还有希德与塔尔柯特。他们全都在向四人送去目光之後,转而注视柯尔所高举的旗帜。


穿过大厅後,他们踏进升降机里。除了相机的快门声不时响起以外,四人都默不作声。他们各自各的心思与念头都太多了。


他们走下通往目的地的阶梯。


通过同样铺着红色绒毯的前室,然後推开了那扇门。


在眼前展开来的,是谒见厅。


虽然在谒见厅的阶级上方未见人影,但下方却站着各国的首脑与要员。



红色的绒毯一直延展到了王座的前方。在王座旁边装饰着特涅布拉耶王国所赠送的吉尔花,沿着绒毯边缘,蓝色的花瓣被美丽地铺洒在地面。


四人一边高扬旗帜,并一步丶一步地踩在红色绒毯之上。


被尼弗海姆帝国所破坏的天花已经被修复,谒见厅已经回复以往美丽的模样。只是,本应由国王所落坐的王座,依然是空着的。


当走到阶梯上方时,能看见一块红色的大布被高悬起来。以金色细线所编写出的那个名字是——诺克提斯·路希斯·切拉姆。路布斯王国第一百四十代国王。


柯尔将军停下了步伐。并向他们递出了那面高举着的旗帜。


「这面旗,就交给你们了。」


代替得捧着摄影机的普罗恩普特丶与双目不便的伊格尼斯,格拉迪奥蓝斯接过了路希斯王国的国旗。


三人再度迈步。


一步丶又一步。


走到阶梯的最上方,那就是——王座。



「诺克特……我们到来啦。」



那是空无一人的王座。


没有要赠予王冠的先代国王,亦没有要被赠王冠的当代国王,在那里,就只有空荡荡的王座。


格拉迪奥蓝斯将路希斯王国的国旗向阶级的下方一挥,然後再度用力地向空中挥扬那面旗帜。在下方等待的各国首脑们,用着各自各的方法向旗帜展示敬意。有鼓掌的国家,亦有敬礼的国家。即使方法并不尽相同,但那全都是向着为世界带来黎明的路希斯国王所展现出的敬意。


格拉迪奥蓝斯将旗帜安放到王座的旁边,後退一步,并作出了臣下的敬礼。按下相机快门的普罗恩普特也跟随他的动作,将手置到胸口前。而伊格尼斯则是在到达王座前方之後,一直都保持着敬礼的姿势。



——当……当……

当……当……——



没有国王的戴冠式,就此完结了。




想要为替世界带回光芒的路希斯国王,诺克提斯进行赞颂其荣光与荣耀的戴冠仪式——到底先提出这个建议的人是谁呢。格拉迪奥蓝斯丶伊格尼斯丶普罗恩普特在听到这提议时,也都表示赞同。对於认识诺克提斯的人来说,相比起记念演说或和平条约签署等,在不知不觉之间,戴冠式倒变成了注目点了。


三人围着那空无一人的王座。


本来在这里,应该会坐着跟他们一起旅行的「他」。



「诺克特……」


普罗恩普特放下了拿着相机的手。他用另一只手抹过了眼角。



「诺克提斯殿下……谨在此恭贺您的登基。」


伊格尼斯用颤抖着的声音,向不在场的王奉上赞美的言辞。



「恭喜丶啊……丶可恶……」


言语哽在喉间,格拉迪奥蓝斯伸手按住眼睛。



所有人都献出着祝福,然後——一同感到悲伤。


为了那与他们同甘共苦丶有着超出於家族情谊的夥伴之死,而感到悲伤。


在最後的最後,只能目送着诺克提斯为了达成王的使命而逝去,他们为此而不甘悔恨;同时又因为诺克提斯毫无疑问地为世界取回光芒,建成伟业而赞颂着他。



粗暴地擦拭过眼角後,普罗恩普特抬起了头。


「……丶诺克特!真的,恭喜你!还有,谢谢你带给我们黎明!」


似是要给谁看相机里储存的相片般,他一边窥看着相机的屏幕,一边转向了王座。


「不仅是伊恩索姆尼哦,其他的市镇也在渐渐复兴起来了!来,你看……?」


意图按下按键的瞬间,普罗恩普特的动作凝住了。


「欸……丶欸丶等等丶格拉迪奥你看,这难道是……!」


「什麽啊。」



普罗恩普特慌张地指向了相机的屏幕。


「这是……!」


「怎麽了吗?」


感受到格拉迪奥蓝斯的张口结舌,伊格尼斯也稍显讶异地发声。


普罗恩普特交互地看向王座与相机,「这真是难以置信!」,并这样轻语。



「伊格尼斯……在普罗恩普特的相机里,映出了诺克特。」


「……?这是怎麽一回事。」


为了平静下来而深呼吸一口气,普罗恩普特紧盯着相机的屏幕。


「在王座上……穿着正装的诺克特,正支着手肘睡着呢。」


「……!」


伊格尼斯倒吸了一口气。而格拉迪奥蓝斯则是无法忍耐般的,轻轻呜咽起来。


「露娜弗蕾亚大人也在王座的旁边,像是倚偎着般睡着。……她正穿着那件婚纱呢。吉尔之花在空中飘舞着……真美啊。」


「这样吗……。诺克特……你正待在这里吗。」


短暂的沉默之後,伊格尼斯单膝跪下,深深地作出了敬礼。格拉迪奥蓝斯与普罗恩普特也同样作出敬礼。


在长长的敬礼期间,三人各自各的心头都奔驰过对「他们最後的王」的思念。



——似乎总是缺乏干劲的丶还残留着孩子气的青年。由别扭的话语所包裹着的,展现着诚实的行动的背影,与他年龄所相乎地,会迷茫丶会困惑丶会烦躁丶会欢笑丶会喜悦丶会关怀身边的人丶会如同理所当然一般帮助他人的温柔。不知道从什麽时候起,对自己的使命有了自觉,在十年之後再会时,毫无迷茫地前进的强大力量丶能够与同伴直言痛苦的,那份坚强的心灵。


旅程本身,原来并不怎麽长。


只是,在短暂的旅程里,所得到的那份牵绊是无可替代的丶是永久的。


三人站起了身来。



「诺克特……请在那里看着我们吧。」


伊格尼斯露出微笑。



「我会给你拍更多照片的,为你拍下复兴之後的世界。你要等着我哦。」


普罗恩普特用力地握紧相机。



「你所守护过的这个世界,我一定会帮你守护下去的。」


格拉迪奥蓝斯重新立下决意,并如此起誓。




——你们要抬头挺胸的,活下去。


诺克提斯在最後留下的话语,将会一直一直刻印在三人的心里。


-


也翻译了作者写在文章前的前言,与补充的後话,如有兴趣可以按以下连结阅读!


请戳我以跳转阅读作者前言後话


-


渣翻,如有问题欢迎留言私讯,十分感谢。


近来掉进FFXV的坑里,真是……感伤无限,每天痛并快乐着

後来应该会写个通关後感(写着自己爽)


每天都在想,这四个人怎麽那麽好?怎麽那麽可爱?

其他还是待後来再说好了


这篇文章是我在晚上,夜深人静时躺在床上读的一篇文章

还记得读到最後,作者用一长段的文字写下诺克特那些性格的时候,玩游戏时那些画面就在眼前浮现,排列在一起的形容词那麽的贴切,真的戳中泪点了;

读完这篇之後的心酸心痛与释然,虽然並非那种让人感到当头棒喝的冲击,只是馀韵悠长。


这个让我痛哭失声的游戏,与让我抱着枕头痛哭的文章,让我确切地知道自己陷在FFXV坑里出不来了(

如果有同样喜欢FFXV的同好,欢迎留言聊个天!(跪求(


感谢作者写出美好的文章,希望各位能支持作者>_<!

评论 ( 39 )
热度 ( 101 )
  1. NEKO大废柴朝日 转载了此文字

© 朝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