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朝日❖

And the moon is the only light we'll see.


▶wrwrd/zm贔屓
▶FFXV/グライグ
▶刀剣乱舞/燭へし&にほへし
▶ハイキュー!!/クロ月

【FFXV/グライグ】Scar

菲你桑生日快樂!

 @FuuuFa 好像是第一次使用Lof上的艾特功能


-


.FF15/最终幻想15/Gladiolus x Ignis/格伊(也就是爸妈组)

【重要!】含第九章及以後之剧透

.欠缺内容的片段


-


骨节分明的手指梳进金发,顺着头部的弧度一路往後,直至掌心包覆後脑。仅需来回数遍,总是梳得整齐而一丝不咎的发型散乱,半长的前发随着引力下垂,遮挡了男人半边镜框。


指尖粗糙,擦过掩在金发之後的耳壳,抚过後颈略薄的皮肤,顺着颈项浮起的血管描过锁骨线条。格拉迪欧蓝斯持续着夺取对方的氧气,呼吸的频率一步步上升,像他们之间贴合的体温一般。


舌尖扫过上颚而後抽出,伴随轻轻啄吻过後,热度分开。格拉迪欧蓝斯敛了琥珀色的双眼,伸出手用拇指抚上伊格尼斯的下唇,磨蹭过柔软触感之中张扬着存在的硬块。


伊格尼斯的伤口愈合好久了,可疤痕依然未褪。怕是不会褪了。他有些走神,收回手的同时慢慢地低头在伊格尼斯的眉际落了一吻。延伸到额上的疤痕皮肤深色的一块,同样是凹凸不平的触感,有些许乾燥。



痛吗?



他本来没打算问出声来的。但看伊格尼斯的反应,似乎是听见了。随着双眼微微细起,方才还绷紧的唇线微弯。


不痛了。伊格尼斯轻声回应,他提起手,用双手包覆着格拉迪欧蓝斯的右手,仔细地摸过厚实掌心的每一个粗茧丶每一道细小的疤痕。他既慢,却又清晰地说道:


「不痛了。」


若伊格尼斯双目完好,这时候格拉迪欧蓝斯一定能看见这样的光景——碧绿的双眸坚定而笔直地注视自己,折射着摇曳烛光一片绿色,清楚地倒映着自己的身姿,然後在眼睫一眨之後,会弯起并渲染温柔的笑意。他能够想像出每一个小细节。细碎前发摆动,落在颊侧的阴影,微微下滑的镜框。


而现在的伊格尼斯只是面朝着他,蒙了一层白浊的右眼,与格拉迪欧蓝斯的方位有微小的偏离。他看着伊格尼斯,语塞半刻,正要开口,就感觉到脸颊边的温度。伊格尼斯轻抚着他的脸颊,彷佛确认般缓缓抚过他延伸过左眼的疤痕,再触上额头与眉眼平行的痕迹。



还痛吗?



混着白浊的右眼弯起,伊格尼斯的笑容与数年前,尚未受伤之前无异——一模一样。格拉迪欧蓝斯凝视他的面容,握上了他的手腕。


「不痛。不痛了,伊格尼斯。」


然後他提起手,摘下了那副碍事的眼镜。掌心扫过伊格尼斯的鼻尖,顺着撩起前发,发丝从指间滑过,柔软丶微痒。他将一个个的亲吻落在对方的额际丶额心丶眉边丶眼角丶眼睑。从那混浊的眼珠中,仍然能窥见一丝澄澈的碧绿。


就像以往一样。格拉迪欧蓝斯用力捏了捏眉心,猜想自己是老了,动不动就泪腺松动了。他一顿之後,将手臂环过伊格尼斯的肩背,用力收紧。


「你眼镜下的眼睛真美。」


格拉迪欧蓝斯将额埋到恋人的肩窝里,低低地又说了一声:真的很美。



然後伊格尼斯笑了。他的笑声很轻,像他拍在格拉迪欧蓝斯头上的力道,更像格拉迪欧蓝斯吸鼻子发出的声响。



End.


-


菲你桑生日快樂!(遲來一天的)請容許我將賀文放於此混更,我Lof的三月實在是過於空盪盪了

很高興認識到CP口味如此相近的菲你桑!要知道Ardyn受是多麼的小眾,而爸媽組也不怎麼熱門TOT


將幾天來菲你桑提到的小捏他寫進了文中,特別喜歡的摘眼鏡與撩前髮,以及十年之間的Hurt/Comfort

希望菲你桑喜歡這篇文章<3

再補祝一遍,生日大快樂!


謝謝閱讀。


朝日

28.03.2017

评论 ( 3 )
热度 ( 26 )

© 朝日 | Powered by LOFTER